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总是一步一步试探别人的底线。当老虎没发威的时候,总认为遇到的是病猫。洪哥在挑战加代的底线。但凡黑转白成功的人,社会上的实力不但不降,反而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洪哥以及自己曾经的兄弟转型前文龙画虎,如今西服领带,商务夹克,戴上了金丝眼镜,更是有了其他社会的投靠。

听说加代带人来潮州了,洪哥说:“老兄弟,你看你说这话。我没有恶意,我都说了让二瘸......”

加代终于爆发了,“放屁!你让二瘸让二瘸的,现在我来潮州了,我不用你领他过来见我。我一会儿抓住他,我把他腿卸了。我让跪着跟我说他错了。姓洪的,你白天跟我提到老赵,我给你点面子,我让你来深圳。你让我等四五个小时,你连个电话都没有,连个短信都没来。你玩我啊?你觉得我没有脾气了。你俩一起过来,我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说完,加代把电话挂了。加代把车队开进了芬姐老家的院子外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瘸也到了洪哥的公司。一进门,二瘸问:“洪哥,怎么样,你问没问呢?”

洪哥说:“你把你手下的兄弟叫来,我一会儿给底下的兄弟也打个电话,我们集合。我看看加代到底什么意思。他要是奔打架来的,我们今晚就打他。”

“洪哥,我手下没多少人啊。”

“三十个、二十个,你还没有了?”

“那有,抵不上什么事啊。人家那边来五六十辆车呢。”

洪哥一听,“没等打,你就怕了?哎,就你这样的,怎么混社会啊?你洪哥退隐江湖这些年了,都不怕,你怎整天在社会上待着,你害怕了?”

“不是,我没见过这么大队伍的。我哪见过这么大阵仗的?洪哥,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没底了。”

“你怕什么呀?不是有你洪哥罩着吗?你喊人去吧。我打几个电话,我把人也叫过来,一会儿看看他什么意思。二瘸,这种情况下,放响子就打,还考虑什么呢?去吧。”二瘸打电话去了。

洪哥也开始打电话找人。几个电话下来,洪哥调来了二百五十来人。赵二瘸也叫来了四五十号兄弟。两方面加在一起三百来人。整个在公司楼底下,屋里屋外基本站满了,全是人。

看到这么多人,洪哥和赵二瘸心里有底了。洪哥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兄弟,我是你洪哥。”

“说吧,什么意思?”

洪哥说:“这话得我问你呀。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来打架来了,还是说你找二瘸来了?”

加代问:“有区别吗?”

“你呀,年龄小,听洪哥一句劝,你回深圳。在这个地方,你要说不打架,我们把这事谈谈,我让二瘸给你赔个不是,我们还是这么解决。当然了,你要是不听劝,非要作死,那洪哥拦不住你。你就看看,在我的地盘上,你是不是那个,是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了?”

“说完了!”

加代说:“来定地方吧。”

“那简单了,那就奔着二瘸的山去吧,就在山脚下来个既分输赢,又定生死吧。”

加代又问:“什么时候?”

“那就现在呗。马上出发,你看怎么样?”

“行,你等着啊。”

放下电话,加代一挥手,“出发。”

芬姐一听,站起身,说道:“代弟,你帮大姐办这么大的事,今天晚上姐跟你一起去。我家里还有点现金,把这钱都给老弟们分了,多少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加代一摆手,“大姐......”

芬姐说:“我的钱已经准备好了。”

“不是,大姐......”

“你听我的。”芬姐一招手把自己的司机叫了过来,“去车里把钱拿过来。”芬姐给每个老弟五千块钱。兄弟们上车往山下去了。

洪哥的公司里,洪哥把二瘸叫到身边,说:“二瘸,今天晚上洪哥跟你只说一件事。”

“洪哥,你说。”
洪哥说:“我们的队伍你也看见了,这帮兄弟全在。洪哥岁数也大了,而且我都这个年纪了,这种事我没法去。你带着人去,现场你就主打。你就跟兄弟们说,打赢了,洪哥一人给一万。打输了,一分没有。告诉兄弟们必须往死干,彻底加代废了。将来我去深圳投资点买卖。现在有他在,他把着,谁都不好进。”

二瘸一听,“洪哥,现在你戴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说话心平气和的,但是你的心还是挺狠的。”

“要想成大事,心不狠能行吗?必须把加代废了,最轻也要把他打进医院,让他后半生坐轮椅。最好把他销户。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天大的事,洪哥给你扛着。你带人去吧。”

“哎。”二瘸转身到了楼下,作了动员,随后一挥手,“出发!”三百来人浩浩荡荡朝着山脚下去了。洪哥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也经历过生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跟加代出去打架,兄弟们都很兴奋。虽然也打输过,也被人撵着砍过,但是还是比较少的。打赢的居多。兄弟们在车上擦拭着冷兵器,往响子里填花生米。

加代的车队往山脚下开,赵二瘸的车队也往山脚下开。双方再有十分钟就要到定点的地方了。到达定点的地方有一个必经之路。就在双方都要进必经之路时,双方在三岔路口迎面相遇了。陈耀东一看,“哥,是那伙人吗?”

加代一看,“下车!”兄弟们一听,车还没停稳,兄弟们纷纷往车下跳。二瘸这边也看到了,“二哥,是他们吗?”

“我看到了。来,停下,给我!”二瘸这边兄弟们也下车了。

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