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整就直接整死,干嘛还给他留口气?”

1944年秋的一天,军统驻兰州的西北区总部内,戴笠正在大发脾气。

他刚刚得到情报,军统“汉训班”费尽心机打入延安核心机构的55名特务,全部落网。

当时国共还没有撕破脸,戴笠此举有故意破坏两党关系之嫌,会闹得蒋介石下不来台。

然而真正让戴笠气愤的却是,帮助中共破获这起“延安第一反特案”的,竟然是当初被国民党欺负的一个小学老师。

一个小学老师是如何摧毁戴笠精心准备5年的情报系统的?

以戴笠的为人,会轻易放过他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位小学老师名叫吴南山,就是甘肃陇东地区庆阳县的一个普通人,因念过高中,就在樊家庙小学当了一名老师,聊以糊口。

抗日战争时期,陇东地区是两党执政,那里土地肥沃,共产党带着老百姓开荒种地,而国民党却只知道收税纳捐。

时任庆阳县教育局长的,是国民党官员廖至德,他为了贪钱,恶意停发了樊家庙小学老师的工资。

吴南山等人断了收入来源,在校长兼共产党员陆为公的帮助下,集体写状子上告到省教育厅。

没想到国民党官官相护,上面派督学过来,却把吴南山骂了一顿,将他辞了。

吴南山没办法,只能另谋出路。

就在这时,以前的同事胡瑞麟出现了,穿着一身国军军装,相当帅气。

胡瑞麟对走投无路的吴南山说:“要不你去重庆吧,那有个‘抗战干部训练班’,包吃包住包分配!”

这份工作简直是为吴南山量身定做的,他自然非常乐意。

胡瑞麟又给他一部分路费,却告诉他这些钱到不了重庆,要他去陕西汉中,拿着介绍信去领钱。

吴南山千恩万谢,一路来到汉中,找到了胡瑞麟要他找的人。

那人将吴南山领进了一处戒备森严的院子,吴南山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南山没等到达重庆,在汉中的院子里就看到了“战时干部训练班”的牌子。

进去之后也没人跟他提给钱的事,只是交代他不能随便说话,还给他起了个新的名字“吴继尧”。

引路人给他带进了一间宿舍,里面有几个吴南山的同乡,可却都假装不认识他。

直到上厕所的时候,才有人偷偷告诉他:“在这里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问,乱说是会死人的!”

当晚,吴南山一夜没睡。

第二天5点半他就被人叫起,开始出操、吃饭、上课,课程每天要占用十几个小时,没有一丝空闲时间。

这些吴南山都能忍,但是讲的课程却让他疑惑不解,全是关于暗杀、爆破、通讯、化装等特务专业。

吴南山过去接受的教育都是之乎者也、识字、算术,这些东西从来也没接触过,但他也不敢问,因为旁边都有人持枪监督,只要敢说一句话,挨打都是轻的。

除了讲这些特务课程,训练班还特别重视有关“共产党”的课程,但大多都是谣言。

这些谣言骗别人行,吴南山可是从边区出来的,共产党什么样子,他比谁都清楚。教官这样一讲,吴南山反而感觉共产党才是真心抗日,而国民党,却是在争权。

了解到这里的内幕后,吴南山下定决心:“你讲你的,将来我肯定不给你们卖命,出去后就由不得你们了。”

想到这一层,吴南山反而认真学起来,表现非常积极。

为了能够回去以后有所交代,他暗中记下了所有同学、教官的信息。

吴南山的成绩进步飞快,得到了教官的表扬。

吴南山趁机说:“放心吧教官,我一定跟共产党干到底!可是我这次出来是以考学为借口的,要是时间太长,肯定会引起那边的怀疑。”

教官一想也对,就给他编了个代号“101”,约好了秘密联络方式,将他送了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南山先到西安军统总部报了到,又回到西峰镇,与军统联络组长张明哲接上了头,告诉人家自己没有逃跑,然后就去找陆为公想办法。

走在路上时,吴南山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国民党县政府都已经被赶走,清一色的都是共产党员在执政。

他还听说陆为公已经通过当地老百姓民主选取,当上了庆阳县县长。

在陆为公的推荐下,吴南山来到陇东中学任教,甚至还被邀请参加县里的人民代表会。

看到共产党如此信任自己,原本还在害怕的吴南山下定决心,一定老实交代自己的问题。

1940年10月初的一天,陆为公请吴南山喝酒谈心,为他介绍边区的新变化。

吴南山无限感慨,谈到半夜,他试探着说:“我这次出去,惹了大麻烦了!”

陆为公放下酒杯,关切地询问。

可吴南山摇摇头说:“这是杀头的罪过,人家不让说啊!”

陆为公大怒,在咱们边区,看谁敢乱来?

