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交通投稿 为阅读方便部分内容作虚构处理】

1973年,我到机修厂当了两年焊工,1975年入伍后任团委副书记,退伍后,我被安排到县农机厂做翻砂工,没干半年却被调任工厂团委书记,后来副厅级干部退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1年,父亲找到街道和工厂领导,让高中毕业、刚刚18岁的我,到了一家机修厂学习钳工。

一进入车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粗大笨重的机器,以及旁边堆放着的不同的器件,说实话,我的理想不是当工人,而是当兵,但父亲却一直想让我当工人,他说你当完兵回来之后,还是要当工人,不如直接当工人,我说不过父亲,只好到了他托人给我介绍的机修厂。

幸好我们大院里的张叔,他在这家机修厂当钳工,为了让张叔收我当徒弟,父亲给他送了两瓶宋河粮液、一包点心,张叔推辞不收,说一个院里住着,有事你说话,但最后张叔还是收下的礼物,之后,我也就成了张叔的徒弟。

然而,到了车间,内向的张叔并不善于向我讲解钳工的业务,他只是让我跟在他后面,他干什么,我在旁边学着,顺便搭把手,递个工具什么的,干满一个月的,我领到了18元的学徒工资,而当时张叔的工资是64元,是我的三倍还多,听工友说,张叔是车间里的大师傅,工资自然要高。

但是,那时的学徒,每天在车间里干着笨重的工作,除了大型构件有行吊外,一般较小一点的,都是我们搬来搬去,一天忙完回到家,累得躺到床上动也不想动,这样的生活干了两年。

1974年12月,部队征兵,我一听到消息立马报上了名,直到体检和政审走完,武装部和部队同志要家访了,我才回家和父母说,父亲看我真想当兵,也不想拂我的意,也就同意了。后来入伍那天,父亲庄重地和我谈了一次话,说家里给你安排了工作,你也上了快两年的班,但是现在你想去当兵,以后的路你自己走,他以后真的没有能力在退伍时再安排工作了。

我听后,也郑重地跟父亲说,我已经长大了,以后的路,我自己走!我当时和父亲这样说了,也许后面一系列的努力,都和这次谈话有关,或者说,父亲的这番话,成了我以后努力的力量源泉。

走上工作岗位,自己的路,终归要靠自己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5年1月,我们乘坐的闷罐列车,在晃悠了一天多以后到了川西一个部队,我们部队在大山里,但部队管理很严,到新兵连后,我们快一个月没出过营区大门。

后来,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班长交代,新兵出门必须有老兵带着,两人成行,三人成列,我们三个班被批准外出三个新兵,在二班长的带领下,到了外面的镇上买生活用品,其实,这些生活用品,部队里的军人服务社也有,但是我们想上街转转,就借口我们要买的东西服务社没有。

记得第一次外出,我拿着部队发的5元津贴,花了将近2元钱,买了牙膏、肥皂,还买了信封、信纸和邮票,以前没怎么觉得,到了部队这二十多天,感觉有好多话想给父母说,急着想写信回去。

其实,这二十多天里,我也给家里写了信的,信封信纸和邮票,都是借战友的,说好以后买了要还的。

然而,没有多久,我在新兵连一下子出名了。

当时我们营有三个新兵连,在第二个月的时候,营里开展出黑板报比赛,指导员翻看花名册,查出我是连队为数不多的三个高中生之一,后来指导员一问,其中一个高中生在高中只读一年就辍学了,另外一个是父亲帮其填的学历,压根就没上过高中,三人中只有我拿到了高中毕业证。

指导员就让我负责出黑板报,并塞给了一沓学习和教育上的资料。营里黑板报比赛,那肯定要出点新招,上高中的时候,我也出过班里的黑板报,版书、插图和美术字,基本上我都会。

于是,我把自己关在会议室里,指导员也没让我参加训练,突击了两天,我弄出了一块黑板报,尤其是标题,我费尽了心思,突出了“学雷锋当五好战士,当标兵做强军先锋”这个主题,而且,标题上的字,我是把整根粉笔浸透后,折断成两截,放倒平着在黑板上写的大字,边沿又用其它颜色勾勒出斜视的立体效果。

当指导员过来检查时,当时就被醒目的标题和图文搭配给吸引住了,他仔细看过后,点了点头,指出了内容中三处需要调整的地方,就出去了。

后来,在营里组织的黑板报比赛中,我们连获得第一,当晚,指导员在晚点名时,专门表扬我见第一就扛的精神。之前连队100多号人没人注意到我,晚点名后,我吕交通的名字大家都记住了。

