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民位于越南高平省河安县西北约12公里处,该地区是一个长800多米、宽250米左右的狭长谷地,通农县至河安县的公路从谷地中央通过。谷地东西两侧是500米左右的高地。山坡沟谷地带树木茂密,从公路向西有一条土路进入41军炮兵群后方指挥所所在位置。这片区域原来是炮兵群130火箭炮营和152加榴炮营阵地。

河安地区的越军在41军121师和123师的打击下,被迫化整为零,化军为民,钻入山林。他们白天依托洞穴顽抗,夜间分散袭扰,企图袭击我军指挥机关、后方梯队以及炮兵阵地,消耗我军有生力量和作战物资。

1979年2月25日,炮兵群奉命支援54军160师围歼魁瓦、克马诺地域越军,留下122加农炮营继续支援121师战斗。全群在那民至沟里地域展开,群指挥所在龙万西北侧,后指及所属分队和122加农炮营在那民。25日零时左右,在那民炮兵阵地,先后接到上级前送的152加榴炮弹、122加农炮弹合计30车。当时炮兵群正好接到转移命令,要求零时开始转移,到10时转移完毕。因此装载152加榴炮弹的19台车随1营向前转移,122加农炮弹则留在那民原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午9时18分,后指率领所属分队转移到那民地域。机关、分队及配属单位共411人,各种汽车92台,沿公路以西地域展开,疏散隐蔽,这个时候,160师百余辆汽车也停放在后指展开地域,车辆密度很大,进出道路被堵塞。到达集结地域后,后指指派军械股长接收了上级前送的弹药,但是由于后指弹药所和122加农炮营阵地已经有了2个基数的弹药,机动车辆全部处于满载状态。

根据上级通报的情况分析,判断122加农炮营阵地和后指很快也要转移。如果将这批弹药卸下,转移时又没有车辆运走,怕耽误时间跟不上战斗队形。所以,后指便与汽车46团张连长商量,将这批弹药车暂时留下,准备随后指一起向前转移,待到达新的阵地,或者等有了机动车辆后再组织这批车辆返回归建。经张连长同意后,便将该连的汽车编入后指梯队,并划分了警戒防御地段,构筑了工事掩体。因为车辆多,进出道路狭窄,于是由道桥连用推土机将道路推平加宽,并和122加农炮营领导协同,划分了警戒防御区域。

下午15时10分,后指召开所属单位的联防会议,通报了有关情况,分析了敌情,明确了各单位的警戒任务,规定了联防事项,传达了特种口令及标志,提出了具体的要求。17时50分,后勤处领导深入到各个防御要点,检查工事及兵力兵器部署情况,调整部分车辆的停放位置,并派协理员和军务参谋到160师下属有关单位进行了协同,组织了警戒。晚上,后方指挥所股以上干部轮流担任值班。

25日21时零分,越军从那民西北约1公里的春惆东北侧无名高地附近,连续向停留在后勤机关展开地域中间的军区汽车46团的弹药车、运输车发射了5发迫击炮弹,使弹药车相继着火、燃烧、爆炸。后指立即向基指报告了情况,同时,迅速指挥各单位抢救疏散车辆,并派一名副处长协同督促友邻迅速疏散车辆。在车场和防御要点上的各级干部以火光为命令,迅速带领司机跑向车场,抢救车辆。

后指同时指定一名领导带领非车勤人员担任警戒,密切注视敌情,做好战斗准备。后指机关迅速将机关、卫生队车辆疏散到那民方向和160师的高射机枪连停留在一起, 修理所、汽车连、道桥连、军区汽车46团3连、47团12连等单位的领导,分别带领本单位司机将大部分车辆救出来,开到扣兰方向一线公路上,并组织了自卫瞥戒。团汽车连副连长和2排长沉着指挥,一直坚持到全连车辆脱险。指导员主动组织已疏散车辆的司机修桥,进行自卫警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修理所所长指挥全所司机将车辆全部开出,并亲自将火场附近的工程车开出来。军区工兵13团道桥连连长迅速指挥本连装载炸药的运输车和大型推土机离开危险区。卫生队救护车司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场中心,将救护车开出来。汽车连2班老司机,迅速将自己的车开出后,立即返回火场,协助新司机救出393号解放牌运输车。

在整个救车、疏散的过程中,群基本指挥所先后多次向后指询问火场情况,并派在2营指挥所的副群长带着电台赶到现场指挥。现场忙碌至26日凌晨,抢救工作结束。共抢救出各种车辆77台,但还是烧毁汽车15台(其中汽车46团10台、47团3台,军炮兵团汽车连2台)、弹药595发、冲锋枪1支,牺牲战土2名(1名被汽车撞死,1名被160师高射机枪连误击身亡)。

此次车队遭敌炮袭,导致重大损失,教训相当沉痛。首先是对敌情研究不够,那民附近原来是130火箭炮营和152加榴炮营阵地,早已经引起了越军的注意。后指到达后只注意了防范小股敌人渗透袭扰,而没有考虑如何防敌炮击和复杂情况发生后的应急措施。

其次是对车辆管理松散。对临时编入的汽车46团弹药车没有大胆管理,果断指挥。该连在汽车着火后过早命令人员疏散隐蔽。炮兵群修理所会开车的人员虽然砸开玻璃进入驾驶室,但由于没有钥匙无法启动车辆,以致于增大了损失。

再有就是缺乏统一指挥。后指所属单位多,停放车辆多,但是后指对所属分队没有通信保障,只能靠人员跑步传达命令。因此在紧急情况下,未能实施有效的集中指挥。各单位见到火光之后都想早点把自己的车辆开出来,结果造成互相拥挤,车辆无法及时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