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个女孩带母求学,研究生的她却入学不到两月自缢身亡。

两条毛巾和一个水龙头绑在一起,就这样漫长又痛苦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从洗手池到地面的高度甚至不足一米,但凡有一点求生欲望的她,可能都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背着母亲不远万里求学,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自缢身亡,这中间又到底有怎样的经历以及故事。

30岁的农村女孩杨元元,自缢前只留下了一句话“没有人愿意脐带栓一辈子,我终于做回了我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2009年11月26日,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宿舍杨元元自缢身亡,发现时她却是半蹲着的姿势,两条绑成一个圆的毛巾,一端正挂在洗手池的水龙头上,而另一端则是缠绕在杨元元的脖子上。

非常难以想象,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并且地面距离洗手台不到一米的距离,到底是有多么的绝望,杨元元才会一点求生欲望没有。

否则在这痛苦且漫长的时间中,只要有那么一点求生欲望,都可以随时站立起身,可是这并没有。

这个刚考上研究生入学2月不到的女孩,本有着大好的前途,却这么决绝的选择离开,以这样的方式的离开,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她又到底遭遇了什么。

杨元元自缢事件发生以后,学校曾试图将消息封闭,但天下无不漏风的墙,该起事间还是被传的沸沸扬扬。

一个研究生自缢在宿舍,加上自缢的这么决绝,该起事件还是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声音,而讨论的最多的自然便是杨元元自缢的原因。

其中最让人关注的一个说法却是“凶手就是她的母亲,杨元元就是被她母亲逼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元元和她的母亲之间又有怎样的经历呢,凶手真的是她的母亲吗?

杨元元1979年11月出生于湖北宜昌的一个小县城,父母取名“元元”的寓意,是希望杨元元能够赚大钱,能够飞黄腾达。

她的弟弟比她小2岁,父母取名杨平平,在杨元元6岁的时候,父亲病亡更是让一家人的生活雪上添霜。

而为了养活姐弟两人,母亲带着姐弟俩来到了军工厂做工,3人就这样挤在工厂宿舍当中,生活非常拮据。

或许是家里的老大,又或许是因为父亲的身亡,再或许是受到母亲的影响,年幼的杨元元就十分要强。

甚至经常把肉留给母亲和弟弟,而自己只是吃一些青菜,虽然她的母亲一天学堂都没进入过,但对于姐弟俩的学习却是十分重视。

她认为,想要改变命运那就只有靠知识,也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在母亲的影响下,姐弟两人的成绩自小便在班里名列前茅。

02

高考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人生的转折点,杨元元也不例外,她的梦想是做一名律师,高考填报志愿时,她向母亲阐述的自己的想法,填报上海海事大学学习法律,但母亲却是强烈反对。

并且强烈要求填报武汉大学商学院,因为不仅离家近路费便宜,学习经济的话以后还能赚大钱,不管杨元元怎么恳求母亲,最终的结果仍然没有改变。

从小到大,杨元元便非常体谅母亲,把姐弟两人拉扯大非常不容易,加上母亲强势的性格,杨元元对母亲言听计从,不论大事小事。

在这次人生的转折点上,杨元元并没有如愿,而是如往常一样听从了自己母亲的话,填报了武汉大学,但入学后的杨元元却是发现,她自己对经济学提不起半点的兴趣。

一生好强的她,只能逼着自己不断的去学习,但也在心里默默地决定,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学习法律硕士学位。

两年后,杨元元的弟弟同样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到了武汉大学就读环境学专业,看着两个优秀的孩子,杨元元的母亲也非常地高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懂事的杨元元则是从大一便开始勤工俭学,省吃俭用的帮母亲减轻压力,节约下的费用则全部给了母亲以及弟弟。

虽然杨元元在大学的日子并不舒适,甚至可以说有些艰辛,但这时的杨元元则是充满了期待,满眼都是希望。

但就在这时,母亲的工厂却突然宣布关闭,这意味着宿舍也将面临拆迁,母亲这一下不仅是失去了工作,就连住宿的地方都没了。

更换新房则是要缴纳3万元的费用,这消息对杨元元一家来说,犹如晴空霹雳。

不想回到老家,又不想到县城租房的母亲,做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决定,拖着行李就来到了武汉打算投奔女儿,并且直接搬进了杨元元的宿舍。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从母亲搬进杨元元宿舍这天开始,杨元元便和母亲开启了8年之久的母女共生状态。

挤在一个小床上,吃一碗食堂打来的饭菜,甚至手机都使用的都是一部,学校在得知杨元元的情况后,还特意为杨元元提供了一间专门的宿舍,并且给杨元元提供一些勤工俭学的机会。

而杨元元每天除了努力学习之外,还要打工赚取生活费,没有工作的母亲则是在宿舍织一些毛衣,袜子等物品,再转卖给学生。

或者在学校里卖一些卤蛋,炒饭等物品,而杨元元在学习和打工之外,还要给母亲帮忙。

本就窘迫的家庭,住在学校的母亲,这一系列都让那个性格好强的杨元元逐渐开始自卑,甚至变得非常敏感。

而本就没有社交的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发孤寂,不参加班里的活动,也不谈恋爱,也不说话,同学们对她的了解就是“那个打扮非常朴素的同学,总和她的母亲呆在一起”。

杨元元就在这压抑的环境中度过了整个大学,本以为毕业后的她,也许会有一些新的改变,但没想到的是,她又迎来了一次新的打击。

03

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她,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情况下保研失败,但是她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而是从未放弃过曾经的那个梦想学习法律,成为律师。

哪怕没有成功保研,但是他还是想继续考研,但没想到的是,母亲再次坚定的拒绝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