新兵连训练结束后,我分到了一连,指导员竟然是一连的指导员,由于他比较了解我,下连我在班里只待了三个月,就被调到连部当了文书,原来的文书下去当了班长。

后来,指导员知道我是团员,就让我负责团支部建设,在党支部的指导下,我认真学习团支部开展工作的基本常识和方法,组织团员青年配合连队中心工作开展活动,尤其是召开团员大会,按要求向党支部推荐优秀青年。

1977年春,部队组织军事演习,团支部组织参演团员,发挥青年突击队作用,发出活动倡议书,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涌现出了3名优秀团员,指导员让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把演习期间团的活动写成文字汇报材料,上报到了营里。1978年“五四青年节”时,我们连团支部被评为优秀团支部,七月,我光荣地加入党组织。

没想到的是,由于我在团员青年工作中比较扎实的工作,引起了团政治处的重视,后来,我在全团的共青团会议上,被推选为我们团的团委副书记(书记是政治处的组织干事),这一下我在全团干部战士中出了名,但我仍在连队工作。

当时团里开会时,我成了能和干部一起有机会坐上主席台的唯一一名战士。

1979年,我被列入预提干部名单,就在我即将参加军教导大队的时候,家里的一封电报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9月的一天,我从团部办完事刚回到连队,通信员把一封写着我名字的电报交给了我,我一看顿时呆住了:父病危速归!

我不知道家里出了啥事,拿着电报找连长、指导员请假后,匆匆赶到火车站,挤上了过路的列车。

刚进村,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有人拿着花圈往我家的方向走,我感觉情况不对,加快了脚步,转过弯,就看到我家门口搭着灵棚,下面传来哭声。

我三步并做两步赶到跟前,看到是父亲的遗像和棺材,我扑通一下跪倒在父亲的

灵前大哭,这时大姐和二姐看到是我,就把我扶了起来。

原来,昨天中午,在家门口和别人聊天的父亲,突然栽倒在地上,人们慌忙把父亲抬到架子车上,往县医院送,但下午送到时,父亲早已没了呼吸……姐姐给我发电报时,怕我在路上出意外,只说父亲病危。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我呆坐在家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父亲以前不想让我当兵,一直想让我当工人,他可能考虑我们家就我一个男孩子,两个姐姐一出嫁,家里只剩下我了,此时,父亲去世,我倒理解了父亲在我工作安排上的初衷。

的确,父亲走了,两个姐姐,一个已经结婚了,另一个已寻好婆家,将来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我不能再自私了,我要回来。

人的一生,什么最重要,亲情,事业,父亲这一走,我不得不选择亲情!

我返回部队后,把家里的情况向连长和指导员汇报后,决定年底退伍,连首长一看我家这情况,也就没说啥,我后来没有参加军教导队的学习,年底就退伍回到了家乡。

回来后,劳动局把我分配到了县里的县农机厂,当了一名翻砂工。

“翻砂”,钢铁铸造行业第一道工序,有定型、砂型铸造等多道工序,但是,浇注时,铁水温度有1300度左右,熔炼时更高,此外,铸件还要除砂、修复、打磨等一系列过程后,才能成为一件合格铸件。

大伙不知道的是,翻砂工却是接触有毒有害和高温的特殊工种,翻砂中会接触大量有毒有害的气体。

我到车间上班不到半年时间,各项工作刚摸出头绪,突然接到厂部通知,让我到厂团委当书记,原来,我是退伍兵,厂里比较重视,他们查看我档案时,看到我是部队的团级团委的副书记,于是就让我到厂团委负责工作。

然而,这么快从车间到办公室,是我没想到的,但是我想,不管在哪,都是为厂里做工作,我借鉴部队团委的工作思路和方法,组织工人中的团员青年,立足岗位做贡献,当好主人翁,大干快上,开展岗位学雷锋成才活动,开展各种形式的岗位练武比赛,厂里共青团工作风风火火。

奋斗改变了命运,奋斗让我更幸运!

三年后,由于在工厂团的工作成绩较突出,我被调入工业局团委,担任局团委书记职务,六年后又调入市团委当书记。

1995年,我被组织选送到中央党校学习参加为期一年的中青班的学习,学习结束后,我继续担任团市委书记,一年后我被任命为市计生委主任、党组书记。

2008年,我当选市政协副主席,2013年退休。

用心和勤奋,让我走上了学徒、战士、工人到地级干部的成长之路。

在人生的大地上,勤奋如同播种,用心耕耘才能收获满园春色。

当勤奋成为习惯,上进成为常态,未来的某一天你会体会到付出的价值。

【部分情节虚构处理。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