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爷有6个孩子,孩子们个个都住洋房豪宅,而他自己在92岁的高龄却住在墙壁开裂的破旧危房里,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保障,6个孩子都不养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大爷名叫刘德顺,年轻的时候和老伴一同居住在老大的家里,之后老伴去世,刘德顺老人就搬了出来。

当记者找到刘德顺的时候,刘德顺老人正坐在房屋里,因为年龄太大,老人的行动都有些迟缓,耳朵也听不清楚了,记者问刘德顺,你的孩子呢?

老人赌气的说道:我没有孩子!我一个孩子都没有!

刘大爷的第六个孩子站在一旁,无奈的苦笑着。

记者看了一下刘大爷屋里的情况,房屋破旧,墙壁还有开裂,这种房子肯定不能长时间住人,一不小心就有坍塌的危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仅如此,老人因为年龄大了,行动也有一些迟缓,自己洗衣做饭都成了问题,平常吃饭也只是自己简单凑合一下,经常吃残羹冷炙,营养补充也不足。

不仅如此,老人家里就连门窗都没有,数九寒天,寒风冷的刺骨,寒风可以直接顺着窗口或者门口吹进来,90多岁的老人是如何度过这样的生活,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看到这种场景,记者也忍不住了,她问老人有几个子女,了解之后才知道,原来老人有6个儿子,不仅如此,老人的6个儿子各个都住的小洋房,甚至都是独栋别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看来,儿子们的生活条件也不错,轮流赡养老人也根本不是问题,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照顾一下耄耋之年的老人呢?

此时刘大爷的六儿子说这间房子本来是自己给父亲建造来居住的,他也知道这间房子太破了,前几年想把房子翻修一下,但却在运输物料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

原来危房的两边连着老大和老三家,运输物料要从危房两边经过,但是两人都不愿意运输车从自己面前经过,所以翻修屋子就卡在了这里。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记者随后来到了老大的家里,刚说明来意,老大的妻子就有吐不完的苦水。

原来之前两位老人都是在自己家里居住的,中间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婆婆去世,老大家操劳着将婆婆的葬礼完成了。但此时又出了一些小插曲。

92岁的老人独自住在墙壁开裂且随时要倒塌的危房之中,而他的六个儿子全都住着小洋楼,养儿防老,为什么老人的6个儿子都如此不孝呢?

原来婆婆感觉老大照顾他们多年,临终之前将自己的金戒指给了老大媳妇,但是被几个兄弟知道了都表示不服气,甚至还有人污蔑老大媳妇把戒指偷了私吞了。

这就惹怒了老大媳妇,自己任劳任怨的养育老人多年,最后竟然落了这一个下场,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赡养刘大爷了,其他兄弟几人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所以理应他们承担

接着记者又来到了老二的家里,老二了解了记者的来意之后,说自己是有苦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父亲年轻的时候对自己太无情。

原来老二早些年经济情况并不好,由于自己经常生病,导致家里负债累累,后来老二想要问父亲借一些钱来治病,但是父亲竟然要收自己高额利息,不仅如此,父亲对老三家是出了名的好,而对自己却很是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来到了老四家里,老四对于老二的说法表示认同,并且表明父亲早年的确是一碗水没有端平,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还说之前父亲和老三有过承诺,等到年龄大了就在老三家里养老,早年间父亲一直住在老三家里,并且特别偏爱老三,更是帮老三带儿子,还给了老三几万块的养老钱,而现在老三不能不管父亲。

当记者把这样的话转述给老三的时候,却换来了老三的怒吼,他直言自己从来没说过这样话。当记者说老人需要赡养的时候,老三更是有着一肚子的委屈,他说之前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基本上没怎么回来过,他是看父亲没有地方去,就正好住在家里,并且平常父亲的生活费和其他费用全都是自己承担。

