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嫡姐作为准太子妃,却与戏子有私情,在怀有身孕后选择私奔。

我无奈,找上太子将实情告知,太子却要求我替嫡姐嫁入太子府。

后来,嫡姐被戏子卖至青楼凌辱,仅剩一口气被太子寻回。

此时我才知道,当年嫡姐肚子里的孩子,在私奔后第三天就落胎了。

太子却疯了,他不顾我八个月的肚子,将我做成人彘,活活折磨致死。

他猩红的眼里满是恨意。

「暖暖说,当年她肚子里怀了孤的骨肉。

「是你,为了抢走太子妃之位,故意找来戏子将她带走,逼她落胎,害她至此。

「现在,你该把位置还给她。」

再次睁眼,我回到了嫡姐准备私奔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你凭什么不让我走?你不过是个庶女,也配管我的事情?

「你小娘是如何教你规矩的,哦我都忘了,你那低贱的娘,早就已经死了。

「赶紧给我滚开!别拦着我和朱郎私奔!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这个小贱人懂什么!」

我猛然惊醒,眼前,我的嫡姐薛暖暖正嫌恶地看着我,疯狂地去拉我扯住她的手,掐得我手臂上青到发紫。

疼痛的感觉如此清晰。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我,竟然重生了。

如果没记错,薛暖暖现在正要跟那个戏子私奔,给我们家留下一大堆的烂摊子。

回想起她这自私愚蠢的举动曾将我害得多惨,我也顾不得她眼里的威胁,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姐姐犯了癔症!叫大夫,快叫大夫!」

上一世,她以我过世的亲娘,以我的身家性命作威胁,不许拦着她,更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此事。

我无依无靠,又不得父亲宠爱,我的确是怕了,所以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后来,我的下场却生不如死。

这一世,我不要再重蹈覆辙。

东宫那虎狼窝,还是她亲自去吧。

02

我的叫喊声引来了无数脚步。

他们渐渐逼近,薛暖暖慌乱起来,两只眼睛瞪成铜铃。

「你这个贱丫头,我让你不许声张,你没听见么!

「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面对她的威胁,我直接选择了无视。

一直到几个丫鬟带着我爹打开了房门,她的指甲已经深深嵌入了我的皮肤之中,血流不止。

眼见这一幕,我爹的反应并不是心疼,而是愤怒。

「你嫡姐婚期将至,马上便要去东宫为太子妃,你过来打扰她干什么!」

我心中冷笑。

若不是我来「打扰」,他们这引以为傲的太子妃女儿,即将变成整个薛家的耻辱。

「爹,我是听说姐姐最近忧思难安,吃不下饭,还吐了,放心不下才过来的。

「谁知道刚到这里,姐姐就说什么疯话,一直念叨着什么朱郎。

「如今,姐姐是要嫁给太子为妃的,事情若是传出去……

「恐怕,于我们整个薛家的名声不利。」

我爹宠爱薛暖暖,但作为整个薛家的家主,他的心里,自然是薛家前途名声大于一切的。

听见此事,脸色瞬间大变,喝退左右,关了房门。

「你仔细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了一眼薛暖暖,做出害怕的模样。

我爹皱起眉头。

「有什么话你大可直说,我在这里,谁还敢威胁你不成?」

我爹平日里虽然糊涂,但在这种事情上,倒也十分清醒。

我满脸卑微:「姐姐她,想要和戏子私奔,若是让她走了,我们薛家的名声可就毁了。」

我爹看着薛暖暖的眼神冷了几分。

「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薛暖暖自然是不肯承认了,百般狡辩,可是看着她手里的包袱,一切也就真相大白了。

我爹勃然大怒,第一次对着薛暖暖吼出了声。

「薛暖暖!你作为我的嫡女,整个薛家的大小姐,竟然想和戏子私奔?你的眼里还有我吗!还有整个薛家吗!

「来人,把她囚禁在房间内,成婚那日,就是绑着,也得给我送入东宫!」

03

薛暖暖双眼通红:「我不要!我凭什么要去!」

「这婚事是你给我定下来的,我从来没说过要嫁太子当太子妃!

