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好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尽头

文/心之帆

你说就去海尽头吧,

再次离开城市的喧嚣和苦闷。

那里每当金色的落日

披在深蓝的海面,倒影

是我们的祷告。

可另一场风暴来得如此之迫,

谎言和你的视线贴着。

背叛——像极了杀死信任的绞刑架,

一朵绿云住在了我的头顶。

他亲吻我曾贴着的

那一片柔软的

抹着唇釉的嘴唇,

他的手不安分地推向她饱满的胸部,

从后面第一个排扣往下。

可那海尽头,礁石静默地望着,

似孤独的灯塔,散落的讯息无人过问。

海浪又涌了起来,

烟蒂随着几次叹息朦胧。

我和影子,这次谁都没有说话,

只是徒劳地寻找彼此。

似去日触碰她纤柔的灵魂,

从寒暄到无话不说。

我爱的人,

我不想祝福。

这里我无权指责,

无权过问,

我何必再追问。

我曾从床上抱着被他玷污的你离开,

我曾以为那一切圣洁无比。

他种下了一抹红,在你柔软

皙白的脖颈,在你耳根后往下一寸。

他离开时没有回头,

不声不响。

我们走了很久,我们像过了一生。

在海尽头,

在半醉半醒之间,

你忽然探出头吻住我的嘴唇,

用舌尖

顶住我的上颚。

都会变了,都会远了,都会云淡风轻了

文/心之帆

无尽雪,黑夜中如星坠落,

杯中酒,苦闷无处入了我心湖。

似林中迷雾中的鹿,

悲切绝助,竭力地找寻出口,

拥有长风,

却失去远方。

像一生被桎梏,

你不知是锁链束缚了肉体

还是肉体惯于了锁链。

这些年,为了生活,血淋淋,

折断翅膀。

你可知?

人活着,并不只为了几张

莫兰迪色系的纸片。

你可知?

你若想先其拥有,

必要先其没有。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苦闷是被世俗化,昂起头被抹杀。

奈何被抹杀,用尽了全力,

被说成没出息。

你可知?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三千繁华,弹指刹那,

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

何所似,何所似——

图片:读睡诗人拍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诗对生存生命的揭示。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品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