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武则天时期,翁问河是一名读书人,参加了好几次科举考试,都与皇榜无缘。家里坐吃祖产,渐渐地,手头上拮据起来。
翁问河只好把祖传的大庄园卖掉,买了一座老屋,剩下的钱,他买来一些日常用品以及女红物件,开始走街串巷当起了货郎。
这一座老屋,原本是姓马的,他家过不下去了,跑到长安城里投靠当官的远亲,在远亲的手下当差,老屋委托堂弟照管。后来,姓马的来信,他一家打算定居长安,老屋委托堂弟出售,价钱由堂弟全权做主。
翁问河住进去后,发现没有水井,吃水要到山下的小溪里去挑。他一个文弱书生,挑着水走山路很吃力,便打算挖一口水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天,翁问河喊来两个亲戚,加上他一共三个人,开始在屋侧挖水井。老屋的前侧,长着几棵老柳树,亲戚推测这里的地下有水源,不然的话,老柳树也不会如此茂盛。
翁问河就依亲戚之言,在此挖掘水井,才挖到一半,他的小儿子跑来说:“爹爹,不能挖了,下面卧着一条龙。”
翁问河一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小儿子是老幺,才四岁左右,因为在儿子中排行第三,因此小名叫做三笨儿。其实,他一点也不笨,天资聪颖,深得翁问河的喜爱。乡村里有一个风俗,会给男孩们取一个低贱的小名,名字越贱越好养活。因此翁问河取这么一个难听的名字,就是为了好养。
两个亲戚听见三笨儿说有龙,哈哈大笑起来,认为这个孩子傻的可爱。要是真的有龙,怎么可能让他看见?既然他能看见,大家就都能看见,为何他们看不见呢?
翁问河到底是读书人出身,遇事会多问几句,于是问道:“三笨儿,你说说看,这一条卧龙,长的什么样子?”
三笨儿稚声稚气地说:“大大的脑袋,长着角,身上有鳞,还有脚爪,它似乎烦躁不安,你们不要挖了。”
翁问河见他说的有板有眼,不像撒谎,就让两个亲戚停止挖掘,他还是挑水吃算了。既然下面有龙,要是把龙挖出来了,导致它提前飞升,会不吉祥的。
亲戚走后,翁问河又把三笨儿叫来,询问龙头朝着那个方向?龙尾朝着哪个方向?三笨儿说龙是盘着的,龙头龙尾就在一丈以内。翁问河这才放下心来,至少他们不用搬家,这个距离,龙飞升时,不会掀倒他家房子。

正所谓无话则短。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这一天傍晚,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吃过晚饭后,小雨变成了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翁问河忽然想起了什么,把三笨儿叫到跟前,询问是不是龙要飞升了?
三笨儿只想睡觉,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啊?”
翁问河笑着问:“你不是能看见龙吗?”
三笨儿说:“就那一天看见了,这以后再也看不见了,我后来试过好几次,也没有看见过。”说完,三笨儿睡觉去了。
翁问河这才明白,不是三笨儿能看见龙,而是龙让三笨儿看见,目的就是阻止他们继续挖掘。至于那时候屋里有四个大人四个孩子,为什么偏偏选择让三笨儿看见,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翁问河的内心里,隐隐地感觉到今晚龙会飞升,就拉着妻子全氏一起坐在屋门一侧,这里正好能看见龙穴。
到了半夜里,闪电和雷声频繁,暴雨如注。突然,翁问河看见一条巨龙从土里跃出,笔直地向天上冲去,它的头顶顿时雨水如注,巨龙凭借着雨水的力量,一冲上天。
翁问河赶紧拉了拉身边的全氏,示意她快看,全氏睁大了眼睛,却没有看见巨龙,只看见水缸粗的水柱从天而降,持续了好一会儿。
但是,翁问河却看得很清楚,不但看见了龙头龙尾以及龙身,连龙鳞也看的清晰。他看见巨龙冲上天后,马上飘来一朵巨大的乌云,巨龙躲进了乌云里,乌云向东南方向飘去。
不一会儿,雨过天晴,天上还出现了星光。翁问河非常兴奋,不断地讲述着龙的模样,全氏眼里满是羡慕,因为她竟然没有看见,让她深感遗憾。
第二天早上,翁问河去龙穴查看,这才发现,当初挖的一半井,如今井身下坠,上下打通,已经变成了一口井。
他喊来两个亲戚,用大青石垒成井的形状,铺设好井沿,从此就饮用这口井的井水了。还别说,井水带着一丝清甜,非常好喝。
翁问河附带调制胭脂,卖给女子们。他原先是用小溪的水调制的胭脂,女子们反映胭脂不好用。现今他用井水调制的胭脂,女子们都说好用,说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以后,翁问河调制的胭脂,都会被一抢而空,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神奇的就是三笨儿了,每一次喝井水,都说井水里漂浮着蝌蚪文,并且说这些蝌蚪文,喝进嘴里是香的。翁问河是读书人出身,瞪着眼睛在井水里寻找,眼睛快要瞅瞎了,也没有发现一个蝌蚪文。
当然了,以他读书人的开明,他并不认为三笨儿在撒谎,反而相信他所说的话。因为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就像他和全氏一样,他能看见巨龙升天,而全氏却看不到。
三笨儿长到七岁时,被翁问河送到学堂里读书,他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五年后,先生便说自己学识浅薄,教不了三笨儿了。
翁问河不惜花钱,把三笨儿送到州城里读书。前面的两个儿子,对读书没有兴趣,读了五年书就不再读了,后来一个继承了翁问河的衣钵,当起了货郎,光这一口井水调制的胭脂,就够他做一辈子的生意了。
另一个儿子就在家里务农,翁问河将赚来的钱,购置了良田,十几年下来,已经累积了几十亩了,够这个儿子养家糊口了。
至于三笨儿,二十七岁这一年,考上了进士,到江南当县令去了。
翁问河这才相信,三笨儿能看见地下的龙,能看见井水里的蝌蚪文,纯粹是他的造化大。
过了几年,这一天,翁问河和全氏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忽然听见门外传来唱道情的声音,知道是一名道士路过。
他心里一动,赶紧跑出去查看,原来是一名童颜鹤发的老道长。他把老道长请到家里喝茶,闲谈起来,得知老道长来自昆仑山,颇有一些道行,能看透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
翁问河心中大喜,吩咐全氏弄几个下酒菜来,他要向老道长请教。
不一会儿,酒菜上桌,翁问河和老道长对饮起来。酒过三巡,他停下酒盏,说道:“老道长,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想向你请教。”
老道长一仰脖子,干了酒,说道:“你问吧,但凡我知道的,绝不藏私。”
翁问河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何他能看见巨龙飞升,而全氏竟然看不见呢?两人是共同生活的夫妻,为何会有这种区别呢?
老道长抚摸着胡须,笑了一笑说:“因为你们两人的福气不一样,你的妻子没有你的福气大。”
翁问河点点头,似懂非懂,沉默片刻问道:“我和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了,福气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老道长说:“不一样,你的福气在后面,这也就是你能看见巨龙飞升,而你的妻子看不见的原因。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这个大限就是生死离别,你的妻子大限来的比你早。”
翁问河似有所悟,不再言语。
第二天一大早,老道长就告辞走了。

