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还在国外旅游的时候,我爸直接召开新闻发布会单方面宣布和我妈离婚,

还将自己的小三以及跟我一样大的私生子介绍给了全世界。

一时间,我从人人爱戴的小公主,变成了私生子欺负的对象。

“别忘了是谁给了你这一切,我亲爱的爸爸,你做出的这个错误的决定,一定会让你一无所有。”

1

刚下课,我就听到了身边同学低声的议论:

“怪不得她不姓宋,是因为不受宠才跟她妈姓的吧?”

“平时挺清高,现在她爸不管她了,看她还有脸在这读书!”

我循声看去,几个同学顿时噤声,我却很疑惑。

我们所在的是贵族学校,我爸是这里的校董。

除此之外,他还是上市集团凌云资本的董事长。

所以平时不管是老师还是同样是权贵世家的同学,都是把我捧到了天上。

但是我并不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因为我妈曾告诉我,这会让人迷失本性。

所以对于同学和老师的吹捧,我一直都是一笑而过,从不回应,也从不和这样的同学亲近,这就成了他们眼中的清高。

我不姓宋是因为我爸算是倒插门进我家,我父母结婚前就商量好了孩子跟我姥爷姓,我也是我姥爷公司的下一任继承人。

但是他们的话却让我十分疑惑,什么叫我爸不管我了?

发小张思思听了这些,却像一个被点着的火药桶,一边示意我看手机新闻,一边骂道:

“平时你们想当狗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叫的,这会是在哪吃了屎了?这么有劲喷粪?”

我打开手机新闻,只见新闻头条上赫然躺着几个大字

“凌云资本董事长宋皓宣布与妻子离婚,继承人另有其人”

点进这条新闻,弹出的是一个视频。

视频中,我的“好父亲”一手拉着一个眸若桃花,举止温婉可人的女人,

另一只手,拉着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并向媒体大方介绍,这才是他的妻子和继承人宋明然。

我的眸色沉了又沉。

半个月前,在我爸的安排下,我妈被送出国度假,可能在那个时候,我爸就已经计划好了这出调虎离山之计。

在我妈出国后的第二天,我妈的父亲,也就是真正凌云资本的创建者,我的姥爷,就住进了ICU。

原本我以为这些都是巧合,是意外,

可是现如今看到宋皓的一系列做法,我就已经明白,他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和蔼的父亲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不再会把我高高地举起,又温柔地抱在怀里。

他的心早就属于另一个女人,和他的私生子宋明然了。

而至于为什么这么久我妈都不知道我姥爷重病在床,恐怕都是宋皓一手安排的。

现在,连我也联系不到我妈,甚至她在国外是不是真的在玩,还是早就被囚禁了,我都无从得知。

2

一连串的想法让我头痛欲裂,弄得我几乎要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可是手机突然收到了一串陌生号码的来电。

我的双手,在极度愤怒下变得颤抖,几乎握不住手机,但我却依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变得平静:

“喂?”

“一涵,是我,你杨爷爷,还记得我吗?”

对面的声音苍老却依旧浑厚,温柔的声音让我几乎忍不住要流出眼泪。

杨爷爷是我姥爷的至交好友,凌云资本也是他陪我姥爷一手创办的。

后来有了我妈和我爸,我爸坐上董事长的位置,他都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

现在联系不到妈妈,姥爷也还在重症监护室,可能我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杨爷爷了。

“我记得,杨爷爷。”我全力抑制着流眼泪的冲动,现在这个情况,我必须坚强。

“宋皓支走我妈,就是一场阴谋,他就是想借此夺走凌云资本,我现在甚至怀疑,姥爷突然重病也跟他有关。”

听着我这一连串的猜想,杨爷爷那边似乎松了口气。

他很开心看到我这个态度,至少我是向着我妈和姥爷这边的,而没有变成我爸的附庸。

3

结束了和杨爷爷的通话,我便请假回到了姥爷的家。

别墅门前堆满了落叶,似乎已经很多天没人打扫了。

我拿出智能门卡,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凭着记忆摸到了姥爷的书房。

姥爷的书房是虹膜密码,只有我妈我们三人能进去。

在他书桌的抽屉里,我找到了几份文件,

分别是股份转让文件、学校地皮购买书以及学校捐盖书。

我仔细阅读后,又将文件放回了原处。

这些文件签署的日期是我妈刚出国的第二天,也是我姥爷重病的当天。

很明显,这些都是宋皓的计划。

我妈当初本来就不想出国,他却连哄带骗,威逼利诱。

看来这都是为了夺走公司,夺走原本属于我们徐家的一切。

越想我的心越冷,很难想象一起生活十几年,一直对我妈百依百顺,疼爱有加的男人,竟然还有另一副面孔。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别墅的,感觉自己落魄得像一只落水狗。

