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晓雅】一则带有中国国旗图案的宣传广告,引发印度朝野争议。

据《今日印度》28日报道,处于争议焦点的,是来自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则宣传广告。这则广告由该邦渔业部长阿尼塔·拉达克里希南发布,目的是庆祝总理莫迪为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在该邦的一个新发射场奠基,以及宣扬该邦首席部长等官员为推动该项目所做的努力。然而,广告背景图中除了印度总理和官员,还“无意”中展示出经计算机生成、带有中国国旗图案的火箭,这引发了印度人民党对该邦执政党——“达罗毗荼进步联盟”(DMK)的猛烈抨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则引起争议的广告上半部分画面显示,背景图中有一枚印着中国国旗图案的火箭 图自《今日印度》

报道说,莫迪把矛头指向DMK,指责该党在印度人民党领导的中心项目上打上自己的印记,并试图抢功。

“DMK是这样一个政党,不做任何工作,却抢走虚假的功劳。谁不知道这些人给我们的计划打上了他们的印记?现在他们还越了界,贴上有中国图案的贴纸,把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在泰米尔纳德邦发射场的功劳归功于自己。”莫迪在一次公开集会上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看到印度在太空项目上的进步,而你们缴的税,被他们用来投放广告,而且上面甚至连印度太空(项目相关标志)的图片都没有。”

报道还说,该邦印度人民党主席安纳马莱也谴责在当地报纸上发布的这则广告,指责DMK此举是“对我们国家主权的漠视”。

面对不满和批评,DMK议员卡尼莫日辩护称,她不知道这张图片是从哪里来的,但她同时淡化了中国国旗图案的存在,原因是印度没有把中国视为“敌国”。

与此同时,报道还提到,DMK领导人也告诉印度亚洲国际通讯社(ANI),“我不知道制作这幅图的人是从哪里找到这张图的。我不认为印度已宣布中国为‘敌国’。我看到的是总理曾邀请中方去了马哈巴利普拉姆。你们只是因为不想接受事实,就在找借口转移话题。”

这起争议也引起网友讨论。有X平台网友认同莫迪有关“该邦执政党抢功”的说法,对DMK发起抨击,“同意总理的观点。无论什么利益都来自中央,DMK政府把他们的名字印在了这些项目上,但人们知道这些来自中央政府。甚至(西)孟加拉邦政府也在做同样的事情。真可耻。”

有X平台网友认同莫迪说法

但在《今日印度》评论区留言,也有人觉得,“大多数进口商品都来自中国,所以为什么要愤怒。” “就好像我们不从中国进口任何东西似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日印度》评论区网友留言截图

延伸阅读

明年上太空!印度4名航天员亮相,莫迪称其为“印度的骄傲”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刘明】由于新冠疫情推迟的印度首个载人航天任务——“加甘扬”载人航天计划27日终于有了新进展。当天,4名入围计划的航天员亮相。据《今日印度》等媒体报道,其中3名航天员将在明年被送入距离地面400公里的轨道,执行为期3天的任务。

莫迪将带有金色翅膀的徽章别在航天员的衣服上

27日,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举行活动,介绍身份保密近5年的4名航天员。他们都是从印度空军中选出的,其中45岁的奈尔、41岁的克里希南、41岁的普拉塔普是上校,38岁的舒克拉是中校。活动上,印度总理莫迪和ISRO主席索马纳特将带有金色翅膀的徽章别在他们的衣服上。莫迪称他们为“印度的骄傲”。

印媒提到,奈尔27日还宣布了今年1月与印度女演员莉娜·库马尔结婚的喜讯。

这4名航天员的亮相让印媒很兴奋。《今日印度》称,官员们表示,这4名航天员都拥有2000-3000小时的个人飞行经验,并接受过各项身体和心理测试。报道称,他们已经在俄罗斯莫斯科附近的加加林研究与测试航天员培训中心接受了13个月的严格训练,目前正在印度国内参加集训。ISRO在班加罗尔设立了带模拟器的航天员培训机构,训练内容包括体能训练、航空医学训练、定期飞行练习。此外,瑜伽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按照计划,最终将有3人踏上太空之旅,第4人备选。ISRO表示,今年先把机器人送入太空进行试飞,再于2025年将航天员送进太空。ISRO还展示了将于今年晚些时候送入太空的女性人形机器人。

“加甘扬”载人航天计划2018年由莫迪在庆祝印度独立日的演讲上宣布,2019年由内阁通过。最初设想在2022年实行,成本为900亿卢比(约合78亿元人民币)。印媒称,如果项目成功,印度将成为第4个将载人航天器送入太空的国家,其他完成这一壮举的国家是俄罗斯、美国和中国。印媒称,ISRO一直在进行多项测试,去年10月的一次关键测试表明,若火箭发生故障,航天员能及时逃生。

去年8月,印度月球探测器在月球南极附近登陆。印度还宣布了雄心勃勃的新太空计划,称其目标是到2035年建立空间站,绕距离地面400公里的轨道运行,为航天员提供最多20天的服务,并在2040年将航天员送上月球。

《今日印度》称,莫迪的太空计划面临挑战。建造以及保持空间站功能和安全需要巨额成本,财务限制可能会阻碍项目进度以及实验范围。此外,如此大规模的项目还需要获得公众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