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长沙急救中心送来了一位大家十分尊敬的男子。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2009年捐肾救妻的谭克军。

现在的谭克军早就没有十几年前的英姿,有的只是一具骨瘦如柴的身体和两鬓斑白的头发,年仅52岁的他活得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见状医生也是赶紧给他做身体检查,这一检查可不要紧,他们发现谭克军的双肾居然完好无损!

谭克军不是已经将自己的一颗肾脏捐献出去了吗?为什么他体内还有两个?难不成他一直都是在作秀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陈述内容有可靠信息来源,赘述在文章结尾,为提升文章可读性,细节可能存在润色,请理智阅读,仅供参考

割肾救妻

人老患病是很常见的现象,随着年纪的增长,器官也开始老化,新陈代谢自然就会减慢。

可是,才52岁的谭克军,身体早已不如同龄人那般健壮,喝水都会呕吐不止,更不用说进食了,缺乏了足够营养的身体开始变得皮包骨头,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其实,在谭克军老婆去世之前,这个四口之家虽不富裕却是幸福的。可是,在现在这个社会,没有钱则难以生存,衣食住行、看病、上学都需要钱。

这个问题不仅是大多数人的困扰,也是他们一家的难题。所以为了赚钱,谭克军带着家人从老家到长沙来打拼。然而,上天没有眷顾他们,不久后,谭克军老婆因病离世。

而这个事情也造就了谭克军“模范好丈夫”的名声。

在他的陈述中,妻子是不幸患有尿毒症,因为急需肾脏,所以他选择割下自己的一颗肾来救助妻子,但是最终妻子还是未能救活,自己也因此失去了一个肾。

人类的身体是一个系统,彼此之间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一旦失去平衡,整个人都会处于不健康的状态。

基于这个条件,人们自然而然就会将谭克军现在的身体状况和割肾相关联,更何况,他也一直在坚持声称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就更让人们深信不疑。

即便他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可仍然还是不愿意去医院检查治疗,不论女儿和朋友如何劝说,都遭到了谭克军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母生病,身为儿女的怎么可能会置之不理。

谭克军的15岁女儿谭雅欣,看着父亲的自暴自弃没有放任不管,而是拨打了120急救。最终,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他们到达医院。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结果显示他是重度贫血,于是在医院接受了输血治疗。后来,谭克军的身体有所恢复,便转为回家休养。

一切转变都不是突然到来的,而是会在过程中显示出痕迹。

谭雅欣说过,早在之前,谭克军就存在这种病状,只不过属于轻度,需要每隔半年或一年输一次血。

这个贫血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检查出来。这并不是医院的失职,而是谭克军的莫名坚持。

原来,此前医院就让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检查,谭克军却一直在推脱,也正因为多年来拖着,本来是个小病,逐渐发展为了大病,导致他已经到了必须住院的地步。

令人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几次三番地拒绝去医院,这其中的奥秘是什么,除了谭克军本人,没有人知道。

谎言戳穿

光荣事迹势必会被代代相传,广泛报道,多人提问,所以一提到谭克军,最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割肾救妻”。

确实,在一次采访中,记者询问他刀口在哪,想让他展示一下,而他却闪烁其词,迫于追问,他指向自己的左肾,可结果是并没有伤口。

如果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事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更甚至于是在自己身上动刀子,痛与泪就足够让人铭记,指错位置根本说不通。

这件事,不仅记者意外,女儿也深感奇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谭雅欣告诉记者,在以前的一次医院检查中,CT结果显示左右两肾都在,只是左边的肾萎缩了。

终究,纸包不住火,引火烧身。

谭克军承认自己没有为妻子割肾,这真实的原因是,失去妻子的他极其悲痛,半年没有吃饭,每日与烟酒作伴。

就在一场酒局中,谭克军喝醉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失去理智,开玩笑说出了这个乌龙。妻子也并不是死于尿毒症,而是脑溢血。

