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五十分,加代一行人来到了酒店的宴会厅。宴会厅里已经有一百多人了。放眼望去,有男有女,有穿礼服的,有穿西装的,有穿衬衫的。加代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三百来斤的麻子身上绑着虽然是订做,但是一点也不合身的白衬衫,满脸坑坑凹凹,坐在旁边,自己都觉得格格不入。王瑞说:“麻哥,你适当减减肥吧。”

麻子一听,说:“我一直也想减肥的。”

加代看了看,说:“没事没事,坐着吧。”

不大一会儿,崔哥也进场了,从中间过道往台上走,特意朝着加代这边挥了挥手。上了台,老崔简单讲了几句,宴会也就正式开始了。老崔特意朝着加代走了过来,一挥手,“兄弟。”

“崔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黄在旁边说:“崔哥,你是加代,你知道吧?”

“太知道了。兄弟,请坐。”两人握了握手。

老崔说:“实话实说,今天晚上我最高兴的事就是你能来。老黄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没信呢。我说你能把加代请来?没想到老黄挺牛逼,真把兄弟请来了。其他不说了,再握个手,我真想你。”两人又握了握手。开始了交谈。

麻子在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如坐针毡,问:“什么时候吃饭?”

王瑞说:“那你不得等代哥吗?我们哪能现在过去吃饭呢?”

麻子说:“我饿得心慌慌的,中午我都没吃。小瑞,我这体型就怕饿。不行的话,我下楼转转看看有什么可吃的,我真饿得受不了。”

王瑞看着麻子痛苦的样子,说:“你赶紧下去吃口饭吧,这边不一定什么时候开饭呢。代哥得聊一会儿呢。”

“那我跟代哥说一声。”

“你去吧,我跟代哥说。”王瑞来到加代身边,“代哥。”

加代一回头,“哎。”

王瑞说:“我陪麻子下楼下转一圈。”

加代看了看麻子。麻子手指着自己的肚子,示意饿得吃不消了。带个回头瞅眼麻子。加代:“去吧。别走远,一会儿就回来。”

“行行行,哥。”王瑞和麻子两个人往外走了。

看着离去的王瑞和麻子,老崔说:“你兄弟啊?”

“身边的兄弟。”

“挺好,挺好。兄弟,我们往前面坐,我有几个好大哥,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老崔带着加代往前排去了。

麻子和王瑞下了楼,到了旁边的茶餐厅,麻子点了四盘盖交饭,王瑞看了都有点怕,自己只点了一盘。

老崔把加代带到前排,介绍了几个人,都是内地的。酒杯端上以后,老崔说:“加代,这一桌的哥们基本上都是我们周边的,有的你不认识,刚才也跟你介绍了。”

“哎,知道了。以后大家多多联系,多亲多近。”

老崔说:“兄弟,今天把你请来,一是想跟你叙叙旧,二是有点正事想跟你聊聊。我不知道老黄跟没跟你说。”

“没跟我说。”

老崔接着说道:“我们想在深圳投资房地产。我们总共融资了接近七个亿。我们要干就干最好的。想盖一个普通的小区,但同时想盖一个洋房或者别墅。“

加代一听,“那挺好。不过这方面我不太懂。”

“兄弟,房地产你可能不懂,但是有一件事你肯定懂。”

“什么事?”

“邵伟是你兄弟吧?”

“是我兄弟。”

老崔说:“房地产的事,你崔哥是一个商人,做事是为了挣钱,以利益为主。只要你能帮我们一个忙。我们做房地产项目就把你带上,而且给你干股,将按月给你分红。”

加代一听,感觉到不对了,但是也要听老崔的把话听完,“崔哥,你接着说。”

老说:“你这个兄弟邵伟不太讲究。我们找他谈了七八次,他一丁点面子没给。邵伟现在把九龙港把守得死死的,任何人不让插足,连和他合作都不同意。九龙港这么好的资源不能让他一个人独享吧?兄弟,你回头能不能跟邵伟打个招呼,让两条线给我们?我们有自己的资源和渠道。老弟,说实话,邵伟让出两条线,他也不损失什么,但是你得到的回报很丰厚。你好好考虑考虑,跟我们这一大圈,都比你年长的,合作合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想都没想,一摆手,“崔哥,虽然邵伟是我的兄弟,但是买卖是各做各的。邵伟这些年不容易。他能有今天这个局面,他不是靠的我,他靠的是自己。虽然我是他大哥,这话我也说不出口。即使我说了,邵伟也不一定能同意。”

“你不是他大哥吗?”

加代说:“正因为我是他大哥,我才不能说这话。这相当于让我从我兄弟的饭碗里边挖出一勺,给大家分了,然后你们再匀给我一点。大哥,我不知道你这账是怎么算的。在我看来,我是这么算的。我也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几位老哥,不要往心里去。”

老崔一听,“兄弟,你这算是拒绝我们了吧?”

加代呵呵一笑,“崔哥,你这话说得......这样,先喝酒吧。”说话间,加代端起了酒杯。

一帮人相互看了看,端起酒杯,呡了一口。老崔问:“你是不是拒绝我们了?”
加代一点头,“算是吧。你要是这么问,我只能这么回答。”

老崔说:“真是没办法。我们有心跟你合作,但是合作不起来。兄弟,那你就不能怪我们了。”

加代一听,“什么意思?”

老崔一拍手,朝着一边喊道:“阿勇!”

加代顺着老崔的目光一看,四十来个身高一米八五以上,黑西装,黑领带,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