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我们都已经发现2024年的2月有29天,这也就是所谓的闰年,它与地球绕太阳的公转周期有关。

而我们可能也早已习惯于听说地球绕太阳一圈需要365天,但实际上这段旅程需要持续大约365又四分之一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每隔大约四年,多出来的时间加起来正好就是一整天。所以在闰年,我们便将这一额外的一天添加到二月,使其变成29天,而不是通常的28天。由此可知,闰年其实是有助于保持12个月的日历(阳历),与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相匹配的。

而这一改动还要追溯到公元前45年,当时罗马统帅盖厄斯·儒略·恺撒(又译盖乌斯·尤里乌斯·凯撒),根据埃及的太阳历,并采纳了埃及亚历山大的数学家兼天文学家索西琴尼的计算后,推出了自己的日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图:埃及高级法院官员塞内穆特墓内,天花板上的一部分壁画。它大约绘制于公元前1479-1458年,上面显示了星座、保护神和代表一天中的小时和一年中的月份的24个分段轮。

与此同时,在儒略·恺撒新推出的罗马历中,每四年,二月都会多一天,以保持日历与地球绕太阳的行程能完全一致。并且也是为了纪念凯撒,这一制度仍被称为儒略历。

然而有趣的是在此之前,古罗马人曾与古中国一样使用月亮历,即阴历。但月亮历的一年一般只有354或355天,显然这与365天有很大的差距。

这也就意味着由于月亮历是基于月亮的周期计算的,所以人们很快就注意到,基于月亮周期的历法与因地球绕太阳周期产生的季节不同步。

所以为了弥补这个差值,人们开始增加额外的一个月。对此,古罗马称之为默西多尼乌斯,每两年都要补上缺失的日子。而我们的则是每3年增加一个月,使得阴历年长度接近太阳年。并且最终又演变成,现在独适用于我们的所谓农历(阴阳合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农历也常常被称为夏历,但实际上现在两者几乎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目前的农历在经过长期的发展和优化之后,已经只有少部分与夏历相同了。毕竟夏历是夏朝时期创立的,是我国最早的历法体系,不完善是正常的。

所以可想而知,其实日历(阳历)在公元前45年的那次改变,也并不是它最后的一次调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计算越来越精确,开始意识到地球绕太阳的旅程,并不完全是365.25天。

且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耗时365.24219天,比曾经的估计少了大约11分钟。因此如果一直每四年增加一整天,就会比真实需要的校正量多一点。

由此在1582年,教皇格列高利十三世便签署了一项命令,再次做了一点小小的调整。即每四年仍然会有一个闰年,只不过“世纪”年除外,即那些可以被100整除的年份,比如1700或2100。

当然如果“世纪”年可以被400整除,那么也可以算作闰年。这听起来有点像拼图,但这一调整创造了现在的日历(阳历),至此之后它又被称为公历。

所以如果我们没有闰年,日历也就不会在每四年进行一次小小的调整,那么它就会逐渐与季节更替不符。进而使得农民在考虑何时播种时产生困惑。不过我们还有农历,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而说到这儿,我们也就可以很自然的想到,其实仅靠日历并不能完全揭示天体运行的秩序。因此在世界各地的人们,除了使用日历以外,还都另有一套独特的历法。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月历(阴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在这之中,伊斯兰的“月历”更是独一无二。它虽然遵循月相,但却固执的不愿填补与日历的差值,而没有增加额外的天数。所以由于一个月历年只有大约355天,导致伊斯兰历上的关键日期,在阳历上每年都要提前10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