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永福

01

清光绪八年(1882年)正月二十一日,广西南宁府新圩村,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个身材颀长的中年人,穿着绸缎长袍,看着像是个生意人,却又面容坚毅,步伐带风,透着戎马多年才会养成的威武气质。

正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们看着这个“陌生人”,不禁疑惑:此人是什么来头?来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做什么?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仔细观察这个“陌生人”后,突然惊呼:“这不是刘二嘛?!他怎么回来了?!”

02

老人嘴里的刘二,就是已经阔别了老家二十多年的刘永福!

二十多年前的咸丰七年(1857年),刘永福20岁,父母生前欠下了一屁股债,都落在了他头上。

那几年,他当过雇工、打过猎、撑过船,每天苦逼哈哈,却仍然还不清债、吃不饱饭。

眼看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他听说广东省钦州府,郑三的反清武装在招兵,便抱着“混饭吃”的念头,跑去,稀里糊涂当了“反贼”。

一晃就是三年。

这三年来,郑三的队伍没跟清军打过一仗,成天跟其他天地会堂口抢地盘,开片,还输多胜少。

眼看跟着郑三没前途,刘永福就投奔了其他天地会队伍。

结果几年混下来,却是越打越穷,脱贫无望。

刘永福也明白了,这大腿不能瞎抱,要抱就得抱最粗的那根。

他把当时周边的反清武装都观察了一遍,发现最强的还是“延陵国”,于是在同治五年(1866年),他带着手下的百十号兄弟投奔了“延陵国”的“国主”吴亚终,在老吴的手下混了个“左先锋”的官职,总算暂时有了饭辙。

可好景不长。

03

第二年,清军大举入桂进剿天地会。

各路乱七八糟的天地会武装被清军打到扑街。

吴亚终也不例外,元气大伤。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老吴手下的弟兄纷纷自谋出路去了,有的投了清军,有的回乡下种地,还有的落草为寇,上山当了土匪。

刘永福想来想去,这三条路都不合适——

1、投降清军,一定会被清军当成炮灰,白白送死不值得;

2、回乡务农,那自己这十年不就白混了?

3、落草为寇,又能有什么出息?最后迟早还是要被官府消灭。

那怎么办呢?

老刘一拍大腿:干脆出境,去隔壁的越南割据一方做个土皇帝!

就这样,同治六年(1667年)三月,刘永福带着三百多号小弟,打出“黑旗军”的旗号,正式脱离吴亚终,越过国境线,跑到了越南北部的宣光省。

从此开始了他的传奇生涯。

04

可能您要问了,这越南好歹也是个国家,能让你刘永福随便占地为王?

说到这儿,咱们就得絮叨两句当时的越南了。

当时统治越南的是阮氏王朝,简称阮朝。

阮朝在名义上是大清的藩属国,但实际上清朝很少干预阮朝的内政外交,因此越南本质上是个独立国家。

阮朝于1802年统一了越南,一时国力强盛,算是东南亚的一方霸主。

但没过几十年,法国人盯上了越南。

1858年,法国正式大举入侵越南,越南军队不是对手,没两年工夫,越南南部地区的7个省就被法国人占了6个。

越南北部也不消停。

越南北部(即北圻)山区众多,交通不便,本来就是阮朝统治比较薄弱的地区。

阮朝忙着和法国打仗,国力消耗很大,对北部山区各省控制力更加下滑得厉害。

又赶上那段时间,云南、广西连续发生大规模的反清起义,却都打得一塌糊涂,被清军打败的各路武装就纷纷越境跑来了越南境内,占地为王,割据自雄。

阮朝也想消灭这些入侵者,可对付法国人都已经力不从心了,哪还有力量对付这些中国来的山大王?

刘永福来越南的时候,越南北部靠近中国边境的地区早已遍地草头王了。

05

刘永福手下就三百多人,论实力根本不值一提。

怎么才能在一堆草头王中生存呢?

老刘思考了一下,认为关键在于,如果能有个越南官府给的身份,自己就算站住了。

于是,马上向越南官府投诚,表示愿为效忠越南朝廷(给碗饭吃)。

越南朝廷派官员到老刘的营中一看:

切,才三百人,想做我越南的官儿?资本不够!

这样吧,你要实在想为我越南效力,先打个胜仗给我们看看。

宣光省北边的六安州,有一股从大清窜来的土匪,为首的叫盘文义,你去把他消灭了,我们就把六安州封给你!

刘永福回去一打听:我草!这盘文义手下足足有上万号人马,自己这三百多人还不够塞人家牙缝!

但你不敢打,就没法在越南立足,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刘永福带队到了六安州之后,没着急动手,而是先接触了当地百姓,打听敌情。

一打听才知道,盘文义对百姓横征暴敛、烧杀淫掠,民愤很大。

这就好办了,老刘的黑旗军就军纪严明,对百姓和善......