过了不到两年,全氏因病去世。三笨儿告了丁忧的假,回来守孝。三年期满,他被调到江陵为官,便带着父亲翁问河到任上养老。
翁问河原本就和两个儿子没有什么交流,两个儿媳妇又不待见他,全氏一死,他在这个家里基本上被孤立了,乐得跟着三儿子去江陵。
有一天,翁问河独自出去游玩,偶遇了驻守江陵的老将军。老将军便服出游,和翁问河话语投机,佩服他的才学,就聘请他在军营里当了幕僚,专门处理私人往来文书,还赏赐了一名婢女,侍候翁问河的起居。
没想到,翁问河年老还能发挥余热,他在将军帐下,一干就是十几年。老将军退养后,翁问河的身体还很硬朗,便带着小妾到处游玩。
这一天,翁问河乘坐的小船,晚上停泊在江边。他吃过晚饭后,坐在船头上品茗赏月,忽然来了一名文士打扮的人,走上船头,和他叙话。
原来,他就是从翁问河老屋飞升的巨龙,如今管理这一段江面,得知故人停船在此,因此特来相见。
闲谈中,翁问河便问起,为何三个儿子中,只有三笨儿能看见龙的真身,难道是三笨儿的造化好吗?
文士笑着说:“其实,你的三个儿子原本造化都一般,为何后来三儿子的造化最大呢?因为他做过一件善事,改变了命运。”
原来,三笨儿三岁多的时候,有一天和两个哥哥在大柳树上玩耍时,捉住了一条小蛇。这一条蛇是老大捉住的,老二拿来竹筒,将小蛇关进了竹筒里,交给三笨儿保管,说是回家砸烂了喂给鸡子吃。
三笨儿趁着两个哥哥不注意,就把竹筒打开,把小蛇放了。
关键是,这不是一条普通的小蛇,而是地下的龙。它在修行期间,是不能出去的,时间不到就出去,会违反天条,遭到天谴。
但是,它实在没有忍住,就化成了一条小蛇,就在附近的老柳树上吹吹风。哪知道点子背,被翁问河的大儿子捉住了。
巨龙化身小蛇,是不具备法力的,也就是说,小蛇就是一条普通的小蛇,被人抓住了,就只能等死。让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三笨儿心地善良,竟然把小蛇给放了。

讲到这里,文士笑着说:“人与人的区分,就在于善心上,虽然三兄弟是亲兄弟,但是善良的程度不一样,在对待小蛇的态度上就一目了然。只因为你的三儿子做了善事,从此后造化就不一样了。”
翁问河点点头说:“这么说来,你让三笨儿看见真身,就是因为他的造化强了?”
文士摇摇头说:“那一次我现身,其实是在搭救你们全家,如果挖破了龙穴,导致我提前出世,你们全家势必取祸,因此我让你的三儿子看见,就是为了提醒你们。”
翁问河问:“那么,三笨儿看见井水里的蝌蚪,就是你的加持了?”
文士点点头说:“是的,只因为有了蝌蚪文的加持,你的三儿子才会读书有成,我在井水里留下蝌蚪文,让它帮你的儿子开了窍,他这才读书如有神,最终考上了进士,也算是我报答他的大恩大德了。”
翁问河点点头,感慨不已。
夜深后,文士告辞走了,只见他跳入江水中,变成了一条巨龙,渐渐地隐没于夜色里。
人人都想有福气,但是福气除了与生俱来的以外,还要自己去修,做善事就是修来福气的最好途径,但凡心地善良的人,福气都不会太差。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实就在善心上,越往后,差距也就越明显。
故事纯属虚构,在于喻理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