脱离悲痛,最好的方式是直面它,而非逃避。逃避无非是自我欺骗,不是看不见、听不见就没有发生,也不是忘记就可以,这些都在证明着你并没有真正走出来,你的内心仍是被困在那一刻。烟酒带来的仅是短暂的快感和更重的惆怅,甚至会促使你在恍惚中做出违背道德和法律的行为。我们只有直面伤心,练就强大的心脏,不做胆小鬼,才算是不辜负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

对于妻子的离世,谭克军非常愧疚,他希望自己能够为她做些什么,所以这才编造出这个谎言,欺骗自己。并且,谭克军也知道因为自己多年来的生活不规律,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没有能力去赚钱养家了,而他最担心的还是女儿以后该怎么办。恰好,他为自己谎称的伟大形象,为这个家庭获得了不少社会好心人士的捐款,能够减轻女儿的负担,这才使得谭克军没有澄清。

可谎言就是谎言,它不是事实,不是真相,一个谎言要用几十个、几百个谎言来圆,一个接一个,漏洞百出,迟早会被戳穿。可能是这个谎言终于得到撕毁,谭克军也不再心惊胆战,反而轻松许多,同时,向过世的妻子和努力生活的子女表示了歉意。

遭人唾弃

真相揭露了,而生活还是要继续,现在压力最大的就是谭雅欣。

15岁,如花一样的年纪,有着火一样的热情、风一样的自由,有梦想、志向与目标。

可这些,与15岁的谭雅欣相距甚远,挣钱养家和照顾父亲这张大网压得她喘不过气,她飞不出去。

重返校园是谭雅欣最大的念想,她一直把有老师和同学签名的校服挂在床头,期待着真的有一天能再次恢复学生身份。

其实,谭雅欣此前就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学校要求7月29日到校报到,但当时为了父亲和工作,错过了报到时间,这在学校看来,就表明是自愿放弃。

然而,即便是不去上学,谭雅欣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同时兼顾挣钱和照顾父亲两项任务。

救助于亲戚们,他们都说不认识谭克军,说他没良心没人看,曾经人人称赞的模范丈夫,就这样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

现在,只剩下一丝希望,那就是大谭雅欣十岁的哥哥谭彬,如今25岁,在河南的一家饭店上班,每个月三千块钱。

14岁时,他就辍学离家,父子两人的关系在母亲去世后就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在被询问“你觉得谭彬会回来支撑起这个家吗”的问题时,谭克军认为他不会;当兄妹两人视频时,哥哥也是在回避是否愿意回家这个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谭克军,在谭克军消沉的这段时间,他没有承担起作为一位父亲的责任,对孩子不闻不问。

更生气的是,谭彬在离开家之前,在一家工厂干活,当时每月1500块钱,可作为父亲的谭克军不但不工作,甚至榨取儿子的工资,这才导致谭彬远离家。

父亲对谭彬造成的伤害,对于谭彬来说是不可能抹去的,可血浓于水,父亲的过错不应该让妹妹独自承担,作为哥哥的他也应该担起责任。

终于,经过记者多次的劝说,谭彬答应回来。

照顾父亲的问题解决了,还剩下谭雅欣入学的事情。对此,湖南省工业贸易学校的校长表示,他在了解相干情况后,清楚知道如果本校不接受,那么她就没办法去公办学校,而民办学费昂贵,对她这样的家庭而言则无力承担,所以决定破格录取。

人在遇到困境时,你周围的人是朋友还是敌人一目了然,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如此。得势时,有些人挤破脑袋都要攀上关系,而有些人会自觉退后,因为他们会在你失势时出现。

不管处于怎样的身份,我们都肩负着责任,也是这份责任让我们不拘泥于过去,不迷失于赞美,不深陷于痛苦。我们应承担起应当承担的一切,脚踏实地地前进,这样才算是不负自我、不负期望。

我们不只是我们,更是亲人、前人、国家所赋予的希望,我们所做的种种也不仅只关系到我们,更是在为后人铺路。能力越强,责任越大,但无论如何,做好一件事的前提就是责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