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陆弃

民进党又搞小动作,民进党舍不得把他自己的小金库让给韩国瑜,现在就说“民主基金会”的董事长在马英九任内大谈所谓的“两岸统合论”,韩国瑜不宜接任“民主基金会”的董事长。注意民进党他的用词真的是非常厉害,他说马英九时代,马英九时代到现在已经过了8年了,马英九讲的“统合论”,韩国瑜他有参与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国瑜没有参与,马英九那个时候也不会理韩国瑜。民进党说韩国瑜有亲中的趋向, 他不适合接“民主基金会”董事长。“民主基金会”16个董事,虽然是按所谓的党派来分,但是加上他的党友大概可以占十席。因为“民主基金会”是按照所谓党派比例的方式聘任董事,民进党可以掌握十席,而其他党派,只有6席。所以现在民进党的立法机构民意代表就建议董事会不要聘任韩国瑜为董事,一旦聘任选举出来他是董事长,那就不妙了

他们又在搞管中闵那套,过去“民主基金会”虽然是外事单位,用3000万成立,每年给他1.5亿元的新台币。钱是外事单位出的,但是依照惯例,外事单位的首长只能兼副董事长,真正权责就是立法机构龙头,从王金平、苏嘉权到游锡堃都是一样。那他们这次为什么要阻挡韩国瑜担任董事长,因为韩国瑜3月董事会改组他被推举为董事又是董事长,他可以任命国民党的执行长。

总而言之,“民主基金会”成立以来向来是由立法机构龙头担任董事长,从陈水扁时代都是一样。这套制度已经运作了那么久,过去王金平下台交给了苏嘉权,苏嘉权下台交给了游锡堃,现在游锡堃下台要不要交给韩国瑜,对不起民进党他有意见。既然有意见的话,三个方式解决,就看民进党敢不敢。第一个你是行政单位,你也是执政党,能不能就是说干脆把“民主基金会”废掉。

因为中国大陆国台办说“民主基金会”是一个特务机构,你不要就把他废掉,让大家死了这条心。但是他舍不得,他要这个小金库。那么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第二步吧,按照正常程序选举董监事16席董事。因为现在国民党是第一大党,他大概不会像民进党一样掌握过半数的席次,至少他能够掌握1/3的席次。但是他们就怕韩国瑜聘任为董事长以后会被推选为董事长,所以他要求官股单位的5席,加上他的党友否决韩国瑜担任“民主基金会”的董事长,另推别人。

但是官员是不能够兼任官股的,因为他是行政官员,他不能够兼任官股的董事长或者执行长。只有韩国瑜行,因为韩国瑜是民意代表。所以这件事情现在就卡在那个地方,现在民进党就已经开记者会希望这些人不要聘任韩国瑜为董事,因为有了董事身份就可以选董事长。“民主基金会”3月就要开会,民进党这个时候就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要阻挡韩国瑜与立法机构从事所谓的外事行为,因为至少他可以到美国去参加所谓的早餐祈祷会。第二个,他也可以到美国国会进行游说。第三个,他有机会到欧洲和其他地方去参与国际性的会议。“民主基金会”一年花钱请不少人来台湾演讲,这些都要经过董事长的审核。那换句话说,他可以透过这个基金会的运作去鉴定个人在国外的人脉关系,这个是民进党没办法接受的。

韩国瑜可以指定执行长,那执行长一定是国民党的,民进党现在几个不服的就开始串联,因为他们还想继续干下去。奉劝民进党一句话,管中闵台大校长案是愿赌不服输,结果造成了2018年全面性的惨败。这让民进党又背了一个介入校园的罪名,一直到现在洗不清楚。那到了最后还是让管中闵上任,既然同意他上任,又何必在前面折腾那么多。

“民主基金会”跟一般校园不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个政治性非常高的单位,既然高的单位,过去又有这个惯例,况且都是由立法机构龙头来担任董事长,不能霸着不放吧。民进党他们就是愿赌不服输,专搞小动作,就跟“金门2·14沉船事件”一样的。不好好的谈判,也不好好地向别人交代事实真相,却在背地里一再搞这些小动作,就会搞到大家都不敢信任,这个就是民进党最恶劣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