很快获得了百姓支持,给黑旗军提供粮草和情报,愿意帮黑旗军打盘文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群众基础有了,后面的仗就好打了。

之后的几个月,盘文义派出抢粮的队伍接连遭到黑旗军伏击,黑旗军的声望迅速上升,更多的越南百姓都跑来加入黑旗军。

人马上升到了1000多人。

盘文义气得一批,集中全部人马,企图一举消灭黑旗军。

刘永福听到消息,知道不能硬拼,于是一边动员百姓助战,一边施展奇谋——在大营前的农田里挖了大量陷阱,插上竹签,上面用枯草掩盖。

同时把枪炮都集中到大营正门位置上。

盘文义带着大队人马,先是集中兵力冲击黑旗军的大营正门。

但正门外只有一条小道,数千人挤在这条小道上,队形极度密集。

等他们靠近了,刘永福一声令下,黑旗军枪炮齐发,顿时把对方轰得血肉横飞。

盘文义一看,马上下令向周边散开,却又纷纷掉进老刘挖好的陷阱里,被竹签扎了个透心凉。

趁着盘文义的人马阵脚大乱之际,老刘一挥七星黑旗,早已埋伏在两边的黑旗军和百姓纷纷杀出,杀得盘文义全军崩溃,连死带伤带跑路,一下损失了大半。

老刘又趁势发出悬赏令,要盘文义的脑袋。

不久,盘文义的手下反水,把老盘的人头送到了刘永福军中。

06

这一仗打得实在漂亮,越南朝廷一下看出老刘确实是个人物,于是封了他一个“百户”的官职,黑旗军终于在越南站住脚了!

刘永福却并不满意,他认为六安州地盘太小,不利于发展,于是又把眼光盯上了保胜(即今越南老街)。

保胜,位于中越边界,历来是越南和云南边境贸易的商业重镇,不但比六安州大得多,经济基础也更好。

而此时占据保胜的,是另一个从大清跑到越南的匪首——何均昌。

刘永福提出收复保胜,越南方面当然没二话说,马上同意。

刚刚消灭了盘文义,黑旗军的威名传遍了越南北部地区。

何均昌手下不过三四千乌合之众,怎么打得过黑旗军?

老何被杀得大败,于是去找盘踞在中越边界的另一股势力——黄崇英来为他报仇雪恨。

黄崇英和刘永福是老熟人,两人都曾在吴亚终的“延陵国”效力。

但如今为了抢地盘、求生存,双方也顾不得什么手足之情了。

一番大打出手......

最终刘永福棋高一着,把黄崇英给打了回去,拿下保胜。

但刘永福心中还是觉得不那么稳当——现在的越南弱得一批,外打不过法国人,内打不过各路割据势力,显然不是合格的“大腿”。

要抱大腿,还是抱大清的。

但自己当了十年的“反贼”,大清会让自己抱大腿么?

老刘没想到的是,机会很快就来了......

07

就在刘永福占据保胜的时候,阮朝也向宗主国大清派出了使臣,见到两宫皇太后就是一顿诉苦,说大清的各路反贼盘踞在越南境内,为非作歹,祸害地方,越南实在无力剿灭,恳请大清出兵帮着剿贼。

两宫皇太后一听,这些反贼盘踞在越南,随时可能杀回广西和云南,都是潜在的威胁,这忙咱得帮啊!

于是一道圣旨下来,命广西提督冯子材率军出镇南关,到越南剿贼。

冯子材大军出关的消息一传开,越南北部的各路割据势力全都吓得腿肚子打颤。

只有刘永福看到了机会——

他马上派出使者去联络冯子材,先把老冯一顿吹捧,接着又把自己洗白成是“误入匪群、幡然醒悟”,把自己在越南割据说成是“为中国蔽卫疆界”,还把自己如何消灭盘文义、何均昌、打败黄崇英的事儿都摆了出来。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刘永福已经接受了越南的官职,这就相当于越南朝廷替他证明,他不是“反贼”,而是帮助越南剿贼的“忠臣义士”。

冯子材呢,也是天地会出身,资历可比刘永福老多了。

因为这个原因,冯子材对昔日天地会的“反贼”大多网开一面,对诚心归顺朝廷的也愿意伸手拉一下。

既然能得到越南朝廷的认可,说明刘永福是个忠义之人,可以利用。

于是,老冯派出人马联合黑旗军一起行动,并且答应胜利后一定向朝廷保奏老刘的功劳。

刘永福当然是感恩戴德。

为了证明自己心向朝廷,刘永福还特地让手下全部剃掉长发,重新换回了大清发型。

08

因为黑旗军的大力协助,老冯此番出征十分顺利。

短短几个月,就把越南北部的各路割据势力扫荡得七七八八。

老冯也言而有信。

在《清穆宗实录》的“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初十”条下,我们看到了冯子材凯旋回国后,给朝廷报捷的奏折。

奏折中,老冯说“此次越南匪徒苏帼汉、刘泳幅、邓志雄等,向在该国垦田授职,俱非吴亚终之党。”

