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渔船在金门地区被台湾海巡船冲撞导致翻覆,2人遇难。现在虽然经过了八轮谈判,台湾当局还是不愿意披露真相,追究责任人并道歉赔偿,这也让大陆的民众极为愤怒。更可恨的是这件惨剧在台湾政客的眼中似乎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国民党的民意代表柯志恩甚至嘲讽大陆渔民是去“碰瓷”的。一些口无遮拦的政客更是爆出了更多鲜为人知的历史黑料,比如曾经做过政战预官和军史协会理事的前民意代表林郁方也在滔滔不绝的发言中说溜了嘴。他提到了当年的国民党也曾经杀了好几个误入金门的大陆渔民,还把遗体埋在了沙滩上,但是大陆最后也忍下来了,因为他们当时羽翼未丰,指挥官还被蒋经国升了官。大陆人民的血泪苦痛却成为了国民党政客茶余饭后的谈资,其冷血可见一斑。而这场惨祸并不为大陆人所熟知,据我看来林郁方所说的应该就是1985年发生在金门狮屿的惨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郁方

台湾当局在金门地区的驻军最多时曾有十万之众,在小金门岛西北方的一个小岛屿上,国民党也有驻军。这个岛屿只有0.007平方公里,是六个离岛中面积最小的,因此也被称为鼠屿。1960年,蒋经国以“总政治部主任”的身份巡视金门各岛屿时嫌弃这个名字不好听,就改名为“狮屿”。1983年,国民党派遣宋心濂到金门担任防卫司令,是金门地区的最高负责人。他天生凶残暴虐,治军严苛,常常因为巡视过程中发现士兵营房脏乱就收押营长一级的军官。他到了金门之后就立下了规矩,金门各岛屿驻军绝对不接受大陆人的投诚,“不准上岸,格杀勿论”。这种残暴的制度也让岛上的士兵开始逐渐丧失基本人性,加上士兵戍守在这些小岛屿上,心态本来就容易失衡,所以金门守军也成为了性格最为扭曲的一支部队。

宋心濂

1985年1月,一艘大陆的采砂舢板因为机械故障和大雾天气,在凌晨误入金门海域。正巧碰上金门的守海哨兵疏忽,没有第一时间驱离与示警。最后还是由金门防卫司令部直接打来电话,称雷达上发现一艘船只正在靠近狮屿的滩头,要求全体戒备。这才让狮屿的守军从睡梦中醒来,迅速起床备战。一个排的国民党士兵赶到了海滩对着舢板扫射,船上的人高呼“我们不是当兵的,只是老百姓。不要开枪。”当时的指挥官还是下令要全力清除,结果在一阵扫射中,大陆船上的八个人有六个人立刻喋血滩头。剩下的两个人连滚带爬,跑到了海岸边的海蚀洞中躲了起来。因为这艘船只是越过了海防的岗哨而冲到了滩头,这在当时的情况下算是“防守不力”,所有人都要被军法处置。为了杀人灭口,也为了摆脱责任。狮屿的守军竟然丧尽天良,要把剩下的两个人也处决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狮屿

狮屿的地形很独特,有很多悬崖峭壁。士兵抓到了躲在岩洞内的大陆人,将他们带到了悬崖边。在上级指挥官的不断命令下,国民党守军把这两名大陆人活生生地从悬崖边推了下去,两个人摔得七窍流血,惨不忍睹。处决了两名大陆人后,这些国民党士兵搜索了那艘舢板,在船舱里找到了一封家书。上面写着:“儿子已经又取得一张毛线票,加上妈妈手里的那一张,今年冬天就可合织件毛衣给妈妈度过寒冷的冬天。”当时的大陆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可是物资依旧不足,还在实行票证制。能够获得足够的毛线票去织一件毛衣,是很多家庭的心愿。这封家书被搜查的士兵送给了上级,一个月后,驻守狮屿的士兵被换防到了大金门岛,还被下了封口令,如果敢乱说话就吃不了兜着走。1985年12月15日,蒋经国还升任宋心濂当了台湾安全部门的最高主管,看起来他的仕途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老兵的自白书

当时参与这场“屠杀事件”的国民党士兵在几十年后因为良心不安,所以向台湾岛内的新闻媒体投书披露了这段已经被掩埋尘封的历史往事。如果不是当事者主动披露,外界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还有这种惨祸。但因为老兵披露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在2013年,两岸关系正是处于蜜月期,大陆也没有对这件事情进行深究,两岸的新闻媒体也没有对于这件事情进行深入报道讨论。甚至在如今的大陆网络平台想要找到这段往事都很困难,各种资料库中也没有这一段历史。只是可怜惨死在金门的受害者母亲,也许直到生命的尽头,她还拿着那张毛线票等着儿子能够回家,只是可惜早已经是阴阳两隔。不过天理昭彰,1994年宋心濂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突然心脏病发,在众目睽睽之下跌入了宴会厅的喷泉水池当中溺毙,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蒋经国

林郁方作为台湾军史协会的理事,又做过政战预官,应该是早就知道事情的始末,而且他还知道个中的细节。比如他还提到当时的国民党士兵将大陆人杀害之后,就把遗体埋在了金门的海滩上。当事者的自白书当中也提到了几十年来良心不安,“期盼有一天能够邀约当年的弟兄,再回到狮屿岸边,向这8位大陆冤魂焚香祭拜,以抚平内心一世的悸动”。这两相印证就可以证明,大陆人的遗体的确就在狮屿的岸边。在林郁方的口中,当时的大陆因为羽翼未丰,即使知道了这件事情也只能忍下来。可见在台湾政客的心中,大陆人的性命简直轻如鸿毛,卑微如尘。但就是这样的人还曾经多次到大陆骗吃、骗喝、骗资源,尤为可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胞的遗体被埋在沙滩上

1985年1月,八位同胞魂断金门。但是在同一时期,大陆又是怎么对待台湾人的呢?就在惨案发生的一年前,1984年1月16日凌晨5点,台湾省渔轮福盛号大副董金校在台海作业时遇到了大风浪。他在狂风巨浪之间身负重伤,昏迷不醒。船员向大陆方面求救,当时接到信息的就是大陆的解放军部队,他们当即将董金校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救治。17日,浙江省701渔政船又专程将董金校送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救治,在多番救治之下,董金校才转危为安。大陆长期以来都是把台湾人当成是亲人在对待,但是台湾人的各种行径却总是让人寒心。

赵春山

无论是1985年无辜在金门狮屿丧命的八位大陆同胞,还是如今在金门海上遇难的两名同胞,都是因为两岸分治而造成的悲剧。台湾当局为了维护自己的小朝廷,将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敌视大陆的机械齿轮,而民进党只是继承了国民党两蒋时期的社会思维,进一步抹黑大陆。论起血债,民进党的手上有,国民党的手上更多。迟早有一天,这些血债都要一笔一笔算清楚。国民党的副主席夏立言现在正在大陆参访,随行团中还有智囊赵春山。赵春山就曾在几天前警告大陆网友,“不要再说什么血债血还,很不好听”。他们就是利用两岸之间的特殊关系隐藏自己的罪恶顺带赚取两岸红利,大陆网友连为自己同胞讨回公道的诉求也被他们看不惯,搞不好还想着要去打小报告。但是史笔如铁,青史无欺,历史总是会把国民党的罪恶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当中的种种冤情总有沉冤昭雪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