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宗庆后骤然去世,引发了线上线下的吊唁热潮。

其中,有深受其恩的老部下,有平时采访接触过他的媒体人,也有宗总独创的“联销体”的成员,而更多的,则是许许多多未曾谋面的普通人。

如果说,那些平时与宗总有过交集的人,是出于对他人格魅力所打动的话,那么更多老百姓的纪念,则创造了一个中国历史上的奇迹。

那就是,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从来没有一个企业家获得老百姓这么高的评价。这相当于直接打破了中国历史的千年规则。

士农工商,自从儒家立国以来,商是最为卑贱的一个阶层,大概念的商人从来没有被视为对国家有益的职业。这是因为,传统农耕文明下,土地和耕种才是财富的来源,而工商业者被视为不事生产的坏人,“无商不奸”的说法,就是最好的注脚。

陶朱公范蠡为了撇清嫌疑,以经商自污;吕不韦成天下富商,投资秦始皇,虽助秦一统,成就《吕氏春秋》,亦被满门灭族。后世的沈万三,站错队扶持张士诚,后来幡然觉悟,却被明太祖视为仇寇,不免落得抄家之祸。近世的胡雪岩,于政争中摆得一塌糊涂,虽富可敌国,却未得善终。即便是洋务先驱盛宣怀,也被国民政府抄家……悠悠数千年,商人得善终者寥寥。

宗庆后不是凭空出现的,他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他自己也不止一次说过,是时代成就了他。

他有着足以令人自豪的家世,比如,他的先祖,就是那个大喊“过河!过河!”忧愤去世的抗金名将宗泽。他的爷爷宗继先,当过张作霖的财政总管,在南京政府做到中将。妈妈是晚清格格的女儿,父亲早早去世。在纷乱的岁月,母亲拉扯大了宗庆后兄弟姐妹五个孩子。

1945年出生的宗庆后,听着长辈的故事成长于贫苦之中,中学就辍学劳动,补贴家用。晒过盐,种过茶,烧过窑,割过稻,等到回城顶替母亲进入校办工厂的时候,已经人到中年,把能吃的苦都吃了一遍。他与鲁冠球、冯根生并称为浙商三大宗师,都具有相同的特点。

如果不是改革开放,他也许就在校办工厂消沉下去,以退休工人的身份终老一生。一夜春风来,他借款14万承包了销售部,这是他最后的赌博,结果成功了。他骑着三轮车到处推销本子、尺子等文具,当年就超额两倍完成承包任务。浙商的“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吃尽千辛万苦”的四千万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位前来吊唁宗庆后的杭州老者,面对镜头说出了一番道理,“生前的评价不重要,去世之后的口碑才是真的重要。”作为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新浙商,宗庆后完全不同于他的前辈,拥有历经磨难之后的成熟、低调与情怀。

说他成熟,是因为他很早就入党,在政治上始终与党保持一致,从来没有在政治上出过问题,在达娃之争中,与达能在全球打了26场官司,没有一场败诉,扛起了民族饮料品牌的大旗,符合这个时代关于民族资本的政治正确。当获得党的表扬的时候,他激动得热泪盈眶,老泪纵横,比他当首富还要高兴无数倍。

说他低调,是因为他生活简朴,拒绝奢靡铺张,在哇哈哈六层楼高的老破小总部一呆就是三十年。成为首富之后,个人年消费不到5万元,经常穿一双布鞋,在小区理发店理发,经常被人拍到一个人独自坐高铁、经济舱出行,如果不是被一个疯子捅伤,他居住在城西一处普通的小区里的事实才为人所知。

说他有情怀,是因为他始终把周围的人照顾得很好。有个大学老师,90年代初跳槽到刚成立不久的哇哈哈,宗庆后当即送给他一套房。带着民营小厂兼并杭州国营罐头厂,他没有开除一个员工,至今他们还在厂里领1万多的退休工资。一个小姑娘面对镜头哽咽说到,哇哈哈一直在给下城区教育系统的员工发福利。除此之外,每年哇哈哈都拿出大笔资金用于公益事业,几乎没有任何宣扬,直到获得哇哈哈奖学金的大学生在朋友圈悼念宗庆后,人们才知道,哇哈哈春风助学行动,已经资助了几万名大学生。

更不用说,宗庆后独创的“联销体”,把承包商、经销商和街头巷尾普通的小店全部串联起来,为数以百万计的人的提供了一份营生,解决了生计问题,这更是了不起的成就。

网上对所谓资本的讨伐之声不绝于耳,然而从宗庆后身上,我们却能够看到资本所发挥的重要的积极作用。归根到底,资本只是一种生产要素,通过与技术、人才相结合,能够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所以说,资本是中性的,发挥怎样的作用,能否造福社会,完全取决于如何运用资本。

人们对宗庆后的纪念,就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的老百姓已经能够意识到商业是有助于社会进步,意识到民营企业对社会的巨大贡献,不再把民营企业家视为洪水猛兽,是一场了不起的思想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