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到蒋介石,中外的评价都很有意思,褒贬不一。

不可否认,蒋介石在近代中国有着无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与蒋介石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例如指挥北伐、定都南京、指挥国民党军队进行抗日战争等等。乍一看,就好像是自民国以来,正是因为有了蒋介石,才逐渐结束了军阀混战的局面,才使得国民党中央政府确立近代中国的集权核心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甚至有人说,统一华夏是蒋介石一生孜孜以求的梦想,也正因如此在面对日寇入侵的时候,蒋介石才说出“攘外必先安内”的说法。

如此这般给蒋介石洗地,也不知道这帮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幸运的窃国者——蒋介石

其实,中国近代历史的脉络,发生在蒋介石身上的事情其实很有意思。

但凡是蒋介石能够做成功的事情,没有一件是蒋介石力主而成。

北伐战争,蒋介石只是中山先生的部将,吃了“国共第一次合作”的红利。说到底,蒋介石不过只是一个执行人,换作别人在他那个位置上也都能够有所成就。

再说抗日战争,要没有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刀架到蒋介石的脖子上,蒋介石能够同意停止内战,与中国共产党达成抗日统一战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七·七事变”之后,日寇长驱直入,定下了三个月灭亡中华的构想。此时蒋介石率部抵抗,更多是一种无可奈何。因为在日本人来势汹汹地进攻下,这时候的蒋介石逃跑或是投降显然都已经不可能。

“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达成,让蒋介石没法成为第二个汪精卫,何况已经有一个汪精卫了!

汪精卫抢了蒋介石做汉奸的机会,不然蒋介石毫不介意和汪精卫一样,做个“伪总统”。

早在1934年的时候,蒋介石就口述,由陈布雷记录而成了一篇文章,名为《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

在文章中有这样两句话:“日本人终究不能作我们的敌人”,而中国“亦究竟须有与日本携手之必要”。可见,当时蒋介石已有卖国之心。

做不了汉奸,还顶着一个抗日的头衔,于是蒋介石只能是拼命南迁,偏安涪都。

蒋介石此举既是战略撤退,也是偏安南方的逃跑。为了达成这个所谓的“战略目的”甚至不惜“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用几十万国人的性命为其争取南撤的机会。

而即便如此,蒋介石都希望西方国家能够调停战事,不敢对日宣战。中国正式对日宣战的时间为1941年12月9日。因为日本发动了珍珠港事件,使得美国加入二战。蒋介石又一次成为历史的弄潮儿,狐假虎威地给自己“加尊号”为“中国战区最高统帅”。

最终,二战胜利,日本投降之后蒋介石也被国民党反动派和一些西方媒体捧为抗日战争的大功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上所列的事情,大多都是历史的洪流,让蒋介石正巧碰上。与蒋介石的个人主张并没有任何关系,乃时势所造;而蒋介石一生当中所孜孜以求的事情,有哪件事是做成功了呢?

似乎并没有。蒋介石一生归结下来就一件事,发动内战。

资本主义买办阶级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

北伐战争之后,蒋介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此后十年,蒋介石不是在“剿共”的路上,就是在“平藩”的路上,忙得不亦乐乎。

在蒋介石看来,“攘外必先安内”,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国远远比抗日重要。因为作为资产阶级买办的蒋介石,只有统一中国,才能将华夏土地卖一个好价钱。

这是蒋介石的布局,也是其作为浙江财团代言人的“孜孜以求”,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蒋介石甘愿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帝国在中国的代言人。

北伐战争的时候,大家都在前线流血,只有蒋介石能够忙里偷闲地去“泡妞”,整天围着宋家的“三丫头”屁股后面转悠。最终,娶了一个宋美龄,完成了“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勾连,北伐还没成功,这帮门阀贵族就已经在忙着划分在华的利益了。

宋家三姐妹,除了二姐“宋庆龄”可以称得上伟人外,大姐宋霭龄与三妹宋美龄算什么?窃国大盗,还是红颜祸水?

竟有人说二贼女是中国近代奇女子,影响中国的女性,也不知道这等嘤嘤吠吠之言出自何人,罔顾历史,非得在一团烂泥里面找闪光点。

说回蒋介石。自从蒋介石与宋家联姻之后,蒋介石就不可能成为近代中国的拯救者。因为蒋介石已然成为资本主义买办阶级的代表。

从这个角度上说,蒋介石的阶级属性,代表了蒋介石永远不可能站在广大的劳苦大众的一面。的确“泥腿子”当然没资格和“蒋委员长”坐在一张椅子上吃西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何功劳于抗日?

