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2月28日电(张奥林)2月28日,日本正式开始排放第四批福岛核污水,预计将持续17天。这是2024年福岛核电站排放的首批核污水,排放量与前三次大致相同,仍为7800吨左右。

最近一段时间,福岛核电站问题不断,先是发生了大量核污水泄漏事故,不到一个月核电站内又一度响起火灾警报。而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却不管不顾,仍执意开始第四次排污,引发广泛担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半年超3万吨核污水流入大海

2024年度排放量将大幅增加!

日本在2023年8月24日正式启动福岛核污水排海,并已完成三批次排放,前三批的累计排放量超过2.3万吨。

日方公布的第四批核污水排放量仍为7800吨左右。也就是说,短短半年时间,将有超过3万吨核污水流入太平洋。

而这才刚刚开始。

根据东电公布的最新排放计划,2024年度(2024年4月至2025年3月)拟分7次排出5.46万吨核污水,是2023年度的约1.7倍。

有数据显示,在正式排污开始前,福岛核污水已存到了130万吨,要把这些水全部排完,至少需要30年。

大量核污水泄漏进土壤

安全事故多发

日方一意孤行推进核污水排海,并声称排海系统“很安全”,然而频发的安全事故,使外界对东电在处理核污水问题上的可靠性和透明度产生了极大质疑。

2月7日,福岛核电站一处核污水净化装置发生泄漏,约1.5吨核污水流出并渗入土壤,泄漏的放射性物质总量高达66亿贝克勒尔!

东电调查后发现,事故原因并不是多么复杂的设备问题,仅仅是工作人员疏忽未关手动阀门所致。

这一调查结果引发日本舆论哗然,有日本网友表示:“连最基本的关阀门都做不到,你们(东电)到底能不能确保排污安全?”

“希望你们能抱有相当的紧张感来对待此事,并能重新思考(你们)正在处理的物质是什么!”近日,针对问题不断的东电,福岛渔业联合会会长野崎哲如是呼吁。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2月19日也直接指出:东电内部管理职能不明,存在违反作业规则和安全措施的问题,要求东电彻底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仅仅过了两个星期,福岛核电站就又出问题了。

日本福岛电视台2月25日获悉,当地时间22日凌晨,福岛核电站内用于燃烧废弃物的设施一度响起火灾警报,现场弥漫大量水蒸气。

根据东电的说法,周边辐射量未发生明显变化,但数日过去,东电却还没能搞清楚大量水蒸气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更别提事故发生原因。

而自排放开始以来,包括核电站工作人员被核污水溅射、用于输送核污水的水泵压力降低、过滤器堵塞等问题隔三差五地发生,进一步引发外界对排放设备安全性的担忧。

长崎大学教授铃木达治郎近日在接受韩媒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应该尽快停止核污水排海,并建立一个相关方都能信赖的“独立监察机构”重新审视此事。

日本各界坚持反对排海

福岛民众呼吁:请住手!

“向海中排放核污水,就是人为扩散放射能!”现年68岁的织田千代是福岛县常磐市居民,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彻底夺走了她在海边的安稳生活。

13年来,出于“保护海洋”的愿望,织田与同伴们发起了“不要再污染海洋!市民会议”这一市民团体,定期组织反对核污水排放的示威和学习等活动。

2023年9月,在东电正式开始排放核污水后,他们还与福岛县内外的居民、渔业从业者等一起向福岛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停止核污水排海,这也是日本国内首例类似诉讼。11月初,他们还提起了补充诉讼,原告人数扩大至约350人。

起诉书中写道,“绝对不能容忍核事故和排海带来的双重伤害!”

在核污水排放引发的问题中,渔民成为受影响最为显著的群体之一。

现年73岁的高野武来自福岛核电站以北约8公里的浪江町,这是一个以渔业为主的小镇,干了大半辈子渔业的高野武近日在接受日本时事新闻周刊《AERA》的采访时表示,当地渔民并未接受核污水排海,并认为排海这事本身,就是日本政府对此前“不取得渔民理解就不会排海”这一承诺的轻视。

然而,日本政府和东电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不遗余力地宣传核污水是“处理水”,并认为“稀释并排入海洋是安全的”。

对于日本政府和东电的作为,日本政坛也不乏有识之士。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2月24日明确表示,该党并不会苟同“处理水”这一叫法,仍将持续使用“污染水”一词。

福岛穗表示,“目前尚未有完全去除(放射性物质)的证据,即使放射性物质很少也是个问题,所以不能称之为处理过的污染水。”

她还指出:“完全可以选择将其储存在储罐中或采用其他方法,我们反对将其排放到海洋中。”

对于家乡和子孙后代的未来,高野武担忧地说道,“无法预测排海对海洋的影响将会持续多久,我希望子子孙孙都能在这片海域生活,我现在仍然希望他们(日本政府和东电)能停止排海。”(完)

编辑:杨浩贤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