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大院里面有三个少年,蔡小年,牛大力和汪新,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长大后三个人又回到了列车上。

他们都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人生,但要用“圆满”来说,还得是蔡小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蔡小年:生活幸福,工作稳定。

在《南来北往》中,蔡小年很普通,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列车员,没有什么大志向,也没有什么反叛之心,比起汪新和牛大力,他的生活平平淡淡,没有任何起伏。

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可能就是娶妻的时候闹得动静大了一些。

当年蔡小年和艳红两个人算是自由恋爱,看对眼后就决定结婚,不料丈母娘提出了“高额彩礼”,48条腿的家具和8辆凤凰牌自行车接亲。

在外人看来,铁路大院的人比普通人工资高,拿出这点彩礼是轻轻松松的。

唯有住在里面的人才知道,他们其实也就比普通人好那么一点点,并没有外人想的,要什么就能给什么。

蔡小年为了娶妻,也为了给铁路大院树立一个好榜样,豁出去了,他趁着大家看电视集中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和想法。

48条腿不是什么大事,汪永革脑子灵活,号召能力强,让大院里面大家都出出力,把闲置不要的家具全部搬出来刷漆,不够的请木匠补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8辆凤凰牌自行车比较麻烦,毕竟那个时候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那可是定额定向配置,很难搞到手。

蔡小年并没有放弃,平时不声不响的蔡小年,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让女人拿出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

那一刻让我看到了一个普通人的能耐,真的是应了句“人有没有能力,逼一逼就知道了。”

蔡小年娶回了媳妇,就很少出现在人们面前,直到后来,他接替了父亲的职位,从列车员升为列车长,站好了最后一班车,光荣退休。

蔡小年结婚最早的,生活最稳的,工作最踏实。

一生顺风顺水,没有遇上什么大挫折,更没有什么野心,只有一颗安稳的心。

因为很容易满足,一辈子都过得很幸福,是很多普通人的真实写照。

有人说《南来北往》中,蔡小年最不像大院的人,因为他没有上进心,没有叛逆心,只会埋头苦干,可这才是大多数人想要追求的日子。

有稳定的工作不菲的收入,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颗跳动的心,还有什么不满足?

牛大力:经历坎坷,获得了美人和事业,却留有一个遗憾。

牛大力的人生,在《南来北往》中,可以写一部书,他的经历真的很多。

前半生的牛大力,是平凡又普通的。

那个时候的牛大力,是火车头的司炉工,和蔡大年,吴长贵配合着,一个开车,一个辅助,一个倒煤,缺一不可。

平凡的牛大力,像混日子一样,没有上进心,没有野心,只有一颗“和尚”的心,直到他爱上了姚玉玲,他的人生开始劈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玉玲喜欢穿漂亮的衣服,挂最新的包包,拿着最新的电器,一开始牛大力还能满足,可后来发现,姚玉玲的要求越来越高,他连升职都无法满足她了。

牛大力决定转行。

外面的人打破脑袋想要进入铁路大院,没有关系,进不去,而牛大力却因为一个女人,决然放弃了这份安稳的工作。

大家都替他不值,还多次劝告他,让他好好想想,毕竟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如今的牛大力已经是副司机,再过几年,蔡大年辞职后,就能升为司机了,那么他就能安稳到老,一生不愁。

可牛大力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和贾金龙最大的不同,就是对方有钱,他没有,姚玉玲选择贾金龙就是他的钱多,既然姚玉玲喜欢钱,那他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超过贾金龙,到时候就能让姚玉玲回心转意。

牛大力辞退了工作,一个人去了深圳。

他以为深圳片地是黄金,工作就跟捡钱似的,不料去了那里才知道,他没有多少文化,没有一份经验,曾经在铁路大院的工作在这里一点都不适用,他根本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只能倒泔水。

牛大力有野心,他早就给自己定了目标,倒泔水只是他积累财富的第一步,等到差不多了,他就自己当老板。

没想到,第一次当老板失败了,输得底儿朝天,回家的时候,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比乞丐还要落魄。

本以为这个时候,牛大力会听从马魁的安排,在大院找一份工作安然度过余生。

可牛大力见识了世间的繁华后,反而不适应了这种安稳的生活,于是他又回到了深圳继续倒泔水,再次积累财富,为第二次创业做准备。

不得不说,牛大力这个人,非常有魄力,不怕失败,不怕笑话,不怕吃苦,更不怕挫折,他把这些经历当作经验,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直到最后一刻。

从云巅跌落尘埃,又从尘埃回到云端,多少人能够挺过来?

可牛大力做到了,他最后一次衣锦还乡,带着一个美女,还看见了卖烧烤的白月光姚玉玲。

可以说,牛大力的一生起起伏伏都是因为姚玉玲,可惜他成功后,站在他的身边的人却不是姚玉玲,而姚玉玲早已和自己没了交集,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不管牛大力娶了谁,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汪新:师傅走了,父亲老年痴呆,和妻儿聚少离多。

马魁和汪新抓毒枭贾金龙的时候,最后一刻,马魁被贾金龙刺中,汪新亲眼看着师傅死在自己的眼前。

汪新刚出来,就跟着马魁,马魁手把手教他从不藏私,两个人一起办了很多案子,抓了不少坏人,在这过程之中,两个人早已不分彼此,是最最好的搭档。

汪新和马燕结婚后,马魁不仅是师傅,也成了汪新的父亲,是真正的一家人。

汪新从未想过师傅会死,他还想着陪着马魁退休,让他在家带娃,和汪永革做伴,可惜马魁还没有退休就牺牲了。

马魁走了,汪永革的病严重了,把孙子认成了儿子,每天想着去上班。

汪新接替了马魁的工作,奋斗在一线,每天忙碌着,很少有时间陪家人,唯有马燕,她要一边做生意,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痴呆的老人,每天忙得四脚朝天。

马燕过上了王素芬的生活,有丈夫等于没丈夫。

汪新不是在抓犯人,就是在抓毒贩,说走就走,很少回家,两夫妻聚少离多。

铁院里面的三个少年,汪新工作与家庭冲突,牛大力留下永久的遗憾,唯有蔡小年,一生最圆满。

最后

《南来北往》看似来往的一趟列车,其实说的是人情往来,是传承不断。

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蔡小年从列车员成为了列车长,吴长贵从副司机变成了司机,汪新从小菜鸟成为了老刑警,都是一种传承,就像列车,从绿皮变成了动车,昨日不可追,来日却可期。

老一代走了,新的一代接替,轮回交替,不断循环。

而人情往来也是,你来我往,始终不断。

火车大院里面的人,每个人都很好,大家互帮互助,却又相互竞争。

对外像一个集体,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很温暖,很踏实,让人放心;对内却有自己的私心,却无伤大雅。

蔡小年娶亲遇上困难,每个人都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想法出主意,从不推辞。

牛大力赚了钱回家,大院里面的人只有恭喜,没有嫉妒;落魄归来时,没人嘲笑,只有安抚,离开时大家担心,回来时大家欢迎,大院里面包容性很强,让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