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11月26日下午5时,住在福建省福州长乐市(2017年11月6日长乐撤市设区,以原长乐市的行政区域为长乐区的行政区域)城关镇宏航新城B区30幢401房的16岁女中学生李晓舒放学回家,她打开家门,妈妈还没下班,她便习惯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开始做作业,刚把书包打开,便传来了门铃声。

李晓舒并没有匆忙开门,妈妈再三嘱咐过她,一个人在家时听到门铃声响不要随便开门,为了安全起见,一定要先通过门上安装的“猫眼”向外看是否是熟悉的人,若是陌生人绝对不要开门。李晓舒记住了这一点,她通过“猫眼”朝外看,见是两个比她大几岁的男青年,其中一个她认识,这个人叫刘寒秋,是和妈妈同单位的刘叔叔的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妹开门,我们在为别人搞室内装修,想看看你们家的装修设计。”刘寒秋冲着“猫眼”对里面的李晓舒开口说道。

李晓舒家是年前刚装修完搬进来的,在长乐市,她家的室内装修算得上是一流的,因为她家里经济条件很不错。听了刘寒秋的话后,李晓舒自然没有任何怀疑就打开门让他们进来。这位正处在花季的天真无邪的女孩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放进来的是两只凶残的恶狼,更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在片刻之后会血肉模糊地断送在他们的魔爪下……

跟在刘寒秋身后的男青年就是卢长照,他进门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门反锁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对准李晓舒的咽喉,“不许叫喊!告诉老子钱在哪里?”

刘寒秋按着她的肩膀,恶狠狠地叫道,“快说,要不,我们的刀子可不认人。”

被逼到客厅一角的李晓舒吓得脸色苍白,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分钟前还在门口冲着她微笑的两个大哥哥此刻会变成两只凶残的恶狼。

“我不知道钱在哪里,不知道……”李晓舒浑身发抖,满脸是泪。卢长照用匕首抵着李晓舒,让刘寒秋到李晓舒妈妈的卧室里去找钱,刘寒秋进去翻了半天,没有找到钱,“妈的,谁知道她们把钱藏到了哪里?”刘寒秋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

“快说,你妈妈把钱藏在哪里?”卢长照凶相毕露。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李晓舒声音颤抖。

卢长照对着李晓舒的脖子捅下了残忍的第一刀,“快说,不说老子就捅死你!”

“别——我痛,我真的不知道……”

又是一刀。鲜血从李晓舒的脖子上、胸口上流了出来。

李晓舒的确不知道妈妈把钱放在哪里,她求他们别杀她,然而,两名为钱红了眼的恶狼却认定李晓舒不说实话,他们扎一刀问一次,“钱放在哪里?”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卢长照扎累了,刘寒秋接过匕首继续再扎……

整整47刀!

李晓舒那弱小的躯体终于倒在血泊中……

整个过程持续了25分钟。见李晓舒停止呼吸后,两个人把整个起居室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但仍然没有找到钱。

刘寒秋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5点30分。他想到李晓舒的妈妈就要下班回来了,便叫卢长照赶快离开。两人极不甘心地走了。

5点45分,李晓舒的妈妈下班回家,开门一看,只见女儿倒在血泊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分钟后,长乐市公安局刑警接到报案电话赶到了现场。

法医的手在发抖,现场所有刑警的心在颤抖,他们不忍目睹被扎了47刀的血肉模糊的李晓舒。

令人发指的47刀!

整个长乐市闻讯震惊了!从上级领导到每一位平民百姓,他们为一个正值花季的无辜女孩被残杀而悲痛,更为作案分子如此残忍的作案手段而激愤!他们把目光投向公安局,希望刑警们快快破案,抓住凶手,严惩凶手!

市公安局当天便成立了专案组,局长亲自挂帅。

案情分析会上,专案组很快明确了侦破方向。门没撬,窗户关得完好,刑警们当即得出一个结论:作案者系熟人。从被翻得乱七八糟的现场来看,作案者的动机是抢劫杀人。从现场勘察所提取的指纹确定,有两名作案者。

专案组的负责人林礼通是城关刑警中队副队长,在他的脑子里,有着一本辖区治安的活档案,当侦察员们开列出一份嫌疑人名单后,林礼通一下子便把刘寒秋作为一号嫌疑人物。为什么?

第一,刘寒秋的父亲和死者的母亲在同一个单位工作;

第二,刘寒秋早在1994年便因盗窃罪在少教所劳教了两年,释放后一直在社会上游荡。

林礼通由此推断,主观上,刘寒秋有再一次抢劫作案的可能;客观上,他属于熟人作案的嫌疑范围。

于是,专案组立即从电脑的犯罪档案里调出刘寒秋的指纹,与现场提取的指纹一比照——正好相吻合!正是刘寒秋所为!

