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打算到处逛逛,用走的。

——今天的编辑土豆儿

前几天和一位成都土著朋友吃饭,她感叹:要不是来吃饭,她已经一年没有进过一环了。搬到南门十几年,除了有事几乎都不怎么进城。

一环,对老成都人来说这个词已经很“模糊”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时候的她一直在一环路里头打转,当时成都最高建筑就是岷山饭店,在她眼里出了一环全是田坝,车子开过灰扑一脸,荷花池是天边,动物园是宇宙的尽头,偶尔去趟亲戚家,那更是在妈妈的自行车后面屁股都要坐痛!

周围不少从外地来成都的朋友,十几年前大学毕业时,都在一环边上租房子水碾河、抚琴小区、青羊小区、省体育馆、九里堤.......后来陆陆续续在二环外三环外安家,一环成了大家偶尔经过的地方。

7年前我们写过一篇时隔7年现在的一环是什么样子?

我想仔细看看,于是前几天花5个半小时去走了一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从一环路西二段的省医院开始,逆时针行走。

早晨省医院门口的斑马线上,是一群群全是面色凝重的路人,旁边的一排商铺,最热闹的是包子摊,个个都是大排长龙。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济公的音乐传出来,向我走来的竟然是位女济公,她左手提着音响,右手拿着蒲扇在国医馆门口来回走,路人纷纷侧目。

人潮涌动的省医院对面还有个博物馆“成都隋唐窑址博物馆”,1954年,此处古窑址在修建省医院时被发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进入其中,里面别有洞天。一个清幽的四合小院,银杏、黄桷树、榕树、竹子一派苍翠。博物馆共有三个展厅,以时间为线索进行展陈,可以看到成都平原从新石器时代至明代等各个历史时期的陶瓷。

2.

继续往前,不远处就是青羊宫和文化公园,去年才新开放的文化公园,其中的花镜代表着成都城市园林景观的审美追求,阳光好的时候从青羊宫C口一出来,简直心旷神怡。

文化公园和地铁口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夹角,这里有家非常迷你的小卖部,作为老派公园,这样带着铁栅栏的小卖部充满了年代感,有它在仿佛某些童年的瞬间就还停留在此。

每年三月,文化公园都会举办花会展,去年第59届吸引不少人专门坐地铁来打卡,今年第60届更值得期待。

3.

与文化公园一河相隔的是百花潭公园,这个季节远远的站在桥上就能看到对岸一片粉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亭子里有位老人正在对河拉着小提琴,对岸的蜀九香让人瞬间想到十几年前,那个时候成都的火锅还没有那么卷,20多年前蜀九香刚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是火锅中的银杏,第一口就让人震撼的程度。

还记得有个大学同学,当时说他们全家迎接新年的一种习惯就是:吃蜀九香、逛百花潭。

4.

继续往前是百花中心站,百花中心莫名的觉得名字很美,这个曾经看过无数次的地名从来没来过,隔壁就是安静清冷的百花巷。

在这里可以坐上成都公交锦江公园环线,就是原来的126、127路,这趟公交沿着府河和南河,绕着一环路转一圈,是条很适合一个人闲坐放空的线路。

5.

走到省骨科成都体育医院门口等红绿灯,隔壁一个外地来的病人看着路牌说“一环路西一段,这里就是市中心了哇?”,带他看病的中年妇女说“不是,市中心在春熙路那边。

医院门口排队的人神情凝重或平静,队伍一直延伸到门口又拐了个弯儿,逆着队伍走到末尾,在一个空调外机上不知道谁摆了一盆开得红火的杜鹃。

6.

看到晒满衣服的寝室楼,就知道体院到了,这栋楼被体院学生称为“一环路酒红色女子单身公寓”。

据前同事@大毛毛说 :以前体院的校门口是五环颜色,很体育精神,和校歌“你的青春是燃烧的火焰,你的风采辉映五环……”相呼应,不知道什么时候统一成了银色,看起来像加了五块杠铃片的杠铃。

再看一眼,确实像。

成都人民都知道,成都体院是一所靠“抓小偷”牢牢锁死热搜的学校,另一位前同事 @王卿全 也是体院毕业,他复盘过很精彩的现场:

如果小偷是被宿管大妈发现,宿管大妈的第一件事是保护他,然后报警,我见过小偷在宿舍楼下躲在大妈后面,四周是刚操练完回宿舍的身高180+人海,他死死攥着她的衣角,希望警察能快点赶到。

每一个在人海中高喊着“同学们别打了,让一让,我是老师”的人,都是学生乔装的,他们最后都会走到小偷面前踹上一脚。

7.

高升桥的罗马假日广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翻新了,记得以前外墙是粉色?现在新得不敢相认,@康康 说这里有第一家吃饭还要脱鞋子的韩国料理汉城轩。特地搜索了一下,二十多年过去,这家店也还在。

8.

过了高升桥就到了西南民族大学,70后的@雷哥说 ,在小时候的记忆里,一环内是城一环外走一点点就是农田,民大和体院之间也是大片的农田,经常和同学伙起,把家里的香肠拿去田埂上烤,烤的黢黑还在说好吃,还会去逮蝌蚪、逮泥鳅,每次如果经过这儿,都不免感叹一番。

以前衣冠庙立交桥下面还有节目表演,胸口碎大石、吞针穿线、套圈圈相当精彩。

9.

