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讲述人:匿名李香兰(声明:本文非我自己的经历,是根据讲述人的话语整理,图片与本文无关,若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儿子结婚之后就跟着儿媳妇一起去了南方发展,住在了亲家给他们买的房子里面。孙子出生之后儿子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我们,直到今年,已经五年没有见过的儿子突然给我们打来了电话,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过年。

我和老伴很是开心,连夜买了火车票就去了南方!可不曾想我们在他家里呆了五天,就再也受不了了,我赶忙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临走之前,我坚定的告诉老伴,以后即便是儿子哭着求我们过来,我也不会再来了。

我叫李香兰,原本是陕西人,长大成人之后,父母托人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便嫁到了河南,与一个名叫赵强的男人结了婚。

赵强没什么学问,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而我也和他一样,因为自身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嫁过来之后只能与他靠着种地为生。

我们家里的条件虽然算不上有多么艰苦,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比如说鸡蛋这样的东西,在那个时候,虽然也算是稀罕物件,但每家每户基本上都能吃到。唯独我们家,家里的母鸡一旦下了鸡蛋,就要存起来,等存够一定的数目,就可以拿出去换粮食。

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刚嫁过来的前几年,当时我还怀着孕,嘴里没有味道,总想吃一些好吃的,可那时候穷呀,家里没什么能吃的东西,只有鸡蛋在我眼中简直就是山珍海味。

于是我便央求老公向婆婆求情,希望她能给我做一个鸡蛋饼吃。不料婆婆直接冲到我的屋子里面阴阳怪气:“哎呀,兰兰呀,真不是妈不让你吃,这米面油盐呀,全靠这几个鸡蛋换的,你要是吃了,家里的劳动力吃啥呢?”

她口中的劳动力也就是我的老公还有公公两人,她说完这话,我就知道她是啥意思了,不就是拐着弯的说我没给他们家里挣钱吗?可我也给她们家怀了个孩子,吃个鸡蛋她就不乐意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和她之间就出现了一些间隙。

不过好在即便是当时的日子再苦再累也都熬了过来,儿子出生之后,老公就去镇上打工了,每个月也会给我们寄回一笔钱作为补贴,我们的生活也日渐好转起来。

或许是从小就过着苦日子,我对儿子的教育方面十分的重视,不管再艰难的时候我都不会断了他上学的机会,因为在我看来,读书是他唯一能改变我们一家人命运的方式。就这样,我们一直将儿子供完了大学。

儿子也很争气,大学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地进入到了一家国企单位里面工作,唯一不好的是,单位总部离我们家很远,位置在南方,想要见上儿子一面都很困难。

不过看着儿子有出息了,我心里面也跟着高兴,和老伴把家中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塞给儿子,对他说道:“儿呀,到那边该好好工作就好好工作,但也要顾得自己的身体,这笔钱你拿着,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更多的还是要给妈带回来一个儿媳妇,妈还指望她日后能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呢。”

儿子向来很听我的话,在我说完这些之后,他点了点头。

就这样儿子去了南方工作,在那边租了一个房子,这一去就是两年多没有回来。直到第三年的时候,儿子回来了,同时也带回来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儿媳妇,李珍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珍珍是来自大城市里面的姑娘,刚见面的时候,她十分乖巧可爱,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和我们这些村里人不一样,我对她也颇有好感,但也很担心:她这样好的条件,怎么会看得上我儿子?

但让我意外的是,珍珍丝毫不嫌弃我们,吃完饭后甚至还主动帮我洗碗!即便是晚上我让她和儿子睡在了我们家里最大最干净的一间窑洞里面,她也没有丝毫怨言。

在我印象里,大多数城市里的姑娘都是娇生惯养的,住在窑洞里面,肯定多多少少都会不情愿的。所以基于这一点,我对珍珍的印象很好。

他们两人的关系发展得很是迅速,不到半年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儿子把我们接到了南方,和亲家母商量婚事。

亲家母家中是有些钱财的,在城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当时亲家母告诉我:“你们的情况我也听珍珍说了,我们家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家,但该意思的还是要意思一下。

房子我们就不让你们买了,这套房子是我们前年刚买的,到时候可以直接给他们当作婚房,但前提是我和珍珍他爸要留在这里,与他们一起生活。”

亲家母缓了缓,见我和老伴都没有什么意见,她才继续开口道:“车子的话,你们也不需要操心,在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们会给珍珍买一辆车子当作嫁妆。至于彩礼,这一点不能马虎,我们就问你们要99999,也算是图一个吉利。”

说实话亲家母的这些条件,完全可以说是向着我们了,但我和老伴还是有些担心,她这样做不会是想让我儿子入赘他们家吧?