这一天是1998年11月30日,即发案后的第四天。

赶到刘寒秋的家里,其父母说,儿子四天前离开了家,说是要外出几天,没说为什么走?也没说去哪里?走后也没和家里联系过。

无疑,刘寒秋是作案后因害怕外逃了。

那么,他会去哪里呢?

根据调查,刘寒秋有一个女朋友叫赵晓丽,在长乐大世界夜总会当小姐。当侦查员来到夜总会,一问,赵晓丽四天前向夜总会老板请了假后便不知去向。据和她一起坐台的小姐说,她走得很突然,走时神情很不安,是和她的男朋友一起走的。

专案组判断,刘寒秋可能是躲到女朋友的老家去了。因为他身上没有多少钱,他们不可能跑到城市。赵晓丽的老家在霞浦北壁乡池鳌村,池鳌村坐落在相当偏僻的大山沟里,从北壁到池鳌,有一条长长的渡河。专案组的侦察员们来到了北壁派出所,得知三天前赵晓丽确实和一位男青年乘渡船去池鳌,因为整个池鳌村人口不到两百人,所以,从北壁乘渡船去池整的只要是个陌生的外地人,小小的池鳌村便人人皆知。

为了避免惊动刘寒秋,侦查员们放弃乘渡船而选择了步行翻越两座大山。经过了5个多小时的艰苦跋涉,侦查员们来到了池鳌,当他们包围了赵晓丽的家后,却扑了空,原来,赵晓丽和刘寒秋前一天晚上悄悄离开家走了。

他们会去哪?

侦查员们估计,刘寒秋的去处可能还是赵晓丽的亲戚家。但是,赵晓丽的亲戚有许多,他们到底去了哪一家?专案组分兵几路,第四天,他们在霞浦的一个小渔村也就是赵晓丽的姑姑家将刘寒秋抓获。

刘寒秋供认了他杀人作案的动机和整个经过,并交代了同伙卢长照。他向预审人员坦白,参与谋划抢劫杀人的还有一个同伙黄国勇,只是,那天黄国勇去了福州,没来得及赶回来一同作案。刘寒秋交代,他们三个人是在夜总会里认识的,因为苦于没钱,三个人便在一起想着怎么弄钱,卢长照也曾在一年前因盗窃被关进看所守四个多月。在这起案件中,卢长照是主谋,他提出找有钱的人家下手。刘寒秋便向卢长照提供了李晓舒家的情况,刘寒秋告诉两个同伙,说李晓舒的母亲很有钱,因为刘寒秋家里经济紧张,她两年前曾借给他的父亲6000元钱,从来没追讨过,平时也常常拿些吃的用的接济他家。刘寒秋还告诉两个同伙,李晓舒的妈妈和爸爸分居,母女俩住在一套新房子里。

卢长照听后当即决定就拿李晓舒的家作为下手目标。因为她们家里没有男人,对女人下手容易。11月22日,他们三人连续三天对李晓舒母女进行跟踪,并两次前往李晓舒家的住处进行踩点,掌握了她们的生活的规律。他们开始准备在晚上她们睡觉时对她们动手,但到最后又改变了主意,觉得还是在她们单独有一个人在家时动手,因为要同时对付两个人,怕万一失手。

11月26日下午4点30分,卢长照和刘寒秋来到李晓舒居住的楼下,他们隐蔽在拐角处,等待着李晓舒放学回家时下手。5点,李晓舒放学回来,他们看着她上楼然后尾随其后……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寒秋交代,他和卢长照杀人后的当天晚上便分手了,因为害怕被警察发现,他便躲到女朋友的老家。警察根据他的交代,很快在福州抓到了黄国勇。

至于卢长照去了哪里,刘寒秋说他并不知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专案组通过调查摸底,很快掌握到卢长照的去向行踪,原来,这家伙在作案后的当天晚上便到了福州,通过一名蛇头,于12月4日从海上偷渡到日本。用卢长照的话说,万一警察怀疑到他的头上,只要他出了国界,就算警察再神再有能耐,面对太洋彼岸的他,也只能感叹无可奈何。

然而,卢长照怎么也没想到,他到了日本的第四天——12月11日,便被日本警方给抓了起来。原来,是我警方在确凿地掌握了卢长照的落脚点后,通过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与日本中心局取得联系,将卢长照缉拿了起来。

1999年4月23日中午1点,在日本长崎机场,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与日本国家中心局就1998年12月11日潜逃日本的中国福建长乐犯罪嫌疑人卢长照办理了递解手续。1点20分,卢长照被押送上MU572国际航班飞机,当天下午2点40分,飞机抵达中国福建长乐机场,长乐警方前往机场将卢长照押上警车,随后紧接着对其进行了预审……

面对审讯,卢长照只说了一句话:我怎么也没想到警察这么神。

中国刑警的确够神的,他们不愧为智力高超的神探群体,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显示了中国刑警的神探功夫。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你也逃脱不了正义的法网!

这也再一次应验了这么一句古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从卢长照的越洋跨国潜逃被捕,对所有以身试法者可谓是一个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