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老婆林梨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我们订好了蜜月游轮,准备出海好好享受二人世界。这时,我接到老婆的电话,她说她妈妈玲玲阿姨想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一段时间。

我当时就犯了难。我们的小房子本就不大,真要再塞一个人恐怕 都难以为继。但我也理解林梨的难处,只好答应让她妈妈暂住一段时间。

没过几天,林梨就开车把她妈从老家接到了上海。我看着面色斑驳的玲玲阿姨,不免有些惋惜我们的蜜月之旅。不过眼下也只能让阿姨住主卧,我们睡次房了。

“阿姨您辛苦了,我们家虽然条件简陋,您先住几天再说吧。”我有些尴尬地说。

“还好还好,不挤不挤的。你们小夫妻赶紧去忙吧,我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就行。”玲玲阿姨说。

老婆握着我的手说:“亲爱的,就一个月而已,过后我会帮妈妈找工作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欲言又止,还是决定相信老婆。

结果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玲玲阿姨不仅没找到工作,还整天在家里看电视耍手机。起初我不以为然,后来发现玲玲阿姨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到处乱扔垃圾。

“阿姨,垃圾得分类扔,脏衣服洗好再收起来。” 我忍不住提醒道。

没想到玲玲阿姨立刻大发雷霆:“我就是懒一点出去扔垃圾行不行?少 的!”

我被玲玲阿姨的无理取闹惊到了,没想到一个长辈会这样跋扈。我找老婆商量,希望她能劝劝她妈搬出去。

林梨认真跟妈妈谈了谈,但玲玲阿姨死不承认错误,还说我矫情。我实在看不下去,决定跟阿姨摊牌。

“阿姨,您已经在我们家住了2个月,这远远超过了最初的约定。我理解您的困难,但真的没有办法再容纳下另一个人了。请您谅解我们,早日搬出去吧。”我尽量温和地说。

“我现在能去哪儿?上海房价那么贵,我一个中年阿姨还能租房不成?” 玲玲阿姨马上露出受害者姿态。

“您可以回老家嘛,那边房租便宜得多。”我努力保持理性。

“就你们这破房子也配让我搬出去?你个臭小子可真行!” 玲玲阿姨立刻暴跳如雷。

我再也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你才破房子呢!整天就知道吃住不管事,占我们便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就是占你便宜怎么着?我说了算!” 玲玲阿姨也红着眼睛吼回来。

“你!” 我怒极反笑,一个没控制住就要动手。

好在林梨及时抱住我,才没让事态升级成流血事件。

“走开!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我甩开老婆,怒气冲冲地走出家门。

一个人在夜色中漫无目的地游荡,我才渐渐冷静下来。或许我不该那么激动,毕竟那个老太太已经把林梨拉扯大。我给老婆打了通电话,表示对事态的歉意。

林梨安抚我道:“其实我跟妈妈也有责任,我们会尽快搬出去的。”

我心中涌起歉疚,觉得自己做得太绝情了。我们好言相劝,玲玲阿姨才算是消了气。

按理来说,应届生失踪和我没太大关系。但是马总这个月刚把我调到,这个烂摊子就这样甩到了我头上。

我也很是紧张,赶紧报了警。警察接手调查后,我这才放下一点心来。

回到公司已经很晚了,我直接回家倒头就睡,结果被玲玲阿姨摇醒:“小赵,快起床!你上热搜了!”

公司这是要完蛋了,还有我的职业生涯!我赶紧给马总他们打电话求证,他们也一头雾水,不知怎么就炸出这么大的事。

“就是因为你们疏于管理,害得人家练习生不翼而飞!”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玲玲阿姨居然还在一旁火上浇油:“公司就是欺负应届生!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少!”我怒目而视。玲玲阿姨这才噤了声。

我听到经纪人说找到人了,立刻松了一口气。原来,蔡徐坤因为临时接到外地演出,就匆忙赶去了,结果忘记向公司请假。

我让经纪人把蔡徐坤接到公司,我们必须当面核实此事,避免继续炒作。

在我们屡次重复强调“以后不许无故旷工”后,总算把这个乌龙事件圆满解决。热搜也很快退去,公司这才渐趋平静。

我和马总都松了一大口气。要知道,公司上市在即,这个时候闹大乱子,我们的职业生涯就玩完了。

这几天玲玲阿姨倒一直躲在房间不敢出来。我猜她多少也感到自己当初乱的无理取闹。

我赶紧打电话给马总,他说是因为公司被举报财务有重大违法行为。我一听立马傻眼,这下好了,上市前夕爆出财务丑闻,我们真要玩完!

“为什么财务要违法做假账?公司业绩不好吗?” 我直呼内行。

“这你也太嫩了!遇到投资人盘问就跪着也要粉饰太平!” 马总急眼道。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商场如战场,个个硬汉都是演的。

公司的代码被全部删除,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整个人都处在恍惚状态。

马总直接没来上班了,所有人都在猜测他是不是跑路了。我作为,这会儿也是手足无措。

就在公司上下群龙无首之际,老板的一个紧急电话突然打进来:“你们全体员工,立刻开会!”

我们匆匆赶到会议室,只见老板一身戎装,神色严肃。所有人都被他的气场镇住,一时鸦雀无声。

“各位,公司上市失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老板开门见山。

“不过就算倒闭了又何妨?大家扪心自问,公司这些年的运营方式难道就干净吗?”

所有高管都脸色铁青,我也不禁红了脸。的确,虽然业绩良好,但也稍稍沾染了点灰色操作。

“既然天意如此,我决定清算公司所有非法违规业务,重新做人!”老板的这句话,犹如宣判般击穿我们所有的心防。

接下来,老板宣布重组公司业务版图,专注主业。我也被派往新成立的子公司。

“这下好了,又要从零开始。” 和马总坐在办公室,我们都有些颓丧。

“也好,正好磨练一下真本事。”马总拍拍我的肩膀。

我心中一暖,放下了对新公司的顾虑。

就在我准备加班赶工的时候,老婆突然打来电话,语气激动:“我妈突然昏倒了!快送她去医院!”

我连忙叫了辆救护车,然后赶往医院。

我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玲玲阿姨,还是心生惋惜。老人家大限将至,我们还和她有那么多隔阂未解。

林梨已经泣不成声,我也红了眼圈。医生表示病情危殆,能撑多久是多久了。

“妈,你一定要撑住,等你康复我们带你去旅游。”林梨握着母亲的手啜泣道。

我也轻声安慰老人家,希望她千万别放弃治疗。

林梨和我对视一眼,都红了眼圈。我们知道,玲玲阿姨这是在跟我们告别了。

我和林梨心中一酸,原来老人家那么多无理取闹,都源自内心的寂寞与绝望。

林梨痛哭失声,我只觉心如刀割。医生赶来后,迅速确认玲玲阿姨已经离世。

老人的葬礼很简短。我们在她的坟前磕头告别,祈求她来生能投个好胎。

“都说丧偶的老人最难对付,我真是太难为你妈妈了。” 我搂着林梨,不禁潸然泪下。

一个月后,我陪林梨回了一趟老家,将玲玲阿姨的骨灰埋在她生前最爱去的公园。寒风中,我们久久凝视她的照片,心中五味杂陈。

也许,生老病死是人生的真相。我们终究要学会怀着包容与慈悲,去对待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这大概,就是成熟的标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