「你这么喜欢太子妃,你怎么自己不嫁过去?」

我爹怒气冲天,抬手准备扇薛暖暖巴掌,可还是没舍得下手。

最后,他长长叹息一声。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你给惯坏了,竟然置整个家族的名声不顾。

「你这几天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否则,我一定会找到那个戏子,让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拿戏子威胁她,这招还是管用。

她瞬间蔫了下来,哭着说道:「爹,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啊!你若是杀了他,我也不活了!」

我爹冷冷地看着她。

「你就是死,尸体也得给我进东宫!」

说完,我爹便出了门。

薛暖暖气愤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薛南兮!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后脚跟了出去,看着我爹难看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爹,姐姐一定也是被那戏子给蒙蔽了,此刻她正是对那戏子情深义重的时候,你若是真害了那戏子,只怕会断了你们的父女情分。」

我爹后院的妾室一堆,但活着长大的子女却很少。

当然,妾室虽多,他也并不宠妾灭妻,这么多年,对待我们这些庶子庶女,也都是淡淡的。

我甚至,连和他对话的机会都少有。

一直到现在,他才仔细地看了我一眼。

「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想到这处。

「我也没想过要真杀了那戏子,只是敢招惹暖暖,可见此人胆大包天。

「那你说说,现下,该怎么办才好?」

我轻咳一声。

「爹,你也看见了,姐姐此刻状态不对,竟然还为了那戏子顶撞起你来了。

「若是真将她绑去了东宫,她自己不愿意,到时癔症再度发作,损了我们薛家的颜面已然是小事,若是得罪了皇室,那才是大事!

「我看,还是先请几个大夫给她把脉,假意给她调养身体,给她吃点稳定心神的药,至少,先把成婚那日顶过去。」

我爹很是欣慰,对着我点了点头。

「嗯,从前倒是没怎么注意你,没想到,你还算是个懂事的。」

我爹步伐轻松了许多,走了。

04

大夫来开了药的第二日,整个京城传遍了:薛家的嫡出小姐婚前身怀有孕。

我知道她怀孕了,她自己自然也是知道的。

不过她没办法跟我爹说明,只能任由我爹命令大夫强行给她把脉开药灌药。

大夫没见过这阵仗,当场也不敢言明情况。

可人一旦出了府邸,就管不住嘴了。

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我们薛家的嫡女,是个婚前就和男人苟合,珠胎暗结的浪荡女人。

「你说,这孩子是谁的啊?她马上就要和太子成婚了,还敢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这不是将皇室的脸面放在脚下踩吗?」

「肯定是太子的啊,她浪荡归浪荡,总不至于不想要脑袋了吧?以薛家这区区五品官的家世,嫡女能当成太子妃本来就蹊跷,说不定,就是她勾引的太子破了身子,硬逼着太子负责呢?」

「我估摸着也是,肯定是太子的,这些高门贵女啊,一个个看起来清高矜持,好像那九重天上的仙子,现在看来,还不如我们寻常百姓家的人干净呢。」

虽然,薛暖暖浪荡女的名声是坐实了,但幸运的是,大部分人都认定,这个孩子是太子的。

风言风语传进了我爹的耳朵里,我爹是一脚就踹开了薛暖暖的门。

「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薛暖暖被灌了几天的药,柔弱不堪,只能捂着脸哭泣。

看这模样,我爹也是认定了。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巨大的响动后,他双眼赤红。

「这孩子是谁的!是戏子的,还是太子的!

「我告诉你,你若是真怀了那登徒浪子的孩子,可别怪我心狠!我们薛家的满门荣耀,断然不能毁在你身上!」

我也不知道我爹的话是真是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是看重家门声誉,但对这个姐姐也是从小宠到大。

他也许不会对薛暖暖如何,但这个孩子,还有那个戏子,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薛暖暖也很清楚这一点。

她哭声渐大:「爹!是太子殿下的!我虽然和朱郎情投意合,但是从无逾矩,这孩子,就是太子殿下的!」

我爹深深看了她一眼。

「果真?」

她楚楚可怜,点了点头。

「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问太子。」

我爹长长松了口气,嘴角平静了些许。

「既如此,我也放心了。

「你如今怀了太子的骨肉,东宫是你唯一的去处,那个戏子,你就别见了!」

薛暖暖慌忙从床上起来:「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爹淡然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他的命,我还会给他一笔银子,让他远离京城,永生永世都不得再来打扰你。」

大局已定,薛暖暖也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暴露,再也没有了其他选择。

05

说起来,我这嫡姐的心思,我也不太懂。

外面的流言,其实有一大半都是真的。

我这嫡姐,自幼便心比天高。

她确实生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认为自己风华绝代,若是不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儿,简直就是浪费。

