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微信改版,常有读者朋友错过文章更新

大家记得将“掘金日本房产”设为星标

不错过任何一篇精彩文章

◎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 翊一

如果偶尔试着用上帝视角来看问题。

谁敢相信,曾经令无数中产一夜梦碎的日本,在时隔30年后,竟会成为另一个国家中年人士的避风港。

之前我们在文章中写到,富人青睐日本是怀着深度参与全球产业链和资本扩张的野心,中间阶层图的则是岁月静好,在资产估值上涨和福利完善的地方铺设后路,打工一族谋求的无非是就业前景和机会。

而叫人意外的是,短短数年内,国内中年/中产人士正逆转成为移居日本的主力。不管是从人数还是增速上,都比想象中要多和快……

或许,一场中年日漂的风潮,正在悄然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马云、刘强东、王石等行业大佬被接连发现在日本现身置业时,才发现这股热潮早早已传递到中间阶层。

尤其国内30~50岁年龄段、有一定资产积累的中青年群体已逐渐取代年轻一代,愈发对移居日本感兴趣。

根据日本政府最新的统计数据:

截至2023年6月末,在日中国人30~39岁的占比最多为24.87%,罕见地稍稍超过20~29岁年龄层(占比24.15%),成为国人移居日本的第一梯队。

另外,跟疫情前的2019年对比发现,在日中国人里,20~29岁年轻人占比下滑较为明显,但40岁以上60岁以下拿到日本身份的国人却迅速增加。

比如,40岁~49岁的在日中国人从2019年的12万人,到2023年中增加至14.7万多人,50~59岁的年龄人数从6.4万人增加至超过8.4万人,各自都增加了大约2万人。

这部分群体有些人戏称自己为“中年日漂”,也可以说是国人来到移民日本第三阶段的预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财新网曾做过调研,总结过当下日漂群体的特征:

“30-50岁之间居多,90%以上都是带孩子,家庭净资产大概在300万-5000万人民币之间。”

当有资产的中间阶层成为移民日本的主力时,还带了一个明显趋势,越是日本的市中心,越是繁华区域,中国人数量就增加得越快。

甚至他们“日漂”的目的地很明确———剑指东京,直接选择在东京落户和购房置业、安排子女在东京上学。

仅去年的1~10月,东京23区的中国籍登记居民便增加了19463人,说明平均下来每个月都将近有2000名中国人,不管是从日本地方还是从海外搬入东京。

如果你对国内华人移居日本的资讯感兴趣,或者想要关注核心城市房产投资、教育资源、医疗福利等动向,我们有个”交流群“会不时分享相关资讯,群里也有专属顾问在线答疑,可以扫描下方微信进群:

携家带口的中年人能够成为移民日本的主力,一个绕不开的关键必然是移民门槛。

可以推导,当中年人替代年轻人成为移居另一个国家的首要人群时,获取长期签证身份的方式肯定会有很大不同。

像过去移居日本的国人,大多是以持留学签或工作签赴日读书、工作的30岁以下青壮年为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能够满足当下家庭式的“一人办理,全家移民”的需求,同时又没有太多条件制约的(符合各年龄阶段不同背景的),那肯定是以日本经营管理(投资)签证为主。

说个有意思的事,在2月初的一场日本国会上,有地方议员向首相岸田文雄控诉,他说:

“日本经营签证(身份)的取得条件是不是太轻松了?,怎么拿到经营管理签证的中国人会越来越多?”

这位议员列举了一组数据证明——

他指出,目前日本国内共计有3万5061名外国人持有经营管理签证,其中中国籍达到1万7862人,占比为50.9%;

看上去似乎和2015年,经营管理签证制度首次实施的年份,入管局共给1352名外国人签发了资格身份,其中来自中国的经管签证获得者有701人,占比同样是一半左右差不多。

尽管从总数上看,将近10年来中国人获得日本经营管理签证的范围比例,没发生太大变化。

但如果从近期来看,仅2022~2023年之间,日本入管局共对外签发了4964人的经营管理身份资格,而当中的中国籍占比超过71%,达到3553人。

这位议员认为,中国人能够大举通过经管签移居日本占比超过7成,是否和日本经管签证门槛设置太轻松有关。

如果对拿日本”第二身份“感兴趣,想了解更多日本长期签证的获批条件和细则,可以添加下方微信,根据你和家人需求一对一制定适合你的移居方案:

只要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4万元)就可以带着家人孩子来到日本生活。对比其他国家的同类型签证,比如美国需要3000万~4400万日元、澳大利亚的企业签证需要1940万~4850万日元,新加坡搞投资签证更是需要到11亿日元,日本的条件是不是显得太宽松了?

所以我们不难得出结论:

相对欧美更低的成本、相对宽松的移民政策、相对优秀社会保障体系以及经济走出低迷期的吸引力,都是日本吸引国内中间阶层移居的主要动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今天这篇文章的着重点倒不是说,只是想突显中年人移居日本的原因以及日本签证制度的优势。

有人觉得移居海外可以生活得更为轻松,竞争没那么白热化,但也有人觉得这些只要退居国内三、四线城市也能实现。

毕竟,如何衡量生活水准和幸福感,从来没有统一标准,都是冷暖自知。

但我想强调,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中间阶层的动向,他们从时代红利中得益、反应敏锐,当有些趋势已经传递到中产的时候,就该引起大家注意了。

举个例子,以前出国旅游或者送孩子留学是富人专属,但后来海外旅游、供子女拿海外文凭变成中产标配。

如今也同样,以往拥有移民资格和海外第二身份也是富人才会考虑的问题,但现在越来越多中产人士开始有了做世界公民,通过海外身份实现“地理套利”、“资产分散”的意识。

说明将来不久的趋势会变为:各国的教育、房产、医疗、养老等资源会更多地被放在天平之上比较,拥有第二身份会像以前出国旅游/读书那般,逐渐大范围普及。

但配置身份和旅游、留学最大不同的是,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国家的资源分配、人口承载能力等都是有上限的。

这也是为什么发达陆续上调移民资格门槛,又是为什么日本身份以“性价比高”被愈多人选中的理由。

记忆尤深的一番话,是有位已经移居朋友跟我们说:

“日本身份不过是为孩子找的一块新跳板,到时候海阔天空任他飞,而我们老了之后可是要落叶归根了哟。”

时代在转向,拥有世界公民身份渐成趋势。日本可能是发达国家中撬动身份红利较为轻松的一国,如今日本也迎来日元低洼、资产身份配置红利的“窗口期”,

如果你也对日元资产配置感兴趣,可以扫码下方一对一详细咨询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