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192年(绍熙三年)十一月四日夜,风雨大作。

68岁的陆游从梦中惊醒,裹紧了薄薄的被子,却隔不了潮湿的寒气。

此时的他,已经罢官赋闲在家四年了,在老家山阴农村过着散淡清贫的日子。

虽然年纪已经老迈,但是他关于北伐和收复故国的理想从未破灭,内心的爱国情怀也丝毫未减。

在这个夜晚,他满怀深情地写下了两首诗。第一首温馨、第二首悲壮,然而后者入选了语文课本,人人都曾读过,其中两句还成了很多人的座右铭,前者却少有人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二首·其二》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孤零零地躺在荒僻的小村,却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哀伤,心中想的依然是替国家戍守边疆。

夜深了,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风雨声,梦中恍惚看到了自己披盔甲、跨战马,踏过冰封的河流,向着北方战场进发的情形。

这首诗从大自然的“风雨大作”联想到国家的风雨飘摇,重新燃起了抗敌报国的热忱,情感激昂、慷慨悲壮,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自己的一颗忠心、满腔热血。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第一句是衰老僵硬的躯体,是荒僻破败的小村;第二句却是守卫国门的壮志、远在西北的边防重地。

两者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对比,虽然门庭冷落、处境窘迫,但他却并不因为贫病而感到悲哀,反而充满了乐观豪放之气。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夜将尽、天将明,可见被惊醒之后的诗人,一直辗转不能成眠。

因为无法入眠,所以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中,能够更真切地感知到窗外的风吹雨打,进而联想到国家的命运,回想到壮年时的军旅生活,因此愈发不可能睡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陆游生逢北宋灭亡之际,诞生在父亲陆宰回京述职的官船上,那时的窗外亦是风雨大作,国家亦是风雨飘摇。

结合他一生的际遇 ,或许这正是上天预示了他飘摇无依的命运。

他少有才名,却参加了三次科考才得中,第一次因为力主抗金被黜落,第二次又因为痛惜岳飞之死而落榜。

直到34岁,他才正式进入朝堂,又因为屡次直言进谏,引得皇帝不快,被贬出京。

他一生历经四帝,被罢官两次、贬官三次,担任闲职数十年,赋闲在家十八年。

然而,他的理想之火从未熄灭。

“铁马冰河入梦来”一句,反映了诗人有心报国却遭排斥而无法杀敌,满腔豪情只能散落梦中。

陆游一生留下不少写“梦”的诗,戍边、杀敌、报国,是经常出现在他梦里的意象。

他曾梦见“杀气昏昏横塞上,东并黄河开玉帐。昼飞羽檄下列城,夜脱貂裘抚降将”,梦见自己率领大军,在黄河之外攻占一座座城池,亲自安抚那些投降的将领。

他也曾梦见“东阁群英鸣佩集,北庭大战捷旗来”,皇帝威严的仪仗后群臣云集,等待着大胜归来的军队。

这些梦,是他日思夜想的结果,也是他一生不曾忘却、更不曾磨灭的爱国主义激情。

这首诗以“痴情化梦”的手法,深沉地表达了诗人的报国壮志和“年既老而不衰”的矢志不渝精神,虽然令人感喟,但亦能穿越时光、振奋人心。

然而与这首诗相比,同样写在这个雨夜的另一首诗,气质截然不同。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二首·其一》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狂风卷着大雨瓢泼而下,仿佛江湖倒灌,令村庄的影子也变得暗淡迷濛。

四面的山林在风吹雨打中,发出阵阵汹涌的狂音,如同海上的浪涛翻卷。

若耶溪畔,我燃起了一束柴火,裹紧了来自西南的毛毡,抱着我的猫儿不愿出门。

这首诗虽然没有前一首那么脍炙人口,却呈现了陆游真实的、日常的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狸奴”是古代对猫的别称,陆游就是古代最有名的“猫奴”之一,但是你知道在这个雨夜中陪着他的猫叫什么名字吗?

闲居老家小村时,陆游先后养过两只猫。在写下这两首诗的前一年,他聘了一只名叫“雪儿”的猫,后一年又得到了一只名字很可爱的“粉鼻”。

这两只猫都很善于捕鼠,雪儿是“但知空鼠穴,无意为鱼餐”,粉鼻则更为凶残,“连夕狸奴磔鼠频,怒髯噀血护残囷”。

所以在这个冬夜,陪在他身边的,十有八九就是雪儿了。

雪儿十分亲人,在诗中写它“薄荷时时醉,氍毹夜夜温”,经常去啃猫薄荷,啃“醉”了就裹着毛毡入睡。

陆游对它十分偏爱,甚至怀疑它是“前生旧童子,伴我老山村”。

两首诗,两种意境,却都是最真实的陆游。

他既是那个“以踞鞍草檄自任”的慷慨任侠之士,又是一个安贫乐道、能够发现生活中那些小美好的多情文人。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固然精彩绝伦,但是对于一个68岁的病弱老人来说,在这个寒夜,窗外虽然风狂雨骤,窗内却依然有柴火升腾着热气,有小猫陪自己一起躺在毛毡里,也算壮志难伸的岁月中,一种难得的温暖和治愈吧!

#记录我的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