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个小官,落马前是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局长,也就是正科级。说到这里,有些人估计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了:罗亚平。

罗亚平在当地官场以“强悍”著称。据说,她有一次参加区人民政府会议,因为对议题不满,愤怒咆哮着离席,且在会场外大声叫骂。从此,她落下了“悍妇”之名。

知情人透漏,罗亚平上学时成绩不好,性格差,因此不受人待见,内心长期颇为压抑,这也影响了她的性格形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9年高中毕业后,在父亲的运作下,罗亚平成为了抚顺市郊区政府城建局团委的一名通讯员。

工作后不久,罗亚平结婚,还生育了一个女儿。婚后,丈夫发现罗亚平脾气暴躁,难以相处,两人1984年离婚。

1987年,罗亚平调到区国土局做审批工作,她曾提出申请要求换工作,但均被领导拒绝,因为上级认为她的性格适合做审批工作。

上级的想法也不是没有依据,一方面是抚顺产煤,当地的许多央企、部属企业领导级别较高,局里领导也难以搞定一些事情。一方面牵涉到拆迁问题,这个问题碰到“钉子户”,许多领导也很为难。

罗亚平性格强悍,脾气暴躁,上级认为她非常适合做审批等工作,但上级可没让她贪腐。罗亚平确实也“够狠”,她离婚后不久看上了城建局的局长桂思本,迅速采取手段“追”。

要说她的手段并不高明,那就是死缠烂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在单位和到桂思本妻子的单位叫骂哭闹,并对劝说的人放出狠话:

“告诉你们,谁要是敢逼我,我就先杀了他全家再自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桂思本夫妻双双投降,离婚了事。罗亚平如愿以偿成为局长夫人。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罗亚平也得以成为解决工作难题的一把“杀手锏”。

罗亚平成为国土局的一张“奇牌”,遇到难题,她一出马,虽然手段卑劣,甚至是耍无赖,但是总能“解决”问题。

罗亚平也因此得以升迁,从一名科员最终成为了国土局的正科级局长。罗亚平大肆贪腐是从2002年成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主任后,这个职位有实权。

罗亚平却拿实权搞贪腐,她利用审批环节中存在的漏洞,将国家的土地当作了自己的摇钱树,在征地款和拆迁款上做文章,肆无忌惮中饱私囊。

她搞拆迁,心黑手狠,不管百姓死活,也不管群众特殊情况,使用强硬手段强拆,碰到群众不满骂人,她是立即回骂。

更可恨的是,罗亚平大肆侵吞群众的拆迁补偿款,导致群众无家可归,也无生活保障。20006年底,一名愤怒的群众冲进她的办公室,将其连捅三刀。

因为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此事发生后,群众到当地各个相关部门状告她。有关人员前去调查时,罗亚平就掀起衣服,露出刀疤,导致调查人员多次无功而返。

罗亚平并没有因为此事痛改前非,继续贪腐。她将贪腐的巨额钱财拿来贿赂和挥霍享受。

她的私生活极其不检点,她看上一名下属,拿出100万,让下属搞定妻子和她同居。为了搞定看上的一名区领导,她以每晚5万元的价格让这名领导陪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罗亚平也意识到可能要出事,她开始准备转移资金,并打算移民国外。2007年7月,当地纪委对她采取强制措施,她竟然当众出价600万贿赂纪委王书记,要求放她一马。

然而,这一次,罗亚平失算了。她被中纪委批示为“三最”女贪官:“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

经查,罗亚平贪腐的金额高达1.45亿元人民币,一审被判处死刑!罗亚平当庭叫嚣:“听清了,我不服判决,我要提出上诉。”

2011年,辽宁高院二审结果与一审一样,当年罗亚平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