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引发了欧盟的地缘政治觉醒,欧盟外长博雷利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个由西方主导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欧洲的未来可能是暗淡的,普京和特朗普还没有赢,但他们可能会赢,欧盟必须觉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欧盟外长博雷利认为,俄乌冲突和中东局势升级使得欧洲的状况日趋恶化,当前全球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在朝着“西方对抗其他国家”的方向发展。在他看来,欧盟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风险。比如持续两年之久的俄乌冲突,欧盟虽然没有直接出兵参战,但为了支持乌克兰,欧盟付出了很大代价;而新一轮巴以冲突引发的中东危机也让欧盟倍感压力;除了地缘政治冲突,美国大选对欧盟来说也是一场可怕的飓风,因为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会给欧盟带来巨大风险;此外,欧盟周边的战争使得难民不断涌入,让欧盟面临潜在的移民危机的压力。

作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事实上随着中国等全球南方国家的崛起,西方主导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而且一去不复返了。在这过程中,欧盟确实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风险,其中俄乌冲突无疑是欧盟关注的焦点。

尽管美国在俄乌冲突中从中获利,进一步控制力欧洲,不过博雷利并不反对欧盟坚定支持乌克兰,反而怪罪部分欧盟国家领导人在援乌问题上拖拖拉拉、犹豫不决,迟迟没有作出决定。当然,博雷利这种想法是基于对俄罗斯的恐惧,是一种弥漫在欧洲的模糊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不是博雷利独有,事实上大多数欧洲人都有这种恐惧心理。基于此,博雷利认为欧盟最大的危险来自于内部,也就是欧洲人的恐惧心理。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话进一步加剧了欧洲人的这种恐惧心理,因为在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看来,美国主导的北约应该做出改变了,欧洲人要想获得美国军事上的保护,就得多交保护费,但部分欧洲国家总是拖欠保护费,所以特朗普认为美国应该削减在北约中发挥的作用,多专注于国内问题,而且为了敲打那些拖欠保护费的欧洲国家,特朗普还公开“鼓励”俄罗斯攻击那些欧洲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是因为如此,欧洲人对美国大选结果非常担忧,害怕特朗普上台后打破北约传统的威慑架构,届时已经与俄罗斯关系恶化,但又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欧盟将更加困难,其未来注定是暗淡的。因此,博雷利不希望特朗普赢,也不希望普京赢,但又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只能呼吁欧盟觉醒,呼吁欧洲人自救,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不要过度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要构建起自己的防御能力,以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情况。

博雷利的担忧不无道理,他提出的解决之法确实也有可取之处,但是欧盟能否逢凶化吉,消除上述风险,还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就拿俄乌冲突来说,欧盟已经泥足深陷,除了继续支援乌克兰,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就算是把欧盟家底掏空也不能帮助乌克兰战胜俄罗斯。到头来的结果大概就是乌克兰人付出了生命,欧盟掏空了家底,进一步受制于人,而俄罗斯虽然也失去了部分士兵的生命,但获得了土地。至于美国,可以说是一本万利,不但削弱了俄罗斯,还进一步控制了欧洲,可以持续割欧洲人的韭菜。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如果俄乌冲突的风险持续扩大,最终导致欧盟直接出兵参战,届时欧盟国家将付出更大代价。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月26日表示,为了确保俄罗斯无法赢得这场战争,不排除北约军队进驻乌克兰。这也就意味着,北约军队可能会直接与俄军开战。一旦北约军队与俄军开战,不会是在美国境内开打,主战场仍然还是在欧洲,而且可能会从乌克兰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到时候欧盟不仅要出钱出力,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造成大量欧洲人死伤。

总之,不论是上述哪种结果,欧盟都是输家。而如果欧盟及时醒悟,不被美国牵着鼻子走,主动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并积极推动俄乌停火止战,或许能拨云见日,化解当前面临的种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