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评论员 徐汉雄

近日,多个社交平台流传一则聊天记录,称“挖呀挖走红的黄老师下海了”,并且附带几张在酒店内的视频截图,引起不同网友群体的调侃和反驳。有网友称,截图中人物与黄老师“根本不像”,黄老师疑似被人“造黄谣”,喊话她报警。对此,黄老师所在幼儿园的同事称,她年前已经离职,会将相关情况汇报给领导,看是否报警处理。(据2月27日封面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友纷纷到黄老师账号下“辟谣”(图源:当事人账号截图)

目前,尚没见到当事人的回应,但对黄老师来说,已不是第一次面对网络传言的困扰了。2023年5月,“黄老师”凭借一首儿歌教学视频“挖呀挖”在网上走红,随后就陷入各种传闻之中。比如,说她早就是签约网红,说她没有教师资格证,说她辞职去直播带货,一些传言被证实是谣言。对此,2023年的最后一天,黄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在走红之前已经怀孕,走红后受到很大的网络压力,为了孩子一直在保持心态平和。

据报道,2023年,黄老师还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黄老师的账号在2023年12月31日更新了一条年度回顾视频,至今未再更新。可想而知,如今作为一个母亲的她,要忙于照顾孩子,暂时也就没有精力再更新视频了。如果又被网络传言困扰,对她来说,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何其无辜。

黄老师疑似被造黄谣,在她的个人账号下,不少网友留言为她打抱不平,认为这样一个长相甜美友善的孩子,为何总要被流言所伤。

也不知传播流言的是出于何种心态,在发布那些传言时,有没有想过要核实一下?如果传播不实之词,有没有想过对当事人以及自己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如果发布的并非真相,又岂能信口开河。要知道,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如果编造谣言,污蔑他人人格,是会构成诽谤罪的,岂能无风起浪。

黄老师已有了孩子(图源:中国日报网)

有网友怀疑网上流传的相关视频截图是合成的,即便是P的,也会涉嫌侵犯公民个人的名誉权和肖像权,如果散布不实信息,贬损特定自然人的人格、破坏他人名誉,也可能会构成侮辱罪。

常言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一些网络谣言造成的危害,有过多起案例,让人触目惊心,有的当事人因受不了压力而轻生,何其令人痛心。由于谣言很容易给受害者工作生活和身心健康造成巨大的伤害,也就被人所深恶痛绝。

2021年,“取快递女子被造谣出轨案”被写入最高检工作报告,最高检工作报告指出,司法案件绝大多数发生在群众身边,件件连着民心,都是“天大的事”。2023年,防范“网络暴力”再次写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让人格尊严免遭网络暴力侵害”“坚决惩治网暴‘按键伤人’”。这都表明了将加大惩治网络违法犯罪力度这一态度。

相关法律是明确的,网上的一言一行同样要受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不要以为网络的“隐藏性”就可以恣意妄为,更不能存在“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网友说,“造黄谣可耻”。实际上,这不仅是可耻可恶,还要为此付出法律代价,又岂能让“黄谣”兴风作浪。

(来源:极目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