浑浑噩噩地回到学校,正好撞上宋皓带着自己刚上位的小三王乐,送自己的私生子宋明然来学校。

王乐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恨不得把嘴角咧到耳根子上。

宋皓也注意到了我,上前一步拉着我:

“一涵,你刚刚去哪了?”

我被他的大手拉住,一时间没办法再前进半步,挣脱也挣脱不开。

只好怒视着他的眼睛:

“这么着急宣布这一切,你是不希望我妈再回来也不希望我姥爷再醒来是吗?”

宋皓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地质问他,一瞬间恼羞成怒:

“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白让你在豪门被养十几年了?依我看,你真的是不如明然,他被我亏待了那么多年,却根本不记仇,你呢?”

我看向他的好儿子宋明然,只见那男孩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抱胸看着我。

我心中不禁冷笑,确实,虽然没进入豪门,但豪门纨绔子弟的模样却学得分毫不差。

我转身离开,只给三人留下一句:

“别忘了是谁给了你这一切,你做出的这个错误的决定,一定会让你一无所有。”

宋皓根本不在意我说了什么,在他眼里,我是娇养在屋中的花朵,经受了这些打击没疯就是幸运了。

我走进班里,还没坐到座位,宋明然就一脸倨傲地跟着班主任老师走进了班。

班主任先是满脸讨好的跟他介绍了整个班级的情况,然后又拉踩了我几句。

这似乎让宋明然很是受用,打断了班主任滔滔不绝地彩虹屁,而是指着我:

“我想坐她那,让她站着听课。”

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好过。

选择我的座位,就是要告诉众人,他宋明然就是要代替我,成为宋皓真正的继承人。

我站起身,说道:

“你坐吧,作为报答,下午四点,送你爸一份大礼。”

他立刻回怼道:

“笑死人了,就你这样,还能送得起什么礼物啊?是想求爸爸收留你?那你应该来求我才对。”

我双手抱胸,走到了教室的最后。

宋明然看我不理会他的嘲讽,紧眯着双眸盯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中看出我的想法和阴谋。

半晌过后,他放弃了,头脑简单的他以为我这不过是吓唬他的手段,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

4

下午四点,宋皓办公室

宋皓正在低头看着新送来的融资合同,他的电脑却突然亮起。

电脑的画面,正是我姥爷出事当天他别墅内的监控影像。

只见宋皓给我姥爷听了个电话以后,姥爷就双手不住地颤抖大声地质问宋皓: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女儿?是要股份吗?我早就准备好了转让合同,都转让给你够不够?”

宋皓听完就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爸,真不愧是纵横商场这么多年的人,早就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早知如此,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给我呢,非要让彼此之间闹得这么难堪?”

姥爷转身回书房拿出了两份股份转让合同,两人签字画押,一式两份,一人一份。

宋皓拿到合同后似乎还觉得不够过瘾,在我姥爷把签好的合同放回书房后,又说了一句:
“老头子,现在合同也签了,我实话告诉你,我不可能再让徐青珂回来,你死了这条心吧。”

姥爷聪明一世,却在自己女儿的事情上真的乱了阵脚,

他早该想到像宋皓这样不择手段的人,怎么可能在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后,还兑现自己的诺言?

他的脚步再也站不稳了,最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宋皓居然扭头就走,完全没有要管老人死活的样子。

还好被宋皓打发走的保姆中,有一位忘拿了东西,返回时发现了倒地昏迷的姥爷,这才让姥爷接受了治疗。

看到这里,宋皓的手不觉得开始发抖,他不断地思索自己当天的行为。

不对啊?怎么可能?后来他明明把监控记录删干净了,怎么还会有这么一段?

这段视频是被谁找到的,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电脑上?

正当他不知道从哪调查起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五千万打入这个户头,换视频。

宋皓赶紧让人去查这个银行账户是谁的,这样就能锁定到底谁才是幕后黑手了。

可是查到最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海外的不记名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