不过亲家母似乎也看出了我们的疑虑,接下来就向我们解释道:“当然我们做这些也是有目的的,珍珍是我们俩唯一的孩子,我们自然希望她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所以以后每年过年,女婿都要留在这里陪我们过年,这就是唯一的条件。”

我有些为难,因为我也想让儿子回家陪我们一起过年!但转念一想,儿子还可以趁着其他的节假日回去看我们,用这个条件换取儿子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们还能多说什么呢?思虑再三之后,我和老伴就同意了。

就这样儿子和珍珍在南方举办了婚礼,我和老伴在那边呆了将近有半个月的时间就回到了家里。之后的日子里,儿子便再也没有回来过!直到他们结婚有一年半之后,孙子出生了。我和老伴兴奋不已,连忙过来看望他们。

在这期间,我把珍珍当作亲女儿一样对待,伺候她坐月子。而亲家母则什么也不管,在一旁抱着孙子傻笑,仿佛完全把我当成了佣人一般。儿子也顾不得和我说话,他们一家人围着孙子转悠,只有我在旁边打扫卫生,端茶倒水。不过看到孙子有这么多人疼爱,我受一点委屈也没什么。

之后的日子里,我又回到了老家,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儿子,这一转眼五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直到今年春节之前,儿子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儿媳妇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过年!老伴一听高兴坏了,当即就去买票了,我也很是欣喜,赶忙问儿子需要带一些什么不需要?

儿子思虑再三之后和我交代道:“东西倒是不用带什么,但多少也要拿一个红包。妈,我也不是想问你和爸要钱,但你也知道珍珍家里的亲戚都是做生意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给亮亮发红包,你们要是空着手的话,多少有点不体面。当然你们要是实在没准备,我也可以给你们准备一下,意思意思就行。”

听完儿子的说辞之后,我笑了笑,赶忙对他说道:“儿呀,瞧你说这话,当妈的怎么会考虑不到这一点呢?亮亮可是我的亲孙子,即便是其他人不给亮亮发压岁钱,我能不给他吗?妈肯定会准备好的,给他包个大红包!”

儿子听了我的说辞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同时又嘱咐我们两个路上注意安全,便挂掉了电话。当天晚上,我们就再次乘坐去往南方的火车来到了儿子家里。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刚一进门我就看到亲家母抱着亮亮在客厅里面逗他玩。

见我们来了,亲家母也不和我们打招呼,反倒是儿子将我们接了进去。我想去抱一抱小孙子,不料亲家母却一脸防范与不耐烦的对我们说道:“哎呀,你们洗手了没就来抱孩子?当心别把孩子传染上什么细菌了。”

她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善,但我一想,可能她也真是害怕孩子染上什么细菌,为小孩子着想,也就释然了,赶忙去洗了一下手,这才抱到我的小孙子。

那天我和老伴都很开心,对这个孙子爱不释手。晚上的时候我更是主动请缨,做了一桌子好菜,但或许因为他们一直在城市里面生活,我做的菜似乎不合他们的口味,一家人吃了几口之后都说自己饱了,留下了一大桌子饭菜。我和老伴觉得扔掉可惜,便独自两人坐在那里把桌子上的饭都吃完了。

那天刚好是除夕,我原本想和儿子一起看个春节晚会,但儿子却说自己忙了一天,有些累了,早早地就回屋子里面睡觉了。我和老伴有些尴尬地杵在客厅里面,不知道晚上住哪儿,儿媳妇这才开口对我们说道家里面没有多余的空房间了,让我们晚上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晚。

我心里面有些不太开心,并不是因为儿媳妇让我住了沙发,而是因为原本该热热闹闹的除夕夜竟然如此冷清的就散了场,没有一点年味,而我也没有任何的兴致再去看春节晚会了,躺着玩了会手机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儿子就把我叫了起来,说是要带我们去外面看庙会。我一听就来了劲,这下总该热闹一下了吧?

可不曾想到了那边之后,发现人山人海的根本走不动,而孙子又在老伴怀里不停的哭闹,好不容易快到庙会中心广场了,亲家母又打来了电话,说是儿媳妇的三舅来家里面走亲戚了。

我一听就感觉有些奇怪,哪里有人大年初一就去串门呢?但无奈既然已经是这样了,我们又只能悻悻的回到了家里。

他三舅是在市区里面做生意的,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坐在沙发上不停的使唤我儿子,甚至连名字都不叫:“那个谁?帮我倒杯水来!”

我一听就很生气,心想这亲戚也太懒了,水壶明明就在他的右手旁,抬抬手就能倒水,这都不肯动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到第三天,也就是大年初二,我想着这下总该能和儿子说说体几话了。可不曾想儿子又说他们该去走亲戚了,要去看望儿媳妇家里的亲戚。

“妈,珍珍家里的亲戚比较多,我们今天应该只能看四分之一,带你们去也不太方便,你们先在家里坐着,等晚上回来我们再聊天。”

临走前儿子特意交代了我,还说给我买了电影院的票,可以让我去看。但我一大把年纪了,哪喜欢这些东西?于是便给推辞了。

就这样我和老伴冷冷清清地留在了家里,他们一家人则出去看亲戚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们依旧是这样度过的,我开始有些质疑自己来这边过年的这个决定了,或许这次我都不应该来他们家过年?

于是在第五天的时候,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了,感觉我和老伴就像是完全脱离了他们一家人的外人一般,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赶紧回了老家。

在路上想起过年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我不由得向老伴抱怨道:“咱儿子哪哪都好,就是太不体贴了,以后他就算是哭着让我来过年,我也不会再来了!”

老伴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

无责声明:文章故事纯属虚构,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此文章旨在倡导社会正能量,无低俗等不良引导,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