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妈妈40岁那年拼了命生下我。

尽管所有人都说,我很懂事、很勤快、学习很好。

可爸爸妈妈还是不喜欢我。

他们只喜欢哥哥。

而生我只是为了救他们的宝贝儿子罢了。

1

今天是除夕也是我哥颜诚诚十八岁的生日,此刻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在客厅里看春晚。

而我正在厨房里洗碗。

妈妈的严厉的声音从客厅传来,「颜沫沫,我不是告诉你洗碗的时候别开热水,天然气那么贵,你脑子里一天到晚记得啥!」

透过厨房门我看到,凶完我之后,妈妈正满眼温柔地把一个剥好的橘子塞给哥哥。

仿佛刚才说话的并不是她。

我默默地将水龙头拧回到冷水那一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嘶,这水真凉,指尖上传来刺骨的寒冷。

将厨房收拾得一尘不染后,我轻轻地走到客厅,看着桌子上摆放的生日蛋糕,我吞了吞口水。

我听邻居家的小胖说,蛋糕很好吃,尤其是奶油入口即化,很甜。

往年哥哥过生日,妈妈总是板着脸告诉我,蛋糕太甜,小孩子吃了对牙齿不好,等上了初中再说。

今年,我已经初一了,应该可以吃一点点蛋糕了吧?

我怯生生地对着妈妈说,「妈妈,厨房我收拾好了。」

妈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厨房收拾好了,就去睡觉啊,还杵在这干啥!」

我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蛋糕,低下头准备回房间。

就在这时,哥哥开口了,「妈,我们吃蛋糕吧,再晚的话就过了十二点了。」

妈妈立刻眉开眼笑,「好的,诚诚,我们这就唱生日歌,吹蜡烛,吃蛋糕。」

听了妈妈的话,我停下了脚步。

也许……

「不是让你回房睡觉吗,怎么还磨磨蹭蹭的,是不是皮又痒了?」

说着,妈妈拿起除尘掸子就朝我走来。

本以为过年,妈妈不会打我。

不曾想,她还是……

我低着头,闭着眼,等待着除尘掸子。

就在这时,哥哥看着我,得意地笑了笑,「妈妈,今天是过年又是我生日,就不要生气了,

沫沫,你快去帮我把打火机拿过来点蜡烛。」

我听到哥哥的声音,如获大赦。

快速将打火机拿给哥哥。

点蜡烛,唱生日歌,接下来就该切蛋糕了吧。

到现在妈妈还没有赶我走,是不是代表今天我可以吃一口蛋糕了?

正当我脑子里幻想的时候,哥哥突然开口了,「既然你不想睡觉,那就去把脏衣服洗了,记得妈妈那件睡衣必须用手洗。」

呵呵,看来我还是多想了。

这个家,我永远都是那个被使唤的存在。

还没挪步子,哥哥突然温柔地摸着我的头说,「你要知道男生都喜欢勤快的女孩,而且女孩子可不能贪吃甜食,不然变成肥婆以后谁敢要你,哥哥可是为了你考虑,你要明白我的苦心。」

哥哥话音刚落,爸爸放下手机也开口了,「没听到你哥哥的话吗?像个杆子一样戳这儿干啥?赶紧滚去洗衣服。」

而我的妈妈,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别忘了,把你哥哥的袜子洗了,洗不白你试试看!」

我低着头,走进卫生间开始洗衣服和袜子。

而门外,他们一家三口有说有笑。

2

我不明白,既然那么喜欢哥哥,为什么还要生我呢?

从我记事儿以来,父母没有给过我一个笑脸,自从六岁起,我就已经被训练得可以踩着凳子做饭洗碗。

我也可以洗衣服,做家务。

这些我都可以努力做好,因为邻居奶奶常说,孩子勤,爱死人。

所以我很勤快,可爸爸妈妈为什么还是不爱我呢?

哪怕把对哥哥十分之一的爱分给我也好。

当我洗完衣服出来的时候,客厅灯已经灭了,桌子上哪还有什么蛋糕的痕迹。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我的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也就是一个杂物间罢了。

这个房子买了以后,是三室还带一个杂物间。

只不过爸妈说,哥哥需要好的学习环境,所以原本应该属于我的房间就被改成了书房。

而我则被安排在这个5平米的杂物间。

他们说,我还小不用太大的房间。

我轻轻躺下,尽量避免让这个二手木头床不要发出声音,

不然爸妈又要骂我吵着哥哥休息了。

躺下之后,我的房门直接被推开。

我起身打开门,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哥哥手里端着一小盘蛋糕看着我,

「呐,留给你的。」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哥哥递过来的蛋糕,我想,今天哥哥对我真好。

就像同学小月的哥哥一样,总会给小月留好吃的。

月光下,哥哥笑着走向我。

我刚想开口,哥哥示意我不要说话。

他走过来,一只手按着我的头,另一只手将整盘蛋糕死死地摁在我脸上。

这一瞬间,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我的脸涨得发红,嘴里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下意识地用手使劲推搡他。

可十二岁瘦弱的我,怎么能推开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呢。

正当我憋得不行的时候,客厅有了响动。

应该是父母听到动静后,起来了。

这时哥哥麻溜地松开我,然后把盘子剩余的蛋糕抹在自己身上,顺势往地上一坐,看着我邪魅地笑了笑,随后一副惊讶的样子。

「沫沫,你怎么可以偷吃蛋糕呢?而且我又不会告诉爸爸妈妈,你怎么还这样对我?」

这时爸爸冲过来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的哥哥,直接给了我一耳光。

力道很大,大到我瞬间耳鸣,嘴角有了腥味。

而妈妈则是一脸心疼地跪在哥哥旁边,「诚诚,你没事儿吧,快起来。」

哥哥揉了揉胸口,有些虚弱地说,「爸妈,我没事儿的,你们别担心,就是感觉胸口有些闷罢了,

沫沫应该也是怕我告诉你们她偷吃蛋糕,所以情急之下才推了我一把。」

而此刻,我的脸上糊满了蛋糕眼泪还有嘴角的血。

爸爸妈妈听完颜诚诚的话,脸上瞬间乌云密布。

3

妈妈一把扯住我的头发,面目狰狞地说,「颜沫沫,你明知道你哥哥身体不好,小时候做了大手术,你还这么粗鲁地对他?

你哥哥不让你吃蛋糕都是为了以后你的身材着想,你就这么对待你哥哥的吗?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赶紧跪下来给你哥哥道歉!」

说完,扯着我头发的手并没有松开,爸爸则是抬脚对着我小腿一踹,我瞬间就跪在地上了。

眼泪一颗颗滑落,跌在坚硬的地板上,脸上残存的奶油混着眼泪淌进嘴里,

原来,蛋糕并没有小胖说得那么香甜,甚至有些苦。

哥哥这时候再次开口了,「爸妈,没事儿的,我想沫沫肯定不是故意的,你们别生气了,

大过年的气坏了身体可不太好。」

爸爸听了哥哥的话,红着脸再次给了我一耳光,冰冷地说,

「赶紧道完歉,让你哥哥去睡觉,你给我今晚上站在阳台面壁思过!」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油,面如土色地对着颜诚诚说了对不起。

他们三人就去睡觉了,临走前颜诚诚转过头看着我得意地一笑。

嘴巴吐出来一个「傻X」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