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群雄争霸,肩扛巨大票房压力的春节档,任性选择“推翻自己”,何尝不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其实,张艺谋的艺术叛逆期,很早便已开始。

本篇推送,乌鸦将挖掘一个真实的张艺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艺谋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

母亲的地主出身,给年少的张艺谋烙下了自卑的印记,他从不出风头,永远随大流,被时代推着早早学会了“低调做人”。

1971年,刚过20岁的张艺谋,进入了陕棉八厂。

虽求知若渴,积极谋出路,但张艺谋并不受厂里的重视,当时他唯一的想法,是把照相机玩明白,争取调去工会,给大伙儿拍照…幸运的是,这个宝贵的名额发给了张艺谋所在的八厂,而八厂有5000多名工人,名额最终又无比幸运地落到了张艺谋的头上。

北电摄影系,为张艺谋推开了电影艺术的大门…

八百里秦川,喂养了张艺谋的审美趣味。

之后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等影片,用本土叙事和色彩符号,一遍遍强化着张氏美学。

比如,《大红灯笼高高挂》。

侵略感极强的红色,象征着高墙之内、宅院深处的权力与欲望,冷暖色更迭、交融,谱写出一曲绝望的女性悲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