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尔茨领导的“红绿灯”执政联盟上台之后,德国走上了有目共睹的下坡路,并且下滑的速度非常快。

在西方经济普遍受到冲击的情况下,只有德国表现得非常挣扎。

德国是全球主要经济大国,同时也是欧洲最大的经济强国。

在前两任德国总理的努力下,德国在经济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并且已经站稳了脚跟。

结果朔尔茨上任仅仅两年多,就把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留给德国的政治和经济遗产给败光了。

以至于“欧洲病夫”的头衔再次落到了德国头上,而德国政客已经默认了这一事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贝克和朔尔茨)

德国政府无力粉饰德国经济

据《环球时报》报道,德国政府下调了2024年的德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之前的1.3%下调至0.2%。

下调的幅度如此之大,说明德国政府之前对德国经济的判断过于乐观,尴尬的是,即便是乐观的预测,也只是增长1.3%。

现在德国政府将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0.2%,说明一个严峻的问题,用德国媒体的话来说就是,连德国政府都不能粉饰德国的经济形势,那么德国经济糟糕的问题就不能再被否认了。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直言,德国的经济形势非常糟糕。

德国财长林德纳则表示德国的经济现状令人尴尬。

之前,林德纳否认德国再次沦为“欧洲病夫”,坚称德国只是累了。

现在他也不再说德国是累了不是病了的言论,说明已经默认了德国再次成为“欧洲病夫”的事实。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

德国进入去工业化进程

“欧洲病夫”最早就是用来形容德国的。柏林墙倒塌之后,德国的经济一直不景气,被扣上了“欧洲病夫”的帽子。

德国经济好转的开始是在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时期,他提出了一揽子改革计划,让德国的经济有了起色。虽然改革并不彻底,但是为德国的未来指明了方向。

在默克尔接手之后,德国沿着之前的大方向继续前进,使得德国的经济有了质的飞跃。

这个方向都看得清楚,就是不断扩大与俄罗斯的合作,通过源源不断地获取廉价能源,来为德国的工业能力赋能。

现在德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失去了廉价能源来源。

后果就是德国工业的竞争力一落千丈,但德国企业不会坐以待毙。

因此便开始向能源价格低廉的国家和地区转移,进而导致德国不断被掏空,进入了一个“去工业化”的进程,一个高度依赖工业出口的国家,企业纷纷出逃,经济怎么可能不受到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国总理朔尔茨)

问题还是在领导层

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施罗德和默克尔都遭到了批评,甚至被扣上“亲俄”的帽子。

但正是这两名亲俄领导人,带领德国走向了繁荣。

反倒是现在“亲美”的朔尔茨政府让德国的经济一落千丈,去年德国已经出现了经济衰退,今年的增长预期又只有0.2%,搞不好还得继续下调。

当然,德国当局应该没脸把经济增长预期调整为负数,等到了年底,很可能会出现德国经济进一步衰退的情况。

现在德国领导层不再粉饰德国经济,给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这个心态很难带领德国打赢经济的翻身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