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加代的媳妇小薇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老公,我有个远房表妹许晴茹,她想来北京找工作。”

加代好奇地问:“她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小薇解释说:“她是学唱歌的,她有个同学在酒吧唱歌,一个月能挣不少钱。她也想试试。”

加代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酒吧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发展?而且那里也挺乱的。不过既然她是学唱歌的,我可以给天朔打个电话,让他带带她。将来有机会,也许还能开个演唱会。”

于是,加代拨通了天朔的电话,虽然天朔当时不在北京,但他答应了半个月后回来时会去接许晴茹。

当许晴茹真的来到北京时,加代和小薇把计划告诉了她。然而,许晴茹却有些犹豫,她急着想赚钱。

许晴茹说:“我白天可以跟天朔学习,晚上我还是想去夜总会或酒吧唱歌。”

加代听后,觉得这样也行吧,就答应道:“那好吧,你先去我朋友的夜总会体验一下,看看适不适合你。如果觉得可以,你就在那里唱;如果不行,你就专心跟天朔学习。”

小薇也表态,会在许晴茹学习期间承担所有费用,让她不用担心生活问题。这对夫妇的善良和慷慨让许晴茹感到温暖和安心。

加代大哥把许晴茹送到了马鑫姐的鑫海聚夜总会。马鑫姐一听是加代大哥的请求,立刻满口答应。她感激加代大哥过去的帮助,称他为自己的恩人。

马鑫姐当场承诺:“许晴茹的底薪一个月一万元,而且我保证,所有客人给的小费,夜总会一分钱不抽,全都归许晴茹。至于敬酒陪酒的事,我会告诉经理,不用许晴茹操心,她只需要专心唱歌。”

加代听了马鑫姐的安排,觉得非常满意。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的预期发展。许晴茹在鑫海聚夜总会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遇到了麻烦。

一天晚上,夜总会来了一位新面孔,黑龙江大庆的社会大哥曲大鹏。几杯酒下肚后,曲大鹏对许晴茹起了色心。他命令手下的兄弟给许晴茹送去一千元,要求她唱完歌后过来陪他喝酒。

曲大鹏的手下拿着钱找到大堂经理,提出了这个要求。大堂经理知道许晴茹的背景,立刻拒绝了:“我们夜总会,你可以让任何人陪酒,但许晴茹绝对不行。”

曲大鹏的手下回到曲大鹏身边,报告了情况。曲大鹏听后,脸色一沉,他没想到在鑫海聚夜总会还有人敢拒绝他。他决定亲自去找许晴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曲大鹏的手下兄弟被拒绝后,气冲冲地回到曲大鹏身边,把情况一说,曲大鹏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站起身,怒气冲冲地走向大堂经理。

曲大鹏对着大堂经理说道:“怎么回事啊?歌手还不能来陪个酒啦?不来陪酒我把你们夜总会砸了!”

大堂经理见状,连忙解释道:“大哥,这是我们老板的亲戚,老板特别交代过,不能让她陪酒。”

曲大鹏听完,怒火中烧,“啪”的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大堂经理的脸上:“你们这就是不给我面子啊!”

随后,曲大鹏吩咐两个手下兄弟冲上台,想要强行将许晴茹拽下来。这时,大堂经理急忙用对讲机呼叫内保,而马鑫姐也听到了动静,迅速赶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鑫姐一到现场,就看到两个男人正拉扯着许晴茹。她大喝一声:“给我松开!”然后对曲大鹏说:“想在这儿喝酒就安分点,不想喝就滚蛋!”

曲大鹏被马鑫姐的气势所震慑,但他并不甘心,出门后立刻打电话给他在北京的哥们儿谭广峰:“峰哥,我在鑫海聚夜总会被人欺负了,你快来帮我出出气。”

曲大鹏打电话让门口的保安听见了,赶紧跑进来给马鑫姐说了这个事。马鑫姐一听只好给加代打电话。

马鑫姐在电话那头焦急地说:“加代大哥,许晴茹在咱们夜总会被人欺负了,我刚把那人撵出去,他还打电话叫人了。”

加代听后,眉头紧锁:“马鑫姐,你先稳住局面,我这就带人过去。”

曲大鹏挂断电话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因为他联系了丰台区的谭广峰。谭广峰在四九城的江湖上颇有名气,与曲大鹏是生意伙伴。

谭广峰听说曲大鹏受了气,立刻召集了三十多号人,手持五连发和大砍刀,气势汹汹地赶到了鑫海聚夜总会。

一进门,谭广峰就大声质问:“马鑫,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曲哥来你这儿消费,我听说你还往外撵他?赶紧给我曲哥道歉!”

马鑫姐见谭广峰带人来了,知道事情不妙,但她依旧镇定:“峰哥,你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你就让我给曲大鹏道歉?”

谭广峰强硬地说:“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你现在就给我曲哥道歉。”

马鑫姐无奈地说:“峰哥,我已经给我哥打电话了,他马上就到。”

谭广峰听后,冷笑一声:“怎么,你还叫人?马鑫,今天这事儿你闹大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加代那标志性的浑厚声音:“谁在这儿闹事呢?”加代带着武猛、于永义、何尚等人走进屋内,他们的气场瞬间压制了在场的所有人。

加代走到谭广峰面前,目光如炬:“谭广峰,你这是想干嘛?”

谭广峰看到加代,心中一惊,他知道加代的厉害,之前几次交手都以自己的失败告终。

谭广峰试图解释:“大哥,我听说曲哥在这里有点不愉快,我就过来看看。”

马鑫姐赶紧上前,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加代。加代听完后,看着谭广峰说:“峰啊,你还是好好做你的生意吧,这个社会不适合你混。哪个是你姓曲的朋友?”

曲大鹏听到自己被提及,不服气地说:“我姓曲,怎么,有问题吗?”

加代冷笑一声,突然抬手“啪”的一巴掌甩在曲大鹏的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

谭广峰急忙问:“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加代冷冷地说:“我不是冲你,记住了,以后不许来这儿闹事。”

曲大鹏捂着脸,不满地看着谭广峰:“谭广峰,你不管管这事儿?”

加代反手“啪”的又是一巴掌,曲大鹏彻底被打懵了。

这时,跟着曲大鹏来的几个兄弟看不下去了,想要上前帮忙。武猛、于永义、何尚和其他人立刻拔出五连发,喝止道:“别动!别动!”

谭广峰见状,赶紧上前打圆场:“大哥,不管怎样,他都是我哥们儿。”

加代看着谭广峰,语气稍微缓和:“峰啊,我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然今天我就废了他。赶紧带走!”

谭广峰带着曲大鹏离开了鑫海聚夜总会,但曲大鹏的怒火并未平息。他不满地对谭广峰说:“谭广峰,我真是高看你了。我在北京叫你来帮忙,结果你连个屁都不敢放。”

谭广峰苦笑着解释:“曲哥,你不知道,加代在北京的势力有多大。你今天算是倒霉,碰到了他。”

曲大鹏气愤地说:“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自己解决。”他带着兄弟们回到酒店,一路上越想越气,决定找老家的人来对付加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