继上月带货《人民文学》后,又一顶级文学期刊走进董宇辉的直播间。昨晚,《收获》主编程永新、作家余华、苏童与董宇辉一起畅谈文学,畅谈《收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播进行两个半小时,共计销售额超1246.2万。其中包括:全年6期的2024年《收获》杂志共售出超过6.3万套,销售额超过1020.6万;2024全年4期季刊《收获长篇小说》杂志共售出超过1.2万套,销售额超过225.6万。直播过程中最高实时在线人数超过48万人。

几十万听众共度快乐文学时光

谈《收获》,谈文学,谈过往,谈写作,在董宇辉直播间,几十万听众一起度过了两个半小时的快乐文学时光。“互联网世界,人容易遗忘。我们这两年受到了这么多关注,其实是沾了文学的光。是文学让我们变得亲密。”董宇辉说。

余华、苏童、程永新拥有共同的珍贵文学回忆。

程永新说,1980年代中后期,《收获》首先注意到一大批探索文学新形式和新观念的青年作家,在1987年第五、第六期和1988第六期专门开设了“先锋专号”,将全国零散的青年作者的先锋小说集中推出。余华在《收获》上发表的第一部作品《四月三日事件》也位列其中。余华说,收到1987年第五期《收获》,不仅有自己的作品,还包括苏童、格非、王朔、马原、北村、孙甘露等等。

《收获》主编程永新

一本杂志对于一个作家成长的重要意义,在余华的讲述下更有了生动的还原。他第一部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的后半部分正是听从编辑意见后删掉重写的。“这挽救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如果没有《收获》,《在细雨中呼喊》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几位对谈者都谈及对自己影响巨大的作家和作品,余华提到了在他写作起步阶段,川端康成、汪曾祺对他的深刻影响。此后的写作中,卡夫卡、福克纳同样影响了他,卡夫卡教会他写作是自由的,福克纳教会他心理描写。苏童则生动回忆了《当代美国短篇小说集》对少年的他产生的“致命诱惑”。对董宇辉而言,在他生活的至暗时刻,他说,《平凡的世界》是让人喘息的,是能救人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家苏童

在对谈中,作家们都会谈及对写作的挚爱,对文学的尊崇。苏童提到自己的独特体验,“写作会重塑你的生命,会把你耗死,但也会让60岁的我重新成长。”余华直言,“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起码的同情心,不会是个好作家。”他认为优秀的写作,要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的同情心、怜悯心、幽默感。而程永新说,《收获》杂志一直致力于精准捕捉有才华,又渴望得到辅佐的年轻人,“这个过程尽管犹如大海捞针,但文学的标准不会降低。”

作家余华

在直播的最后,董宇辉充满神往地总结着余华、苏童的文学岁月,“一代文学青年无比亲密地走在一条路上。”他说,当你想要跟一个人有更加亲密的关系的时候,跟他读一本书,可能会增加你们之间的亲密。他还总结道,新的文学总能找到出路,新的文学总会穿越人海牵你的手,文学跟你的相遇是不经意的事情

“一个作家的成长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读者的成长也是有迹可循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直播间里推荐了很多作家和很多书。”董宇辉如此表白道,希望直播间变成一个超大的,没有砖和墙的“实体书店”。

更多文学期刊将走进直播间

“上直播间是一种新的形式,它可能是一种非常好的尝试,把文学好作品、好作家能够真正送到读者手中。这个方式被证明有效,那我们就有必要去尝试。”《收获》主编程永新表示,中国老中青三代的文学读者规模惊人,等待大家用各种方式去走近。

一个多月前,《人民文学》杂志开启破冰之旅,率先走进“与辉同行”抖音直播间,这场直播活动累计观看人数895万,最高同时在线70多万人,获得上亿次点赞。当晚8点至12点,《人民文学》2024年全年订阅在4个小时内卖出了8.26万套,99.2万册,成交金额1785万,销售码洋1983万。《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表示,此次直播的成绩反映出,文学的读者“还在”,但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找到他们,优秀文学作品也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被读者们看到。

随着《人民文学》《收获》先后进入董宇辉直播间,文学期刊传播的新生态也由此开启,可以预料的是,将有越来越多的后来者会持续跟进,积极拥抱这一全新变化。《北京文学》执行主编师力斌说:“文学期刊传播手段的变化,能唤起国人文化消费新的潮流,这是特别好的事情。”

“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并做出了具体预案。”《诗刊》社主编李少君告诉记者,《诗刊》社也将走进董宇辉直播间,但具体时间目前还尚未确定。李少君坦言,文学期刊单纯依靠传统发行渠道征订已存在不少困难,试水直播间寻求新的突破,尝试新的传播方式,提振了大家的信心

“文学期刊走进直播间,找到这个时代的读者和纯文学之间的新的通道,会带来整个行业生态的变化。”《十月》杂志执行主编季亚娅表示,《十月》也有进直播间的策划,“但是我们走进直播间,并不是意味一定要走进董宇辉的直播间。”在季亚娅看来,《人民文学》《收获》不仅是自己打了个漂亮仗,也给行业带来了红利,“现在是资本对文学期刊有兴趣了,渠道商主动来找内容;而之前,很多直播间根本不接文学期刊这个品类。这甚至可以是行业的一个转折点,接下来很多期刊或许都会从关注经济收益转换到关注影响力,都会从传统发行渠道转向网络销售渠道。”

核心还是推出好作家好作品

文学期刊纷纷走进直播间,获得喜人的数据,但文学期刊人的态度是冷静的。

李少君认为:“《人民文学》《收获》在直播间火了,不能代表后来跟进的都一样爆火,董宇辉推荐了不少图书,但真正爆火的只有《额尔古纳河右岸》等少数图书。”对此,季亚娅也认为,“如果受众单纯因为头部主播的影响力,因为好奇看到了《人民文学》《收获》这还不够,还要看真正的读者最后能沉淀下来多少。”在她看来,与轰动效应相比,更应该关注的是读者的稳定增长,阅读量的持续增长。“在董宇辉的直播间,到底是因为个人魅力买单,还是真正因为喜爱文学而买单,这还需要不断观察。”

但无论怎样,文学期刊的推广和营销已成为一个崭新课题,与之相伴而生的是,文学期刊或将面临新一轮洗牌。师力斌预测道,文学期刊将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办的好的会越来越好,办的差的会举步维艰。

面对变局,季亚娅坦言:“我们希望找到的是一个稳定的、可持续的,真正阅读文学内容的桥梁,这需要不停地探索。”她认为,文学期刊还是应该抱团取暖,文学期刊行业应该联合起来,加强自身的话语权,同时可以尝试各种期刊联合起来做直播间,每家轮换与读者互动,逐步积累流量。

无论传播渠道发生怎样的变化,文学期刊人都坚信踏踏实实办好刊物才是核心所在。李少君坦言:“我们不会因为进入直播间就动摇办刊的宗旨,当然也会听取读者意见,不断优化内容。”师力斌也认为,原创文学在任何时代都具有直抵人心的力量,做好文学期刊最根本还是推出好作家、好作品。

本期记者:路艳霞

本期编辑:金力维

本期监制:李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