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历史,满是血泪。1898年英国人强租了我们的香港,直到99年后,香港才回到祖国怀抱。1900年葡萄牙人用同样方式强租了我们的澳门, 99年后,澳门才实现回归。其实,被列强强租的还有两处地方,租期同样是99年。

那么这两处地方到底是哪里?它们是被哪个列强霸占的?它们又是怎样回到祖国怀抱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香港)

一、德国强租胶州湾

英国人霸占我们的香港,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西方列强纷纷参与到瓜分中国的行列中来,德国人当然也不甘落后,他们首先看上的是我们的胶州湾。

其实早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就希望能在中国找到一个据点,为此德国派出一位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到中国考察,他考察了中国13个省份,终于选定了胶州湾。因为山东物产丰富,胶州湾地形险要,是一个天然不冻港。

(胶州湾)

德国锁定目标之后,就差一个强占的理由了。恰巧在这个时候,山东巨野发生了一桩教案,1897年11月1日,德国两个传教士被杀。德国要求清政府严惩凶手,并要求支付巨额赔款。同时德国的三艘军舰向胶州湾进发。

11月14日700名德军士兵从军舰登陆青岛,并占领各处重要据点,同时要求清军驻守将领章高元带领部队撤走。章高元被迫撤退到一个名叫四方的村庄。但是德军却得寸进尺,又要求章高元率部从四方撤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发生教案的教堂)

面对德军肆无忌惮的侵略,守军曾要求还击,但是朝廷却畏敌如虎,严令不许跟德军发生交火。清廷希望能够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于是派人跟德国公使海靖进行谈判。

德国一方面跟清廷谈判,一方面又增派舰队来到中国,德国的亨利秦王亲自率领舰队前来助阵,这时候海靖胆气更壮了,提出的条件更加苛刻。海靖竟然提出要租借胶州湾的要求。

面对德军的武力威胁,总理衙门担心清军跟德军擦枪走火,一再命令当时的山东巡抚李秉衡,一定要严格约束青岛驻军,万不可轻启战端。

(德军强占胶州湾)

为了避免发生冲突,总理衙门竟然下令清军全部退出青岛。退军之后,清廷为避免德军主动进攻,就在谈判桌上尽可能多给德国好处。

1898年3月6日,李鸿章代表清廷跟德国签订了协议。清廷首先答应赔偿巨野教案给德国造成的损失。然后双方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

条约规定,一、把胶州湾租借给德国,期限为99年;二、德国在山东修建两条铁路;三、铁路沿线30华里内的开矿权归属德国;四、山东今后无论开办何种事务或需要外资,德国具有优先权。

(李鸿章)

协议签署完毕,连德国人都惊奇不已,称清廷给予的好处,比他们想要的还要多。清廷的软弱无能已经到了如此可笑地步。

德国抢占胶州湾,充分说明了清政府的极端虚弱。如果说割让香港给英国还是个例的话,那么割让胶州湾给德国则,说明列强强占中国土地已成惯例。

因为这件事刺激了列强的贪欲,也给列强以“启发”——原来强占中国的土地如此轻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青岛市的德式建筑)

二、青岛和胶州湾回归

胶州湾被强占,山东的权益被德国侵占,这是民族的屈辱,也是山东人民的耻辱。山东人民从来也没有放弃收回领土的决心。

1914年,一战爆发,德国倾尽全力在欧洲打仗,无暇顾及其在山东的利益。这对日本来说可以说是天赐良机,日本向德国宣战并发兵占领山东,德国在山东的势力范围转移到了日本的手里。

1919年,一战结束,各国齐聚巴黎召开会议。这次会议,中国因为是战胜国自然也派出了代表参会。在会上,中国代表顾维钧慷慨陈词,要求日本交还包括胶州湾在内的整个山东。

(巴黎和会)

但是那时的中国虽然是一个战胜国,却是一个弱国。顾维钧虽极力争取,但是无奈他的身后是一个孱弱的祖国,他的话没有得到与会各国,特别是与会大国的重视。

真正操纵这次大会的是英法美日俄等列强。而且这些国家之间也不团结,他们各怀鬼胎,特别是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他们仍然把中国视为一块肥肉,随时准备咬上一口。

沙俄因为邻近中国,已经霸占了中国北方数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而且沙俄在其他地区也跟美英法之间有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三个国家就想拉拢日本,孤立沙俄。为达此目的,三国秘密商定,把原本德国在山东的利益,原封不动转让给了日本。

(战争)

很多战胜国捞尽了好处,我们作为战胜国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连我们收回自己领土的合理诉求都被否决。而软弱的北洋政府,竟然让政府代表在条约上签字。消息传回国内,引起全国人民极大的愤慨。

5月4日,首先是北京的大学生走上街头,发起了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后来进一步又发展成全国性的罢工、罢市的广泛的群众爱国运动,再后来,“五四”运动又演化成一场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和社会革命。

列强本来是要宰割中国,没想到却引发了中国人民的觉悟,特别是引发了中国最深刻的革命运动,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也是他们不想看到的。

(五四运动)

两年以后的1921年,世界形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日本的扩张野心引起了美英法的警惕。

在这种背景下,各国又在华盛顿召开会议,实际上这是巴黎和会的延伸。在这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再次提出收回山东的诉求。这一次,美英法竟然重视了中国的要求,倒不是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他们要主持正义。是因为为了遏制日本的侵略势头,他们开始支持中国。

经过谈判和辩论,各方终于签署协议,协议规定,日本把在山东的权益交还中国,包括胶州湾在内的山东终于回到祖国怀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盛顿会议)

