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讲述人:匿名乔辉(声明:本文非我自己的经历,是根据讲述人的话语整理,图片与本文无关,若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我叫乔辉,1968年我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部队里面,可不料我刚进入部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被同乡的战友举报我的父亲是“走资派”!

这件事情影响很大,随后我就被迫退兵,离开了部队。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在四年之后又迎来了转机,我又再次进入到了军营里面,而这一次彻底改变了我后半生的命运,我的内心也不由得惊呼起来:还好当初我被举报了!

1968年,是我刚进入部队的第一年。当时我像其他战友一样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向往,新兵连的日子虽然艰苦,但因为我内心强大的信仰,日常的劳累我都能很快的适应,决心在这边好好发展,日后大展宏图。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在我刚进入新兵连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就被迫面临着退兵的风险......

“上面已经决定了,我也没有权利干涉,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和你明说了吧,你已经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那一天连长将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面,神情非常的严肃,和我说出了这番话,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连长,我好像也没犯什么错误吧,您说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看到我错愕的表情,他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随即便问我:“你还不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一副茫然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对我说道:“算了,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件事我总归是要和你说明白的,有人举报你父亲是走资派,经过上级的一致讨论,我们决定将你退掉。”

听他说完这番话,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摔进了谷底。

“走资派”的这个名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在那个年代也是十分特殊且敏感的字眼。但让我奇怪的是,我的父亲明明不是走资派,究竟是谁会来举报我呢?

“不管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我所知道的是,目前已经有三个人佐证,你父亲的确是这样的身份,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留你了,否则会闹出不好的影响。”说完这句话,他叹了口气,随后又继续向我讲道:“不过你也不用过分担心,上面也有自己的安排,你只需要记住,不管接到什么样的调令,遵从就可以了。”

从连长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我内心十分忐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果然第二天我就被退兵了,随后就被安排由原本的学校和同学们,第一批上山下乡插队。

就这样我成为了一名知识青年,也就是在那四年知青生活里,我终于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当初在进入部队之前,因为我的条件要比同村的一个人要好上一些,他的名额被我给挤掉了,但偏偏他的另外一个关系很要好的朋友,却得以进入到部队里面,两人对我怀恨在心,于是便联名举报了我。至于第三个人,则是那人的父亲。

我内心虽然很气愤,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继续闹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倒不如静下心来提升自己。

所以在那四年里面,我一直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学习,想要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但说起来我的运气似乎还不错,四年之后,也就是1972年,我竟然再次意外的进入到了部队里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没有人再来举报我,而我也得以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被分配到了离家比较近的一个侦察连里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侦察兵。

那个时候,知识文化普及还没有现在这样普遍,我也成为了所有战友里面最有文化的一个人,因此也得到了上级的重视。

当时上级看我字写得还不错,便安排我成为了一名考核员。

1974年,在一次野外训练的过程中,我所在的考核区,因为一个战友的处理操作不当,一枚炮弹突然爆炸,我的左耳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当时我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安全装备,虽然我及时地张开了嘴巴,但还是太晚了,左耳完全聋掉了,右耳的听力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连里考虑到我的遭遇,为了安抚我,决定给我记一个功劳。也正是因为这一次以及之后我工作上面的突出表现,在1976年,他们准备将我提干。

可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因为我的耳朵受到了创伤,相当于是半个残疾人了,这对一个军人来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当然也不单单完全只是因为这一点,那个时候我的母亲身体也出现了一些毛病,隔三差五就会头晕,想要呕吐。我害怕她出现什么意外,想回去照顾她,也算是弥补一下过去几年我对她的亏欠。

就这样我放弃了这个提干的名额,虽然连里再三挽留,但我还是选择了离开。

我原本想着凭借我的知识底蕴以及过去几年当兵的资历,找工作应该也不算太难,但现实还是给了我当头一棒。回到家乡之后,每到一个岗位,在得知我耳朵听力受损,甚至还有一只耳朵直接聋掉了之后,都纷纷表示拒绝。

我在村子里面待了将近有一年半的时间,那段日子里我除了劳作就是照顾母亲。母亲看我年纪也不小了,很担心我的婚事,再加上我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安定的工作,于是就催促我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妈身体不碍事,你的人生该由自己做出选择,不应该被我绊住脚步,去外面看看吧,至少也得给我找一个儿媳妇回来吧?”当时她是这样说的,我知道她是故作轻松,想让我放心的出去,我一想也是这样的道理,总留在村子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去了南方。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下了火车之后,竟然意外的发现藏在口袋里面的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偷走了,只剩下包裹里面还留有一小笔钱。但这笔钱也不够干什么的,甚至连租一间宾馆的零头也够不上。