吴南山看到有政府撑腰,就将自己进了“汉中特训班”的事,全都告诉了陆为公。

陆为公大惊,不敢耽搁,赶紧向陇东地区的最高负责人马文瑞汇报。

马文瑞会同陆为公和保卫科长李甫山,找吴南山谈话,让他放下包袱,并将他吸纳为边区外勤,受李甫山的直接领导。

从这一天开始,吴南山就成了共产党的人,他下定决心,要对害他的那些国民党,展开疯狂的报复。

吴南山表面上还是中学教师,他用密语给西安军统总部写信,说有重要情报,要他们派联络员来。

军统果然派出特务贺铸,假扮卖药的,替吴南山往来传送情报。

贺铸一和吴南山接上了头,就被边区外勤暗中监控了起来,但他们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选择诱敌上钩。

吴南山给军统传递一些不疼不痒的情报,博取他们的信任,等待机会。

有一次,贺铸很反常,拿完情报就着急要走。

吴南山一看,赶紧假意挽留,说要请他喝酒。

贺铸婉拒了,说自己还急着去联系合水县剧团的刘志诚。

这一下,就发现了个新特务,而且都当上了剧团的团长,外勤马上派人将其暗中监控起来。

除了利用贺铸,吴南山还给西安写信,说自己现在有正当身份,要是谁来潜伏,可以先找他联系。

通过这种手段,有几个来边区潜伏的人员,找不到掩护的身份,都来找吴南山帮忙,这些人也全部被暗中监控起来。

1941年10月,吴南山去延安开会,返回时碰到了一个熟人,正是他在“汉训班”的同学——特务祁三益。

吴南山马上打了暗号,询问祁三益的来意。

祁三益虽然没有如实说,却也没有完全保密:“我去延安上学,或者找个工作。”

吴南山立马明白,他肯定是有重要任务要潜伏,就对他说:“你进延安有手续吗?”

祁三益拿出一张护照,吴南山接过来摇摇头:“你这玩意不行,过时了,会引起怀疑。”

祁三益一下子紧张起来,忙询问办法。

吴南山笑着说:“放心,我现在是庆阳县教育科长,你先跟我回去,我给你想办法。”

祁三益仿佛见到救星一般,直接跟着吴南山走了。

吴南山回去后马上报告了组织,将祁三益暗中监控起来。

吴南山分析,祁三益这次来,肯定有重要任务,就给他安排了个图书管理员,一直拖着他。

拖到20余天,祁三益着急了,反复询问护照的问题。

可吴南山还是一拖再拖,祁三益逼急了,这才说:“我有急事,要去延安启动人马,晚了就耽误大事了!”

吴南山心里一惊:延安竟然潜伏着大批特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一边稳住祁三益,一边向李甫山进行了汇报。

这事已经超出李甫山的权限,他直接上报了中央。

中央特科的最高领导人之一——李克农,亲自过问,派赵苍璧和布鲁两位神探前往,侦察清楚。

布鲁怕耽误下去引起军统的怀疑,立马逮捕了祁三益,对他进行突击审理。

祁三益禁不住审问,低头招供。

他本以为是一死,没想到共产党竟然会宽大他,还要吸纳他为外勤人员。

祁三益很感动,一股脑全招了,说自己是这次任务的副组长,一行4人,前来启动潜入延安的几批特务人员。

布鲁一听就急了,立马急电延安,要各位首长多加小心。

毛泽东主席也非常震惊,督促李克农亲自过问,务必要将潜伏特务一网打尽。

这边祁三益虽然招供了,却也并不十分信任共产党,他也想了个主意进行测试。

祁三益对组织申请:“从特务那里回来,还没空回家看看老娘,想请几天假。”

没想到布鲁直接批给他三天假,还给发了路费。

祁三益一路小心,却没发现有人监视、跟踪,他心中非常感动,没想到共产党这么信任他。

在家待了3天后,祁三益又回到了边区。

祁三益开始了行动,他曾是“汉训班”四期的学员,也是五至八期的教官,认识的特务非常多。

在他的寻找下,十几个特务都落了网,有几个已经渗透到核心的机构:有银行、机关甚至通讯科。

在吴南山和祁三益的配合下,几个跟祁三益一同前来的联络员全部被控制。

之后又顺藤摸瓜,将戴笠辛苦组建的“延安情报网”一举破获,抓住潜伏特务多达55人。

这件事让蒋介石非常被动,脸面上过不去,怒斥了戴笠一顿。

戴笠大怒,下令追查,最后竟然查出是吴南山的问题。

戴笠派出特务,要暗杀吴南山和祁三益等人,可派去的人都是祁三益的学生,根本就不是对手,况且他们都呆在边区,安全更不是问题。

戴笠无奈,又想出了“离间计”,故意派贺铸前往,带着一封给吴南山的“嘉奖电报”,到了边区以后,又故意暴露被抓。

戴笠想要借着共产党的手,除掉吴南山,可布鲁一眼将其识破,拉着吴南山一起审贺铸,并明确的告诉贺铸:“少来这套,他是我们的人!”

戴笠气得暴怒,打听到吴南山的经历之后更是气愤,大骂道:“当初要是想整他,干吗不整死,留着这口气惹了多大的祸!”

但吴南山不但没死,还在毛主席的特批下,于1946年9月7日成功入党,成为“特务”入党的先例。

人活一口气,吴南山在意的不是金钱待遇,而是党的信任。

“信任”与“利用”都可以驱使人干活,可两者却截然不同。

吴南山、祁三益等人被“利用”,却遭到了他们坚决的抗争,而“信任”却可以让他们心甘情愿付出生命,为之奋斗一生。

人与人之间,其实不就这么点事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