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刘春中正在院前打扫卫生,突然有邻居急忙地跑来告诉他:刘春中,村里都在议论你家的房子,你得快点去看看啊!这个意外之消息让刘春中大吃一惊,谁能想到,那个窃取他房产的竟然是亲姐姐刘香兰兰。刘春中的父母已经过世,而他有两个姐姐,三兄妹年少时过着清贫的生活。由于残疾的原因,刘春中无法买房子,全家一直在租房子中苦苦挣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一次过年聚会上,大姐看着刘春中没有自己的住所,主动开口说道:“宝莲啊,你光租房子可不是个长久之计!你应该有自己的家,才算真正的家啊!”刘春中苦笑着回答:“大姐,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哪有能力买房子?”大姐刘香兰兰心疼地说:“我家有一套老房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和女儿可以搬进去住。虽然不如新房子那么好,但稍微整理一下也还可以。等些日子,我和你姐夫会帮你整理好的!”

听到大姐的话,刘春中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姐,我怎么会嫌弃呢?我和女儿正为没有住处发愁呢!有了这个房子,我以后可以省下一大笔租房费。虽然大姐的房子不是新的,但对我来说,它解决了我眼下最迫切的问题。”妻子曾经因为刘春中太穷,无法挣钱也无法买房子,而离家出走。刘香兰兰原本并不打算索要钱,她觉得既然自己已经有了新房子,那老房子就送给弟弟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值什么钱,而且如果值钱就另外再议。

然而,刘香兰兰没想到,刘春中是个老实忠厚的人。他不愿意占家人的便宜。既然姐姐愿意将这套房子给他,他觉得索性买下来,让自己和女儿长期居住。他想着自己老了还有个安身之所,女儿以后回家也能有个地方。于是,刘春中婉拒了姐姐的好意,他笑着说道:“姐姐,房子我不需要白拿,你只要说个价格,想给我优惠我也会接受,只是钱一定要收,否则我心里过不去。”

后来姐弟俩商量后,刘香兰兰就决定以15000的价格把房子卖给弟弟刘春中。当初为了让买房子的仪式感更强一点,也是为了以后姐弟双方能避开矛盾,刘春中还特意叫上二姐一起做公证,然后他和大姐分别在协议书上盖章签字。协议签完之后,刘春中笑着冲大姐说:大姐,我之前存在你这15000,你要不先拿出来给我,然后我再交给你,走个过场意思一下?之前父母分给刘春中的一小块农田被征用后,赔偿了15000元,当初刘春中还带着女儿在出租屋住,他觉得把钱放在出租屋不放心,于是就找到刘香兰兰想把钱存她这里。

刘香兰兰接过钱后,还特意当着刘春中的面数了一次,确定好数目后她就对刘春中说:钱我会帮你保管好,你下次有需要随时来找我拿。刘春中一直很放心大姐的为人,他从来不觉得大姐会把这笔钱乱花,毕竟这笔钱对他而言很重要。可刘春中实在没有想到,大姐没有乱花他这笔钱,侄子小王却无意中把他这笔钱全花完了。侄子小王年纪轻轻,但是没有正经工作,整天就是在外面和朋友喝酒赌钱。父母对他教育了很多次,但他依旧还是老样子,从来没有想过悔改。那次刘香兰兰拿过刘春中的钱后,就准备放到房间,刚好丈夫叫她帮忙做家务,她一顺手就把钱放在了客厅的抽屉里。

那天,小王睡到日上三竿后才准备起来,他本来准备去客厅抽屉找一根烟抽,可没想到却令他发现一小袋钱。小王把袋子打开看,数了之后发现里面赫然有15000元。这一发现激动的小王早饭也不想吃了,偷偷把钱踹兜里后,就一溜烟地跑没影子了!刘香兰兰忙完活后才发现抽屉里的钱不见了,等到儿子回来后一顿逼问之下,小王一脸无奈道:钱被我全赌光了,本来准备赢了就还上的,谁知道这是舅舅的钱吗?要怪就怪你没放好!