一夜之间,我成为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当时已经临近夜晚,我无处可去,只能在大街上溜达,希望能找到一个包住的工作,让我暂时安定下来。可我在那里溜达了一圈下来,也没有人肯收留我,直到一个宾馆上面写着“老战友驿站”,瞬间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看到“战友”两个字,我心里泛起了嘀咕:难不成这家宾馆也是哪个军人开的吗?揣着这样的疑问我走了进去,结果这里只有一个老板娘,看起来30岁出头的样子。

“先生,您是打尖还是主店呢?”老板娘上来就很热情地与我打招呼,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不好意思。

我思虑再三之后对她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来讨口水喝,既不打尖也不住店,因为我身上没有钱。”

谁料听了我说的话之后她哈哈一笑:“不碍事,本店有规定,如果客户实在是有困难,可以选择在店里帮忙一天抵消住房的费用。”

对于这样的说辞我感到匪夷所思,天底下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虑,她向我解释道:”您也不用害怕,我们不是黑店,这家店的前身原本是给退役军人免费居住的旅馆,后来一个在这家店里住过的客户成为了大老板,便将这栋旅馆包了下来,这才有了刚才那条规定。”

原来是这样,听她解释完,我的心瞬间就放松了下来,当天晚上就在这住下了。当然我也不是白住,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主动起床帮忙干活,老板娘还夸赞我:“呦,小伙子起得还挺早的。”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之前在部队里面待过,已经习惯早起了。”

得知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她十分的诧异,随后又很是开心:“你怎么不早说呢?当兵的来这里不需要帮忙干活,想住多久住多久。”

“那哪行?当兵只是我的一个身份罢了,我总不能白吃白住吧,这样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您随便给我安排一个工作,让我先干着。”

看自己执拗不过我,老板娘也不多说什么了,随后便安排我去后厨帮忙。那天晚上她找到了我,向我提出了建议:“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在这边找工作或许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这里面住下,我每天管你三顿饭,你帮忙干活,每个月我还能给你开一笔工资,你愿意不?”

听她说完,我当下就欣然答应了:“我可太愿意了!”

就这样我成为了这家老战友驿站的一名帮工,我在这里一干就干了大半年的时间。说实话,老板娘对我不错,工资也不低,如果不出意外,我想我可能会在这里干一辈子吧。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老板娘的感情日渐升温,她似乎也开始对我“暗送秋波”。

这一点我怎么能看不明白呢?比如每次我洗澡的时候,她就会故意来浴室外面和我说话,要么就是问我把账本放在了哪里,再或者就是说今天的货进完了没?

我察觉到了她这样的小心思,心里面也有些暗自高兴。毕竟当时的我年纪也不小了,血气方刚的,有个人爱慕也是一件好事,眼下就等顺其自然了。

果然又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之后,老板娘就向我表白了心意。那天晚上她喝了点酒,我正在屋子里面锻炼,她突然敲醒了我的房门。

我看到她醉醺醺的,就想把她送回自己的屋子里面去,没曾想她竟然直愣愣的躺在了我的怀里,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道:“你小子,看起来是个愣头青,身材还真有料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说起了醉话,期间也曾流露出对我的爱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我并不想趁人之危,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竟然主动向我亲了过来。

这一刻,天崩地裂!这一刻,海倒天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难忘的一晚。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坐在床上愣了许久,还以为是昨晚做的一个梦。就在这个时候,她直接就进来了,手里还端了一份早餐。

我不明所以,她则满脸娇羞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还不起床,太阳都照屁股了,我给你做了汤面,你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我没有动弹,但还是问她:“昨天晚上,我们?”

“哎呀,你快别说了,也不害臊?”她娇羞的瞪了我一眼!这一刻,我已经彻底明白,随即便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确定了恋爱的关系,相处半年之后就结了婚。婚后她给我生下了两个大胖小子,而我们也一直留在了老战友驿站里面。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家驿站被我们改成了酒店,生意还算不错,我们的生活也是幸福美满。

无责声明:文章故事纯属虚构,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此文章旨在倡导社会正能量,无低俗等不良引导,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