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李深与我结婚已有两年。

在婚礼上,我们家提供了一百二十万的嫁妆,李深家则提供了一部汽车作为聘礼。

他们当然很高兴,结婚后对我也很好。

可是,婚后没多久,我就发觉我的婆婆特别喜欢占别人的廉价。

她老是想尽办法占我的廉价。

一开始,我敬她是我的婆婆,对她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也不会放在心上。

可后来,她就变本加厉,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嫁妆上。

一天,婆婆主动提出要给我十五万,把我陪嫁的房子给她。

我当时就愣住了,那可是我父母送我的,价值一百二十万,竟然这么廉价就卖给了我婆婆?

我感觉婆婆简直就是抢劫,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我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

她向李深告状,说我对她不敬不敬。

李深本来是一个理智的人,但在妈妈的劝说下,还是有些动摇。

他竟然还想让我廉价卖掉这栋楼,这让我很不爽,当即就拒绝了。

李深被我的行为激怒了,认为我是对他们一家人的不敬,是对他的不敬。

他对我说,要是我不答应把这房子卖了,我们就要离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完李深的话,我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我怎么也没想到,李深竟然会因为自己的妈妈而对我进行威胁。

我觉得很冤枉,因为我没有犯任何错误,不应该被人恐吓。

婚礼上,公婆不给我也就罢了,可我爸妈为我准备的这套房,却是我一个人的,我为什么要分给他们?

我不知道李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现在李深已经被他的妈妈给洗脑了,根本不在乎我的心情。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妈宝男,只不过我以前没注意而已。

我觉得身心俱疲,不知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

把房子卖了,就等于把自己的新婚之夜给丢了,让家长寒心;如果不把房子卖掉,那就是离婚。

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小芳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向律师请教如何处理遗产和遗产的相关法律问题。

在小芳的劝告下,我马上去找律师。

律师说,依照我们国家的法律,除了当事人之间有协议之外,夫妻双方的婚前财产都归个人。

也就是说,我的嫁妆房子是我的私人财产,我的婆婆没有权利分割或者卖出它。

知道了这条规定,我马上回到家,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李深和他妈妈。

婆婆和李深都很惊讶,他们本来想用低价买下我的嫁妆,但是现在看来,这是犯法的。

而且,我还执意要去找律师。

婆婆和李深都很识趣,对我说再也不想买房了。

我知道,这不过是他们临时的让步,不想把事情闹上法庭,那样太难看了。

从那以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就变得更加恶劣了。

但是,我别无挑选,我必须要守护我应该守护的一切。

就算让他们恨我,我也不在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很清楚,没有了房子,我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我算是明白了,他们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他们在乎的只有我的房子。

如果他再对我图谋不轨,我们就离婚好了!

我已经无所畏惧了,既然已经心如死灰,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既然他们都不情愿过好日子,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