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不少历史学者都认为,和亲是一种屈辱的政治制度,是一种父权专制主义对女性的剥削。

然而,能和亲的不单单只是皇家的公主,更多的是宗族和深宫中未受帝王宠幸晋封过的女子。

由于她们的身份不够尊贵,无法使和亲的异族首领对之忌惮,因此这些女子往往就会落得更为凄惨的下场。

西汉王昭君,就是从皇帝的深宫中,走到匈奴首领身侧的和亲女子。

因为远嫁异族的缘故,致使中原的史书没有留下更多关于王昭君的生平记载。

但在莫高窟的一幅壁画,却揭示了昭君出塞后的后续经过。在王昭君死后,匈奴人还为她做了一件让人不忍细看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窟中壁画,不忍细看

那么,这幅莫高窟的壁画描绘了一个怎样的画面呢?

壁画上是一群面露悲色的佛教子弟,但其中3人却被画成了胡人的模样。

这3人,一人双手持刀,狠狠地戳向自己的胸口,似要将心脏生生地剖出;一人右手握刀,伸向自己的左耳,准备将左耳割除;还有一人,正欲要用一柄闪着寒光的尖刀自刎。

虽然画面上的3人都在做着自残行为,可他们却并未流露出被迫的神情,可见他们都是自愿如此。

由于这3个胡人的举动太过血腥,神色又太过悲痛,因此也让人不忍再细看。

可为什么壁画上会出现如此残酷的场景呢?

这幅壁画是匈奴人献给王昭君的,用于记录他们在王昭君死后,为她举行的悼念仪式。

《王昭君变文》也有着与壁画描绘场面相类似的记载,在匈奴单于得知王昭君于子时夜里亡故之后,就守在了昭君尸身旁痛哭。

而当匈奴人在得知王妃离世后,就用了“剺面截耳”的祭礼来表达他们内心的哀痛。

此处的“剺面”是指用尖刀在脸上进行割划,而“截耳”则是将自己的耳朵割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匈奴人的这些行为看上去极为血腥和残忍,但这却是匈奴人对死者致意的最高形式的葬仪。

这可与中原的人殉制度可不一样,人殉一般是被迫为统治阶级而赴死,就比如说秦二世下诏,让“始皇后宫中无子而不愿离者,皆诛之”。这里的一个“诛”字,就已经表达出了活人并非自愿殉葬。

而,为王昭君而做出剺面截耳行为的匈奴人,他们是心甘情愿的。

那么,王昭君究竟做了什么,才会得到匈奴人的如此爱戴和崇敬呢?

单于得美,喜不自胜

汉史中载,王昭君起初是被选入汉元帝后宫中的宫女。

虽然是宫女,但只要得到帝王的宠幸,那就能飞上枝头成为一宫的主卫娘娘。

而汉元帝又一向好色,所以以王昭君“沉鱼落雁”的姿色,获得帝王恩宠的难度系数并不高。可是,在王昭君和汉元帝之间却隔着一个利欲熏心的宫廷画师毛延寿。

由于汉元帝平日里政务繁忙,只能让毛延寿去帮他将宫女的样貌一一描摹于画纸之上,再由他来挑选出姿容出众者。毛延寿在领了这个职务之后,他就利用职权去牟取私利。

如若宫女愿意出钱贿赂,那他就会在画纸上给她“美颜”几分。

然而,王昭君却不肯行贿,因此得罪了毛延寿。所以,毛延寿就把她画的很丑,这也就断了她的君恩雨露。

因而,当幽居深宫的王昭君听闻皇帝要选一宫女远嫁匈奴之时,她主动请缨,接下了这个“重任”。

于是,就有了“昭君出塞”的这个历史事件。

当然,在王昭君出嫁当天,汉元帝才见到了她的真实样貌,原来自己的后宫中还有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可因为先前已经答应了匈奴单于,汉元帝也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匈奴将美人带走。

回宫之后的汉元帝大怒,处决了毛延寿。

而匈奴的呼韩邪单于见到了如此美貌的王昭君后,自然也是喜不自胜,也对汉朝更为忠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史书记载,呼韩邪单于在娶了王昭君后,也向汉元帝写了一封表忠心的书信,表示他愿意为汉朝驻守上谷到敦煌的疆土。在他守卫期间,保证不会让这里出事。

另外,呼韩邪单于还给了王昭君“宁胡阏氏”的封号,汉化的意思是“能让匈奴得到安宁的阏氏”。

在后期,王昭君为呼韩邪单于生下了一个儿子后,其子还被单于封为了“右日逐王”。

可见,这位单于是真心对王昭君十分满意,也很爱重她。

昭君出塞,深受爱戴

而王昭君也并不只是以美色吸引了呼韩邪单于,她也用自己的实力行动得到了单于的欣赏。

首先,来到匈奴后的王昭君,带领着她的新族人开始了耕种。

现代考古发现,匈奴曾经生活的那片草原上出现了斧、锄等汉式的铁制农耕用具。学者推测这些应该就是王昭君来到匈奴后所制造的工具。

有了趁手的农耕器物之后,匈奴的农业水平也能得以提高。

其次,王昭君来到了匈奴之后也一直致力于维护匈奴与汉之间的关系。史书记载,自昭君出塞后,匈奴在50年中都对汉俯首称臣,衷心不二。

所以,就算是在王昭君死后,匈奴的首领仍旧能与汉和平相处,这其实也说明了是王昭君让匈奴人有了“亲汉”的思想。

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匈奴人是很听王昭君话的,这也足以证明王昭君是得到了匈奴人爱戴的王妃。

此外,为了大局着想的王昭君,还嫁给了单于之子。汉史中有写,昭君在嫁给呼韩邪单于的第三年,这位单于就病死了。

此时的昭君想要回到汉朝,就让人给汉元帝送了一封请求回朝的书信。然而汉元帝却让她“从胡俗”。

所谓的胡俗,就是要求王昭君再嫁给呼韩邪单于的第一个儿子。虽然这是有违中原的封建伦理道德,但王昭君还是遵从了。

因为王昭君知道,倘若违背匈奴的这条习俗,那势必会引发匈奴对自己的不满,而这份不满也会牵连到汉朝。

因此,作为两族和平使者的王昭君才会再嫁新单于。

所以,当这位美貌亲民的王妃去世之后,匈奴人才无比悲伤,做出了莫高窟壁画上所绘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