再往前走,快到省体育馆时,才发现大学时看过电影的花园影城这一片都拆完了,以前附近有很多体育器材店里,成都人的尤里克斯羽毛球拍几乎都是在这里买的。

说到花园影城就不得不说通宵电影,当时在花园影城花10块钱可以看一晚上,我们全寝室都在那里看的第一场通宵电影。

斜对面就是核工业局,在跳伞塔长大的娃娃的都记得:@世界修起来之前,那个地方曾经是个大坑,经干院的那栋20多层的楼在当时看来相当洋气,以前成都电视台还在上面办公,经常可以在附近碰到苗苗姐姐。

对于来成都上大学的80后,大部分人的第一台电脑,第一台单反都是在这个路口买的,第一次演唱会也是在这里听的。

省体育馆的最后一次火爆应该是2016年,当时四川金强队首次进CBA总决赛,为了抢到一张主场的门票,成都球迷晚上八点不到就已经在省体育馆的售票窗口外排起队了。

排队购票的人竟然从省体育馆门口排到了省游泳馆的门口。

10.

快走到川大的时候,发现成都东大医院不在了,想起5年前赫赫写过一个选题,其中一家就是东大医院。

图/@2019年

现在这里是一块草地和一个看起像是结子的雕塑。

11.

斜对面就是去年才封顶的成都城市音乐厅,修音乐厅之前从川音的中门、后门出去,就是一条小吃街:面王、曾姐鸡汤饭、豆花火锅、钵钵鸡、贵州牛肉刀削、何水饺、兰州拉面、炒面、王记面馆、幸福快餐……

这些吃的早就消失了,于是我走到学府影城后从那拐到川大小北门,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再继续暴走一环。

12.

走到九眼桥最先遇到的是一棵110历史的皂荚树,正在观摩这棵树,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出现了“办证办证办证”,没想到20年过去,周围的酒吧、夜店、夜宵换了又换,不变的还是桥上这句“办证”。

13.

到了牛王庙和水碾河,就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了,刚毕业那会儿,在水碾河质监局家属院租了个房子,爬满藤蔓的老小区藏在巷子尽头,楼下有菜市,出门有面馆儿,半夜有烧烤。

走到曾经每次买菜都会路过的灯饰城,发现变成了一个不知所云的“成都的私人门牌”不是很懂。

14.

十几年前住在水碾河的时候,那时候一环路口的左边是富士大厦还没拆,有一个家具城和音乐会所,右边是成都饭店也没拆,是栋空空洞洞的荒楼。

每次住在荷花池的同学到水碾河来吃刘老大串串,就要跟我讲一遍:小时候要是去成都饭店参加亲戚的婚礼,那简直洋气惨,作为北边的土著,觉得一环里面都是洋气的很的地方。第一次喝可口可乐,第一次吃韩国烧烤“彩轩”,第一次坐电梯都是在成都饭店。

现在左边的富士大厦变成了未来中心,右边的成都饭店早已拆,正在修建中。

走到这里,一环就差不多画了个半圈了。

惊喜的是看到开了30多年的全味面馆还在,老板没变,下面的师傅没变,院坝也没变!(虽然它家面一直不大吃得来)

15.

继续往东走,就能看到那个熟悉的地标339。

现在八二小区抄手应该比八二小区更出名一些。虽然对这家的抄手不感冒,但是对总店的书法还是非常仰慕。

进小区就能早早看到一排书法培训班广告,应时应景。干海椒抄手店题记,写抄手店位置怎样怎样偏,味道怎样怎样好。这样的搭配,让人觉得大材小用,又那么合适。

16.

这个季节的一环路是金合欢的天下,毛茸茸的黄色花朵在风中摇曳荡漾,走到电子科大最大惊喜莫过于发现曾经二环电焊机厂的那片旧书店,整体搬迁到了电子科大附近。

继续往北,路边大多都是卖材料的小店铺,府青路跨线立交下面是曾经洋盘一时的南洋家具城。

17.

一环路上有两个重要的客运站,一个是西门车站,一个是北门客运站,以前@彭主任 要从犀浦进成都城,必须赶当时仅有的一路车——221路,先到西门车站。那是最古老的大公交,车票只要1元,没有空调,嘎吱作响,异常拥挤。

北门客运站主要开往川南、川东北,自贡、中江、射洪、盐亭、南部、仪陇、巴中、通江、荣县等。

北门客运站有接近40年的历史,人来人往都匆匆,应该很难人有注意到,客运站右边的面店门口花台上种的是豌豆尖儿,很嫩起还没掐过。

18.

从北转到西,走到抚琴,我的一环之旅也即将完成闭环。

整个抚琴地铁站外面相当热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露天茶铺,看书的、喝茶的、摆龙门阵的,烟火气从抚琴小区蔓延出来。

19.

抚琴挨着的就是青羊小区,据从小在青羊小区出生的朋友@乐乐说 ,30年前青羊小区是有夜市的,那算是成都最早的夜市之一,比现在抚琴夜市还热闹。

那个时候物质还没那么丰富,串串香、烧烤、冰粉儿在大家看来都是极香的,附近旅游职中的、财贸职中的都会到这里耍朋友,她的第一个耳洞就是在夜市上打的,第一副蛤蟆镜夜市上买的。

接近5个半小时,我完成了一环路的游荡,原本记忆中模糊的一环路清晰一些,配合着朋友们的回忆,就像看了一部漫长的城市纪录片。

得知我走一环路,@康康说 20年前初中暑假的时候也徒步走过一环(未闭环),当时对成都不熟悉,对成都很好奇,在网络信息尚不发达的年代,来成都过暑假的县城中学生,就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令人意外的小店铺子,结果走了1/4发现很无趣就放弃了。

另一位土著朋友说:死不出一环路,才是老成都不变的情结。(她自己十年前就全家搬到南门三环外了)

你对成都一环还有什么记忆吗?

今日编辑 | 土豆儿

本文系谈资“成都Big榜”官方稿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章、不得使用文中图片

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一环上的打工人

一环上的美味锅盔

一环上的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