南宋赵构情愿南迁偏安一隅也要阻止岳飞抗金,于是才有了“攘外必先安内”的说法;晚清的慈禧妖妇,面对西方蛮夷的入侵时,竟然说出了:“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言论。

慈禧说这话倒还能够理解。毕竟作为通古斯人的慈禧将土地让位外邦,也算得上是蛮夷之间的私相授受,并非中华正统的慈禧,卖华夏民族的土地当然不心疼。

但是,作为中国人的蒋介石,竟然在1931年8月22日的南昌说出了:“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这样的话。

由此可见,在蒋介石的心中,即便是做亡国奴也总好过与“中国共产党”以及广大的劳动人民为伍。

要知道,清末民初,我国近九成的老百姓都是农民和工人,既然你蒋介石不愿和广大人民站在一起,那么你就站在了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打到你没得商量。

就在蒋介石发表了这番言论之后没多久,就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东北军一枪不放就从东北撤到了关内。

全国人民群情激愤,无数老百姓恨不得手撕了张学良。但说到底,张学良不过是遵循了蒋介石的旨意罢了。

就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前不久,正在南方忙着“剿共”的蒋委员长就说过:“赤匪军阀叛徒,与帝国主义者联合进攻,生死存亡,间不容发之秋,自应以卧薪尝胆之精神,作安内攘外之奋斗。”

“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之统一,则不能攘外。”

既然你蒋介石都做了这番演讲,那么作为抢掠者的日本鬼子,还不就是将东北“笑纳”了?

而就在东北丢了之后,蒋介石还嚷嚷着道:“本总司令此来决与我赣中诸将士共生死,同荣辱,殄灭赤氛,以安党国。如再有偷生怕死,侈言抗日,不知廉耻者,立斩无赦。”

东三省都丢了,蒋介石在嚷嚷着要打内战,还将那些有心抗日的将领说成:“偷生怕死,侈言抗日,不知廉耻”。那些一心抗日的将领们何以能够与蒋介石共处。

张学良可不愿意替蒋介石背这民族罪人的锅。张学良有血性,自然不愿与卖国贼为伍,于是便在西安绑了蒋介石,逼着蒋介石抗日。

可惜,为了顾全大局,没有用蒋介石的头来祭奠死于国民党反动派枪口下的冤魂,最终还给了蒋介石一个假模假样,充当“充当抗日英雄”的机会。

可就算如此,蒋介石做得也真的就是差强人意,让人摇头。

自明以来,华夏首都定于北京,目的就一个——“天子守国门”,大清亡了之后没了天子,但凡有志于统一华夏,实现民族自强与崛起,必然还是只能北上。

北上抗日,保中原腹地,方可保我华夏之文脉。毛主席带着共产党人北上抗日,扎根于陕北。即便是吃小米,住窑洞,也要保住老祖宗的基业不丢。唯有在北方扎根,才能直面外敌,才是真正的抗日。

而蒋介石倒好,定都就在南京,日本人以来跑到西南重庆去了。日本人长驱直入,徐州丢了、上海丢了、南京丢了、最后日本人一直打到湖北才放缓了脚步。

川军穷,两个人一条枪,穿着草鞋就出川抗日。而蒋介石却做了时代的逆流者,当川军将士出川抗日的时候,重庆却迎来了一个大地主,蒋委员长带着娇妻美妾和一众买办资本家迁都重庆,做起了“南宋小皇帝”。

蒋介石偏安就偏安吧!只要顾全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大局,那奉之为统帅也没啥。可就是这样一个对外奴颜婢膝、对内穷凶极恶的委员长偏偏又做了背刺的事情,竟然发动“皖南事变”。

抗日战争一结束,蒋介石就忙着打内战。全国人民都想休息养民,只有蒋委员长一人还想着借美国人的力量继续挑起同室操戈的事。

再往后的事情,便是发动内战,想必不说,也没人敢洗掉蒋介石在解放战争中的罪行。

就这样的一个蒋介石,就算能够出逃台湾保得住性命,难道还能逃得了那史笔如铁的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