但是现在老二和老四也该尽一些养老的义务了,两人就是为了逃避责任,所以才这样说的,两人就是觊觎父亲百年后的资产,但是又不想承担一点责任,他曾说过,只要父亲签一个和老二老四断绝关系的协议,剩下的几个兄弟可以一起赡养老人,但是刘老汉不愿意,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眼看这几个兄弟吵得不可开交,而刘老汉却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这几个孩子,孩子们像推皮球一样将自己推来推去,却没有一个人主动承担。

虽然年事已高,但老人独有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看孩子们的脸色,他决定自己独自居住,但这又怎么行得通呢?房子是危房,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倒塌,到时候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老六说这都是因为父亲早些年对于房屋和财产分配不均导致的问题,年轻的时候父亲财产分配都是私下进行的,没有经过公开公正的手续,这就导致了几个兄弟之间的猜忌和嫌隙

记者问老大和老三,既然不愿意赡养父亲,那老六要出资修建房子时为什么要阻止呢?

对此兄弟俩解释道,是害怕老六问他们要钱盖房子,虽然老六一再表明,自己独自出资,但是老大和老三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弟弟。

就这样,兄弟几个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候记者看到了刘大爷的五儿子,他是一个司机,在市区有自己的独栋房子,他解释道,自己也想把父亲接过来住,但是因为自己家的房子是楼梯,父亲已经九十多岁了,根本没办法在这里居住。

而且之前刘老汉已经给了老五四万多的棺材本了,让老五负责后世,如果自己现在再插手的话,剩下的几个兄弟一定会有意见。

刘老汉看到自己养育的孩子现在如此推卸责任,更是心凉到了极点,他现在也不想去任何一个儿子家里居住了,只是想要一间能够遮风挡雨的小屋子就可以了。

92岁的刘老汉住在湖南娄底,这个年纪本该子孙满堂享受晚年乐趣,但却独自一人住在即将倒塌的危房之中,而他的六个儿子却全都住的小洋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老人的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老人呢?

邻居们都看在眼里,大家都看不下去了,大声的训斥这几个孩子不孝,枉为人子。

而刘老汉则是默默的转身离去,不愿再看自己的孩子一眼,看到他佝偻的身影,记者也觉得于心不忍。

而此时,老六又偷偷的把记者拉到一边,拿出了刘老汉写的遗嘱,遗嘱上面明确的写道,宅基地和财产以后由老五和老六继承,他一直没有把这些拿出来,就是知道如果拿出来,几个兄弟的关系将会恶化到冰点。

眼看着兄弟几人僵持不下,记者只好找了村委会,村委会将兄弟几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商量赡养老人的事情。

兄弟几人齐聚一堂,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大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而刘老汉坐在一旁则显得异常落寞。

有了村委会的主持,刘老汉明确的表示了,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还是想去大儿子家里住。

但是老大媳妇强烈反对,她不想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表明自己家里不会逃避养育老父亲的责任,但是再住在她家里是不会同意的。

之后经过商议,兄弟几人每人出资3000元,为刘老汉再出资盖一间房屋,并且每家轮流10天去照顾刘老汉的衣食住行问题。

对此兄弟几人都表示同意,除了家境困难的老四,他表明自己没有固定的工作,也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无法承担这笔支出。

兄弟几人都清楚老四的家庭情况,他是村里的五保户,在村支书的见证下,兄弟几人同意了老四可以不出这笔钱。

最终村支书拟好了一份协议,兄弟几人在协议上签过了字,刘老汉之后的养老生活才算是有了保障。

现在有很多兄弟姐妹比较多的家庭,也有一部分的家庭可能会有无法调解的矛盾,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但是无论如何,赡养老人是必不可少的孝道,有时候我们在马路上看到步履蹒跚的老人还会心生恻隐之心,为什么要对自己最亲的人恶语相向呢?

也许刘老汉在年轻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忽视了孩子们内心的得失,但这一定不是他的本意,子女众多的家庭,父母想要一碗水端平是很难的,从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何况是一个大家庭呢?就算是财产分配的完全平均,那平常鸡毛蒜皮的小事又怎么能够做到完全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