所以,即便我爹官位不高,但还是让嫡母娘家替她左右打点,让她有了和太子亲近的机会。

她成功爬上了太子的床,还博取了他的青睐。

太子力排众议,不顾皇上和皇后的反对,求娶薛暖暖。

这婚约刚刚定下来,她却突然迷恋上了戏子朱江舟。

她看着朱江舟在台上英雄救美,看着朱江舟在一群美人的簇拥中,毅然决然选择了家国大计,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演绎着故事里的英雄……

她这个看戏的人,反倒入戏太深了。

也许,他们一开始的接触,只是她抱着侥幸心理的偷腥。

可是后来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说起来,那朱江舟,我上一世也是见过一面的。

的确是长了一张比太子好看太多的脸,举止投足之间,因为多年来的角色演绎,的确是气质悠然,带着说不出的味道。

他阅女无数,无论在任何方面,都能带给薛暖暖和太子截然不同的浪漫。

她会爱上他,似乎又变得合理起来。

可是用情太深,要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了她的爱情牺牲,这就是她的不对了。

我想起,上一世在她离开之后,为了成全皇室和薛家的颜面,我作为她的替身嫁去了东宫。

太子心上的人是她,却不是我。

那些年,我备受冷落,形同虚设。

好在一直安稳。

为了我的未来,也为了这个我名义上的夫君,我处处为他着想,替他纵横谋划,帮助他荡平所有困难,稳坐皇位。

终于,他也舍得回头看我一眼。

我们多年的僵局开始缓和,我的皇后之位,不再形同虚设。

我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以为,我的一生就会这么幸福下去。

可是,薛暖暖被那戏子玩腻之后,转身被卖进了青楼之中。

太子寻找她多年,在青楼中找到衣不蔽体的她时,她可怜楚楚跪在太子面前。

「当年,是我妹妹设计让那戏子将我拐走,当时我的腹中已然有了皇上你的骨肉啊!

「那戏子对我百般羞辱,导致我小产,这么多年,我被他折磨得满身疮痍。

「皇上,这么多年,我从没忘记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

他回了宫,不顾我的所有解释,将我做成了人彘。

我浑身血流不止,无处躲藏的痛苦之中,我听见他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是你,是你夺走了暖暖的一切!如果不是你,暖暖怎么会饱受折磨!

「你这样狠毒到让朕恶心的女人,如何配当一国之后?!」

06

如今,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薛暖暖的婚事已经在开始准备,太子自然也得知了她怀孕的消息,不仅没有嫌弃,反倒是亲自上门来宽慰了。

「殿下亲自上门,怎的也不派人通报一声?

「微臣失礼了。」

太子来访,我们这样的后院女人,自然是没有去前厅的资格。

但听下人们的意思,太子果然承认了这个孩子是他的,送来了无数山珍海味滋补药品,要给薛暖暖补身子。

不过,就在他提出要探望薛暖暖的时候,却被拒之门外了。

「小姐说了,她今日身子不爽利,反正殿下和她马上就要成婚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太子将薛暖暖当成了自己的心头肉,她不让见,自然也不会强迫。

「是本宫唐突了,你去告诉你家小姐,本宫已经打点了上上下下,做好了全心全意迎接她过门的准备!」

太子回了东宫,我爹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暖暖,你放心,那戏子已经被我给安排妥当了,我的人必定不会委屈了他。

「只要你肯安安心心去当你的太子妃,给家族争光,你永远还是爹最宠爱的女儿。」

事情成了定局,薛暖暖反倒是不那么生气了。

虽然看着我的眼神还带着怨念,但至少,神情淡淡的,不再发疯。

一直到了大婚的那天,我爹送着她出了门。

太子殿下骑着高头大马,亲自在我家门口迎接。

无数彩绸花瓣,处处张灯结彩,围观的百姓们都惊羡不已。

「虽说,这俩人有点太过着急了,但这薛家小姐何德何能能得太子如此钟爱?如此高嫁,太子殿下还亲自带人过来接了。」

「要不说,她就是有手段呢,怀了身孕还没被太子嫌弃,可见是真迷惑了太子的心。」

那天开始,谁都知道,太子殿下对薛暖暖情有独钟,万千宠爱给了她一人。

文武百官们给我爹道喜,无数人上赶着阿谀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