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这个浓墨重彩的大地,承载了沧桑岁月的历史印记。

这里区位交通枢纽重要,矿产资源丰富,又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东北老工业基地带动辐射的“替代之力”,正随着新一轮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深入而逐步恢复。未来,东北行政区划是否会有重大调整,也备受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辽宁省现辖14市,经济总量近2万亿,位列中国省级单位第十三位。

从地理区位看,辽宁三面濒海,背靠长城脊梁,其地缘政治和经济战略意义自古盛名在外。今日在新发展格局下重振雄风,辽宁省域辐射力大,并带动周边区域共同崛起,也成为历史的必然。

一、辽宁划四市建直辖市群

大连,这座风情万种的海滨城市,向来是“辽东明珠”、“东方香港”的美称。

其自身的经济实力和城市影响力,近年来也在稳步增强。2022年GDP总量9500亿元,常住人口超过600万,位列全国副省级城市第17位。

沿海港口贸易发达,先进制造业兴盛,是东北地区最大的金融、

商贸中心和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现代化城市群中的核心引擎作用日益凸显。与此同时,大连市正朝着亚洲国际航运中心、东北亚经济圈运营中心和智能制造研发基地的目标积极推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建议将大连市升级为副省级城市或改为直辖市,

以利其获得更大的决策权和政策支持。这有助于大连加快转型升级,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和高品质生活圈。大连“直辖”后,其政经地位将明显提升,带动辐射力也将深入扩大。

除大连外,抚顺、本溪等城市与大连之间联系也日益紧密,

基本形成统一协调发展的城市群。未来也可考虑将抚顺、本溪两市从辽宁省划出,同大连市一起组建新的直辖市区域。这有利于强化大连都市圈的中心城市地位,优化区域发展格局。

二、东北辽省向三省体制重构

辽宁省域辽阔,东西跨度最大,也是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代表。

但从地缘政治和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过于宽广的辽宁省界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区域联动效应的进一步提升。

建议将辽宁一分为三,重新划定东北三省区划。

具体方案可以是:以沈阳为中心成立新辽宁省,下辖沈阳市等;以大连为中心成立新辽东省,下辖大连、锦州等城市;西部区域则组建新辽西省,下辖阜新、铁岭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划分方式,有助于形成东中西三足鼎立的新格局。

使各区域的城市群获得更为明确的定位,各显所长,相互促进。还可以建立起良性的省际竞争机制,以刺激经济社会各领域持续健康发展。从而更好发挥东北地区在国家发展大局中的重要作用,助力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

三、丹东合并入吉林省培育新增长极

丹东,素有“东北门户”之称,是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口岸。

随着国家对东北地区振兴战略的持续推进,丹东这座边境城市也必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建议考虑将丹东市由辽宁省划归吉林省管辖。这有助于加强丹东与吉林周边城市的经济联系,共同打造东北东部新的增长极。

具体来看,丹东毗邻长春、吉林等城市,与之交通便捷。

这有利于丹东的海港、边贸等资源,向内陆辐射带动。同时长吉城市群的产业链条和人才资源,也可通过丹东这一桥头堡更好联通海外。这样就能发挥区位优势和协同效应,促进东北东部城市群的联动发展。当然,东北地区无论是保持现行省级行政区划体系,还是进行潜在的调整优化,都需要从国家和区域整体利益出发,打好“组合拳”,使东北振兴的阳光更加灿烂、道路更加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