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全文共1600 字,时长约 6 分钟

· 本文来源:刘胜军大局观(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文/ 刘胜军

腐败很多种形式。贪污受贿是腐败,不作为也是腐败,不计后果的胡乱作为更是腐败。

在““任性举债”才是最大的腐败”一文中,地方官员为了政绩而盲目举债,换届后一拍屁股走人,这种现象对社会带来的成本比贪污受贿还要可怕。李再勇在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三年多时间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余元(相当于当地25年的税收收入),从2013年到2017年债务增长率超300%,留下了极其沉重的包袱。

“李再勇现象”并非孤例,而是来自“权利和责任不对称”导致的“道德风险”。

湘潭市委原书记曹炯芳就是第二个“李再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湘潭是毛主席的家乡,面积5006平方公里,人口272.62万,是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森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坐拥千里湘江第一湾,生态环境优美,森林覆盖率达46.8%。

2016年3月,曹炯芳任湘潭市委书记,2021年7月卸任,2022年1月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至3月落马。

2016年调任湘潭市委书记后,为了“急于出显绩”“争取尽快搞副省级”,明知湘潭政府债务已风险预警,曹炯芳仍拍板决定违法融资举债,推行“精美湘潭两年行动”。“在湘潭以后急于求成,就想尽快地见到政绩,”曹炯芳承认。

曹炯芳对中央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要求置若罔闻,安排市政府违规出台两个红头文件,要求相关部门和平台公司,借PPP项目大肆违规举债,并强令市人大常委会出具决议,为违规融资举债“背书”。曹炯芳在全市大拆大建,盲目提出将城市每一条道路打造成景观路、精品路、样板路,总投资达617亿元。但这些项目,后来大多变成了面子工程、形象工程。

曹炯芳的滥权妄为,致使湘潭违规新增举债435亿元(约为当地税收收入的5倍),财政不堪重负,形成33个烂尾工程,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重大经济损失。在曹炯芳要求大家全力举债的号令下,市县两级平台公司争先恐后,当起了违规融资举债的急先锋。曹炯芳在任5年多时间,湘潭被财政部列入一类预警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基建投资回报率下滑(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如何完善制度才能让“李再勇们不能任性举债”?

1、让官员承担举债的后果:在考核官员时,不能只看GDP增速、财政收入增速,还要看增长的质量。建议将“债务/GDP”指标作为重要考核内容。造成严重后果的,还要让其承担渎职的法律责任。

2、阻断击鼓传花:官员换届,一走了之,如此惊人的漏洞,必须堵住。一些国企已经建立了薪酬的追索机制:即使你换岗位了,你也必须因为当时的不当作为付出代价。对于官员任内出现的债务,应建立明确的“追索机制”,即使官员调走了甚至高升了,也必须“事后追责”。

3、深化银行市场化机制改革。只有银行行为市场化了、商业化了,才能从机制上避免“行政干预”。如果银行行长真正做到对利润和效益负责,就会在发放此类“形象工程”贷款时三思而后行。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银行体系坏账率高达30%以上,其中行政干预是一个重要因素。历史的教训不能不时刻铭记。

历史教训:银行业不良率

4、深化国企市场化机制改革。只有国企行为市场化了,地方国企领导才能向上级的“指令工程”说不,才能堵住地方官员搞政绩工程的便利之门。

5、强化人大的监督和制约作用。从机制设计上讲,人大作为权力机关,应对地方政府行为进行有效的制衡。其中,地方政府预算的审议和批准就是重要一环。要提高地方财政预算的信息披露尺度,魔鬼藏在细节之中;要提高地方人大的履职能力、履职意识和履职责任,避免走过场,让人大的制约“长牙齿”。

6、阳光是最好的警察。如果此类政绩工程,能更多接受社会舆论监督、媒体监督,或许早就“原形毕露”了,社会就会少交很多学费。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政治经济学+大历史观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刘胜军微财经创始人

致公党上海市经济委员会委员

山东省人力资源发展促进会首席专家

著有《下一个十年》

山东·菏泽·定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