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一盏香茗,捧一卷诗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何人借我一壶酒,醉到明年秋满楼。

人间多少惊天月,几分凉意几分愁。

酒入相思情入魂,情由心动不由人。

试问人间红尘客,几人能过相思门。

佚名 《醉酒》

02.

关于这首诗,网络上流传几个版本,有人说是陆游的《枕上》,并且非常火,也有说是现代人杜撰的仿作,题为《醉酒》。

从诗的结构和运笔来看,这首诗绝非陆游之作,虽然陆游的确写过近60首“枕上”诗,比如耳熟能详的:

风竹无时静,月窗终夜明。时时听惊鹊,一一数残更。

吴楚民犹困,燕齐虏未平。功名天所命,吾志固难成。

这首诗是陆游1202年4月所作,当时陆游已经罢官13年,心中郁郁不平。但是同年,陆游被重新启用,任国史、实录院修撰一职,主持编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不久后又兼任秘书监。

当时宰相韩侂胄主张北伐,陆游大力支持,不过次年4月,国史编撰完成,79岁的陆游便致仕,回到山阴养老了。

虽然我们今天要讲的这首诗仅仅是一首伪作,且没有古韵之美,但诗句深入人心,所以能广为流传。

下面我们就深度解读一下这首《醉酒》,感受一下诗中所要表达的相思和愁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3.

诗文大意可解为:

谁能借我一壶酒,让我一直醉到明年的秋天,直到满楼都是秋风;

这世间有多少令人惊叹的月夜,清辉之下又几分凉意、几分忧愁;

苦酒入喉,相思情更浓,深入灵魂深处,情由心生,向来不受人的控制;

试问这红尘中所有的过客,有谁能把这情爱看得通透,越过这苦思之门呢!

一首并没有什么“营养价值”的现代诗,甚至感情泛滥,毫无沉重之感,但却让人勾起许多回忆。所以我们常说,读诗本质上是在读自己,你能从诗中感受到什么,就是什么,无关于文学和艺术。

如果你追求的美感,尤其是那种古香古韵,必然还是古诗词更加深邃,比如陆游75岁因思念唐婉所作的《沈园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陆游这首诗有他自己的故事背景,自唐婉27岁香消玉殒后,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44年。用44年苦思一个人,才是生命中真正的意难平。

那日沈园一别,就成了陆游和唐婉一生的永别,陆游感伤过往,在沈园的墙壁上题下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次年春,唐婉复游沈园,看见了陆游所题之词,也写下了一首《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同年秋,唐婉因思成疾,郁郁而终,这种相思不是前生来世,而是一种宿命,在劫难逃。

而我们今天讲的这首现代诗,愁苦也弄,相思也甚,同样有酒,同样的愁伤,但是这种别离则更像是幽怨,让人心里发堵。

可能,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至少,我们也都曾年轻过,也曾为爱疯狂,缱绻的回忆了,一直有那样一个人若隐若现,时不时让心头一酸。

一杯浊酒敬流年,一寸相思一寸灰。

故事的开始总是很美,但是走着走着,人生就有了分岔口,对于成年人而言,每一种选择都会留下遗憾,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接受这种遗憾。

就像当初走散的那个TA,注定会成为记忆中的意难平。

我们都会继续向前走,多年以后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过着简单平淡的生活。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抚平伤口最好的办法就是遗忘,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尘土各归,各安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