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刚、大顺和加代三伙社会奔洪哥的公司而来,大洪也得到了消息,“洪哥,加代和徐刚他们过来了。”

“我能想到。行,那我下楼走,让他砸。”

大洪拨通电话,“二瘸,我今天晚上要办个大事。加代和徐刚过来砸我公司来了。他们都是社会人,都好面子,明白吧?他们过来砸我公司,我不在乎,我现在就离开公司,你也离开公司。加代住在哪个酒店,我已经叫人过去了。你马上到酒店去。他一会儿砸了我的公司,他肯定认为我害怕,认为我不行,他肯定也会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再给他服软,给他道歉,我假装说让他放我一马。今天夜里你把他销户。一切后果,我来兜着。二瘸,我信任你,你一定要把他销户。”

二瘸一听,“公司你不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砸能砸成什么样?无非装修呗。有几百万够了吧?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灭这样的人,我不得放弃一点东西吗?你得准备去吧。”

大洪下了楼,转头坐车就走了。连公司里坐着的五六十个兄弟都没告诉。

徐刚和加代带着兄弟到了大洪的公司。一楼坐着的兄弟一看,“哎,来人了!”

徐刚一挥手,“打他!”

二百来人下了车,哐哐放起了响子。对面的兄弟跑了不少,也伤了不少,公司一楼到六楼被砸了个稀巴烂。

徐刚从楼上下来,加代问:“楼上有人吗?”

“没有。兄弟,他这是害怕了。他的兄弟们在,他自己人跑了。我给他打电话。”

没等徐刚把电话拨出去,电话进来了。“刚哥!”

“知道叫刚哥了?”

“没没没,刚哥,我服所了,我错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你能不能放我一马?千言万语今天晚上我也说不清了。我不应该为二瘸办这事。但是怎么说呢?他毕竟是我一个弟弟。刚哥,你们打二瘸吧?你们怎么砸,我都认了。你们把二瘸打死,我都不管了,行不行?刚哥,你放我一马。明天早上,我以我个人名义,我给你拿一千万。刚哥,你砸我公司,我不追究。”

徐刚一听,“代弟,你接电话。”

加代一接电话,“喂。”

“加代啊,洪哥给你赔不是,给你道歉了。我斗不过你们,我服了。你们打二瘸子吧,你把他打死,我保证不追究......”大洪说了一大堆道歉的话,加代根本就不听,干脆把电话挂了。

徐刚说:“哎,这鸟人怂了。当年挺猛,有点名号。洗白之后,鸟都算不上。”

加代若有所思。徐刚说:“又考虑什么了?”

“行吧。我没考虑什么。我就感觉这事里面好像不太对。”

徐刚一听,“这怎么老是不太对呢?没你想得那么复杂,社会很单纯。”

“刚哥,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啊。”

加代说:“你要是相信我,我们今天晚上离开潮州,你跟我回深圳。”

“什么意思?”

“你跟我回深圳。今天晚上任何一个兄弟不要待在这边。住院的兄弟在这边住院。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刚哥,你听我的。”

徐刚说:“他明天早上送钱......”

加代说:“让他送深圳去。他不是有诚意,服了吗?”

“行,那我跟你走。那我跟弟兄们说一声。”

加代一摆手,“谁也不要说,我俩先走。等到了深圳,给弟兄们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行。那坐你车呀?”

“我让左帅给我一辆车,你坐我车。”加代把江林叫了过来,“江林,我先走。”
“哥,你先走是对的。你先走吧。等两小时后,我把我们的兄弟和刚哥的兄弟都带回去。”

“行。”加代和徐刚坐上车,王瑞一脚油门,往深圳去了。
老洪把电话打给了赵二瘸,“二瘸,可以动手了。”
“洪哥,我知道。我带着兄弟们在门口等着呢。他一回来,我就动手。”

“好嘞。”挂了电话,大洪点了一根小快乐,开兴地笑道:“什么年代?呵呵呵,只需要动动手指,打几个电话,深圳王加代不过如此啊,没了。

酒店里还有一些受伤的兄弟在,江林开着五个九的劳斯莱斯往酒店回。这辆车晚上打架的时候是加代坐的。车往停车场一停,二瘸说:“盯好了,只要加代下车,我们就冲上去。”

江林从驾驶位下来,没有人跟下来了。二瘸的兄弟们一下子傻了,“二哥,没有人啊。加代呢?”

“是不是进去了?”

“没有啊。”

二瘸也四下看了看,还是没有。兄弟问:“二哥,怎么办?”

“下车,进酒店找一找。如果发现加代,直接动手,打完就跑。”
“二哥,那还能跑了吗?”

“我们在响子揣身上进去,来都来了,不能白来。他们空手下的车,我们这么多响子,怕什么呀?”

“二哥,听你的。”二十来人下了车,每人怀里揣了一把五连发。
江林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为加代作掩护,带着兄弟们下了车,一帮兄弟假装上楼回房间,实际上是去楼上拿东西。江林和丁健、郭帅、陈耀东、孟军等二十来人在一楼大厅找了一个沙发坐下了。江林已经跟兄弟们说好了,两小时之后下来。

二瘸戴着帽子和墨镜带着六个人进来了。江林一眼就看到了,明显不是来住宿的。江林笑了。丁健说:“麻子,打他不?”

“二哥,干不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等一会儿,肯定还有人。”

不大一会儿,另外两伙人进来了。二瘸在大厅走了一圈,也看见江林在那坐着。江林故意不往那边看,只是用眼角的余光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