刘香兰兰拿儿子没有办法,又不敢直接告诉弟弟,怕他心里会伤心。刘香兰兰本来准备等到弟弟要钱的时候,自己再拿钱出去补给他。等到弟弟询问后,刘香兰兰脸色凝固地说:这钱当初被你那个没出息的侄子拿去花掉了,这样就当你已经给了买房费用。刘春中听了也没有觉得生气,一脸和气地说道:反正对我没啥损失,钱都是要给你的。当初买下房子后,刘春中一直没有钱办理过户,因为他觉得买的是自家姐姐的房子,两人都签过协议了,就算不过户也不影响。

可刘春中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一点疏忽,才给之后的姐弟矛盾埋下了隐患。买下房子之后,刘宝父女就一直住在这里,后来女儿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房子就留给刘春中一人居住。女儿很孝顺,在工厂打工虽然工资每月只有1500元,但她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寄500元给刘春中当生活费,叫他不要再去外面捡破烂卖。

刘春中每次收到女儿的生活费,都是热泪盈眶的,他感觉自己以后和女儿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谁能想到一个意外的打击却出现了。听到村里说自己家有可能会被拆迁到,因为刘春中文化程度低,很多字都不认识,于是刘春中立马把女儿喊了回来。等到刘春中和女儿赶去村里的时候,两人都吃了一惊,因为现在这套房子已经被过户到侄子名下。刘春中听完这个结果,一脸生气地问刘香兰兰:姐,你怎么没和我说就把房子过户了呢?这明明是我的房子啊!

刘香兰兰毫不退让地宣称:这个房子一直都是我的,你从来都没有过户,之前的协议也毫无意义!然而,刘春中始终没有预料到大姐会反悔,他找到二姐和村委会的人一起来调解,但不管大家如何劝说,刘香兰兰和儿子小王一直坚称:这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家的,与刘春中及其女儿无关。女儿深知父亲的艰难处境,这套房子本是他未来的退休居所,如果失去了房子,他们将如何应对?

女儿急切地到大姑家说道:大姑,父亲和我生活艰难,他的身体也不好,如果没有这套房子,他要住在哪里呢?请你把房子还给我们吧!然而,刘香兰兰和儿子始终不为所动,因为他们得知这套房子至少值80万。因此,他们不会轻易将房子让给刘春中。尽管刘春中没有办过户手续,但即便上法院,他们仍有合理的理由。刘香兰兰还对刘春中说:我当初出于善意才将房子给了你,现在我要收回来了。如果你觉得有损失,我可以将1.5万还给你。

这场房产纠纷让刘春中备受煎熬,他从未想过亲姐姐会对他如此对待。最终,他别无选择,只能请律师将姐姐和侄子告上法庭。刘春中争取房子,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女儿。这套房子是父女两人唯一的财产,也是他们最珍贵的财富。原本,刘香兰兰认为胜利已经在望,但她没有想到法院判决认为:尽管刘春中因疏忽未办理过户手续,但他们在公证下签署了协议,现在这套房子应归刘春中所有。

尽管法官做出了这样的判决,但姐姐和侄子仍然认为这个结果不公平,他们不愿意放弃房子,甚至考虑上诉。刘春中的健康状况已经不佳,因为房子的事情,他被大姐刘香兰兰气到住院。期间,刘香兰兰从未想过去医院看望弟弟。女儿一直劝刘春中好好休息,但房子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刘春中始终感到内心不安。最后,他叫女儿再次与刘香兰兰沟通,但刘香兰兰不听任何劝告,还大声责备侄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这次失败的协商,刘春中彻底对姐姐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没过多久,刘春中因意外中风去世。姐姐和二姐得知弟弟去世的消息后,感到痛心不已。刘香兰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对弟弟一家造成了伤害,而且无法弥补。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一家人失去了亲情,最终这套房子也没有被拆散,最终归还给刘春中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