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镶嵌在漫天黄沙中的淡蓝,“月牙泉”让无数民众心生好奇,想要一睹它的风采,但如果平常地区出现这样的场景,大家肯定觉得平平无奇,但当它处于沙漠时就不一样了。

月牙泉,状似月牙,在周围遍地黄沙中存下一汪清水,问题是大家看不到任何的河水补给这片泉水,这当然就让很多人感到疑惑,这处泉水凭借什么流淌千年来到了今天?

实际上,任何事物都抵挡不住时光的磨损,时间对任何人都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最后给予相同的终局,月牙泉也不会是其中的例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千年以前,月牙泉还不是眼前的小泉水,而是大河,只是在时光的变迁下,曾经的高山沉落下来,将月牙泉的前身堵住了,最后发生了河流改向的情况。

但是原先流过来的河流却不会消失,这里也就成为了一片大湖,千年时间冲刷,导致月牙泉的范围越来越小,最终缩成泉水的范围,至于这最后的泉水没有干涸的原因还是在于地下水。

虽然月牙泉丧失了河流的补充,但仍旧有着后备军的帮忙,那就是地下水脉,月牙泉的中心地带,正巧挨着一处水脉,虽然两者并未连通,可底层渗水也照样起到了补充效果。

每当平原地区的水源从这里经过,敦煌地区的地下水脉都会迎来一波上升期,在这段时间内,月牙泉的消耗就能得到一些补充,最后延续了上千年还有眼前的规模。

再然后就是地形原因,月牙湖本身所处的地势就低,水源向低处聚集,就会来到月牙湖附近,更何况月牙湖所处的地段还是低处的洼地,更进一步降低了自己的地势。

水流流过来之后自己就储存在了月牙湖,多种巧合集合在一起,才让我们看到了如今的景象,这时就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超越了世上所有工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形成这种黄沙中点缀泉水的景象,要经过上千年的演变,甚至于中间不能产生干扰,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月牙湖周边的南北地势稍微变化,尘沙就会向着月牙湖降落。

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现在见到的月牙湖也不过是埋在黄沙下的遗迹,正是因为地势跟位置的配合,才让这份奇迹有了存在的可能。

不过,我们虽然对此非常感叹,但要说盲目自信月牙泉还能再撑几千年,那就显得太过乐观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大家可以仔细思考一下,偶然存在的景象能一直保持偶然吗?

我们之所以称月牙泉为奇观,就是因为它形成所需要的条件苛刻、艰难,容不得一点干扰,不然这千年的积累就会毁于一旦,而来到现代后,这种平衡还能存在吗?

不谈现在月牙泉作为景区的时候,拿它刚被发现的时候来说,人类的频繁活动到底有没有干涉到月牙泉的生存?答案显而易见,自然是有的。

各种工程的建设给了游客更加舒适的游玩体验,但同样的,也给了月牙泉更大的伤害,它很难再凭借自适应的能力去维持自己的存在,这存在千年的奇观终究难以继续旅程。

随着周边地势不断改变,已经开始有尘沙往月牙泉的方向倒卷,这就导致月牙泉的范围会越来越小,直到最后真正被埋到黄沙之中,成为一个遗迹。

再加上发现月牙泉的部分群体并没有及时保护这份财富,反而在后来还开采了地下水,进一步加重了月牙泉的困境,万幸的是,相关人员及时弥补,开始恢复周边的生态系统。

但我们都明白,往木板上打钉子容易,但要拆下来就难了,所以月牙泉状况的改善需要长久时间的积累才行,就如同防风固沙的活动一样,需要更多的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地下水问题,国家采取了渗水的手段进行治理,将千年前此地的供水景象不断重现出来,这项工程的花费十分之大,因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原先的河道建设出来。

所以,依据2011年的敦煌条例,才有了47亿元消费修月牙泉的说法,但实际上这个说法有些偏颇,因为敦煌治理水资源一共花了47亿很难说把所有资源都给了月牙泉。

总而言之,治理月牙泉是一个大工程,花销不会小,但这笔钱其实有花费的价值,只要想一下月牙泉成为景点后创造的收益就能明白这件事属于物超所值。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