三、法国强租广州湾

在各列强瓜分中国的时候,法国作为老牌列强国家当然不甘落后。

1897年的某一天,一艘法国军舰正在我国海域行驶,突然来了一阵狂风暴雨,为了躲避风雨,这艘法舰躲进了我国的一个海湾。而这个海湾,就是“广州湾”,其实它距离广州有500公里之远。

这次意外“发现”,让法国人了解了广州湾,这里堪称一处深水良港,既可以作军港,也可以作商埠。而且距离法国人经商的番禺很近,法国人一下子就看上了这个地方。

(广州湾)

既然看上了,那就跟清朝政府“借”呗。当法国人向清廷提出租借要求的时候,清廷虽然不乐意,但是因为被列强吓破了胆,哪敢说个不字,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但是法国人最初要求租借的只是一个名叫“广州湾”的村庄,该村位于南三岛内,而且法国人的租借理由是用来囤煤。按照程序,总理衙门答应法国的要求之后,还要递交给皇帝御览,经皇帝批准后,方能生效。

但是法国人却没有这个耐性,1898年4月9日给总理衙门照会,4月25日皇帝批复,而法国军队4月22日就登陆了。按照正常程序,即使是皇帝批复了,也应等双方共同查勘地面,商定租界的边界,而且还得商量一下租价。总理衙门也早已把这些细节告知法国。

(人民群众抗击法军)

但是法国人却急不可耐,派兵进驻。他们首先树立旗帜,建设兵营,还沿着麻斜河一路向内地侵犯,肆意扩大占领区域。法国人的侵略行径激起附近人民群众的强烈义愤,人们纷纷起来以各种方式对法军进行抗争。

据记载,农历五月初一,法军侵犯到遂溪县境内的海头。他们占据炮台,挖掘壕沟,还建造营房。法军还毁坏附近村民的房屋,破坏他们的祖坟,甚至还进村抓人。在跟村民发生冲突的过程中,法军用大炮轰击百姓,造成百姓数十人伤亡。

法军的暴行,让百姓忍无可忍,人们首先进行自发反抗,他们多次偷袭法军的兵营。但因为所用武器多是棍棒和农具,并未对法军造成多少伤害。比如,有一次,海头等村聚集了500多村民袭击法军,虽然也杀死了2名法军,但是村民却牺牲了30多人。

(纪念碑)

后来这种反抗演变成了有组织的活动。当时遂溪知县李钟钰刚刚到任。面对法军的侵略行为,他一方面亲自到海头跟法军交涉,一方面招募团练,并加紧操练。

我方团练跟法军多次交战。首战发生在新埠,团练士兵有2人牺牲,多人受伤。而法军也有一定伤亡。据李钟钰上报,法军受伤8人,还有人称法军淹死的人数就高达20人,战斗伤亡更是多达40人。

虽然对于法军的侵略行径,当地百姓和地方政府都进行了英勇抵抗,但是腐朽的清政府并不想跟法国为敌。

(人民群众跟法军血战)

最终清廷跟法国于1999年11月签订协议,把遂溪和吴川两县的大片土地和麻黄海湾都划定为租界,租借给法国,租期为99年。

四、广州湾回归

自从广州湾被法国占领,中国人民和政府就一直没有放弃收回这片土地。

第一次机缘就是一战结束时的巴黎和会,当时我国代表不仅提出收回山东,也提出收回广州湾的诉求。

(中国代表顾维钧)

在会上,我国代表首先提出废除不平等条约,其次才是要求归还强租的土地。为此代表向大会递交了《希望条件说帖》,但是会议却以该说帖跟会议主旨无关,拒绝把我代表提出的问题列入会议讨论范围。

当时会议的主持者恰好是法国总理克里蒙梭,他给我代表的回复是,和会顶多承认中国代表提出的问题确实重要,但是这个问题却不在和会的权限范围之内,可等在万国联合会上提请其注意。

由于当时中国代表对收回国土也没抱太大希望,所以遭拒后,也没有做进一步的坚持。

(顾维钧剧照)

两年后,华盛顿会议召开,中国代表再次燃起希望。顾维钧时任英国公使,他向政府提交了一个议案,内容就是废除不平等条约。会议期间,顾维钧再次提出收回租借地的要求。

法国代表在回复顾维钧的要求时,却提出三个条件;一是其它在中国同样有租借地的列强,首先归还其租借地,二是中国收回租借地后要确保法国人的权益,三是租借地归还后,不能再租借其它国家。

由于英国、葡萄牙等国没有交还中国租借地,所以这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这次中国代表虽然没有达到收回广州湾的目的。但是至少会议上已经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比巴黎和会更进了一步,这给中国代表以极大的鼓舞。

(广州湾)

之后,中国南京政府也曾多次就收回广州湾跟法国交涉,但最终仍然无果而终。

二战期间,法国遭遇惨败,1943年,日本趁机占领了广州湾。法国政府却跟汪伪政府签订条约,把租借地交给汪伪政府。国民政府对法国提出抗议。后法国维希政权投降德国,法国也就无法享有对广州湾的特权。

1945年,二战结束,中国再次成为战胜国,同时中国算作世界强国之一。法国虽然有了戴高乐政府,但是面对逐渐强大起来的中国,法国再也不能继续在广州湾行使其特权。经过多轮谈判,国民政府跟法国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而协议内容就是如何收回广州湾。

9月12日,国民政府首先在赤坎接受日本投降。之后,中法互派代表办理广州湾的交割事宜。12月11日,随着法国广州湾总公使骆化乘船离开广州湾,宣告了广州湾彻底结束了被殖民的历史。

胶州湾和广州湾被列强强租的过程,折射出中国屈辱的近代史,而这两地艰难的回归过程也证明了两个真理:一是弱国无外交,一是只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才能保护领土主权。

(广州湾法国公使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