尽管老冯把刘永福错写成了“刘泳幅”,但意思是没有差错的。

老冯出面为刘永福做了证明,确定刘永福不是天地会的反贼。

有了老冯背书,朝廷当即下旨赏刘永福四品蓝翎功牌。

刘永福接到功牌,不禁热泪盈眶:自己从20岁加入反清武装,兜兜转转了14年,虽然朝廷没给予官职,也没说让他回国,但自己的“反贼”身份终于“洗白”,今后回国也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有了清廷的认可,刘永福成了一杆大旗。

越南北部的许多天地会武装,为了洗白自己,纷纷投奔到刘永福的旗下。

黑旗军很快发展到了3000多人,以保胜为根据地,开荒种田、开发矿山,保护商旅、发展商业,很快把保胜搞得繁荣起来,成为了越南北部的一方乐土。

原本刘永福以为,自己余生也就这样了,可能就是在越南北部做个土皇帝,然后找机会再回广西老家修下祖坟。

但他没想到,历史的洪流又将他卷入了一场漩涡当中,让他日后成为了名垂青史的民族英雄!

09

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国人又把手伸向了北圻(越南北部)。

这年十月,法国海军上尉安业,率领100多官兵(法国人和南圻伪军各一半),乘船进入红河入海口,溯河而上,企图探索红河航道,为后续入侵北圻和云南探路。

安业的队伍才100多人,但越南人早就被法国人吓破胆了,沿途的越军都不敢抵抗,纷纷跑路。

安业轻而易举就占领了北圻重镇——河内,气焰更加嚣张。

当时掌管北圻军政大权的越南官员是北圻统督黄佐炎,他知道凭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抵挡不住安业,想来想去,决定去找刘永福帮忙。

一来,老黄这些年确实帮了黑旗军不少忙;

二来,保胜就在红河边上,法国人要溯河而上,迟早也要打到保胜来。

唇亡齿寒,户破堂危!

刘永福马上率黑旗军精锐500多人,顺红河而下,于十一月初二直抵河内城郊。

他知道法国人枪炮厉害,火力对射肯定吃亏,只能用计把他们引入伏击圈再短兵相接。

因此,刘永福先把主力埋伏在一个叫纸桥的地方,然后派100多人前去河内城下,做出要攻击的样子。

果然,安业一看黑旗军人数不多,又以为还是不堪一击的越南军队,就带了20多名法军出城迎战。

法国人刚放了一排枪,黑旗军掉头就跑。

安业下令追击,这一追就追到了纸桥。

刘永福阴阴一笑,一声令下,事先埋伏的黑旗军突然从树林中杀出,冲到法国人面前挥刀猛砍。

法国人人数少,又完全没有防备,没一会功夫,20多人就都做了刀下鬼。

包括安业。

这就是黑旗军和法军的第一战——第一次纸桥之战,刘永福首战告捷!

10

可刘永福没想到的是,明明自己打了胜仗,越南朝廷却还是跟法国人签订了《甲戌和约》,对法国开放了北圻和红河的航道,并答应在外交上接受法国的“指导”。

黑旗军的血全白流了!

经过这次事件后,刘永福明白了:

这样的越南早晚有一天会被法国人吞下去。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算了,还是赶紧联络大清,找机会回国吧!

可要回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一来,黑旗军占据保胜数年,手下的弟兄们大多在保胜当地有了田地、盖了房子,甚至娶妻生子,要回国相当于就要放弃这里的一切,大家的思想工作不是那么容易做通的;

二来,冯子材调任了贵州提督,和黑旗军的联络就断了。刘永福一下找不到其他人脉,想以“为父母扫墓”的名义亲自回国打通门路,但越南方面又不批准。

就这样,老刘只好继续待在保城,一边练兵备战,一边继续派人回广西打探消息。

到光绪七年(1881年)十月,刘永福听到消息说,冯子材又回到广西当提督了,于是他再一次上奏越南朝廷,要求回国为父母扫墓,而且这次态度极其坚决,你要不放行我就自己回去!

此时的越南朝廷也是压力山大,因为法国人正在集结重兵,准备大举入侵北圻,还得指望黑旗军帮他们抵挡法国人,因此也怕再不放行会得罪刘永福,于是只好同意了老刘的回国申请。

这样,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11

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家乡,刘永福感慨万千。

匆匆给父母扫过墓之后,他就赶紧去联络冯子材,表示想带队伍回国。

可没过几天,越南方面就传来了警报——法军已对北圻发起大规模进攻!

刘永福只得提前赶回越南,同法军作战。

光绪九年(1883年),刘永福在河内城西击毙法军统帅李维业。

名垂青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法战争爆发后,受清政府收编,刘永福以记名提督在中越边境抗战,战后被调回国。

甲午战争期间,重建黑旗军......

1895年奉命帮办台湾军务,驻台南,抗日保台。九月,终因粮尽援绝,遗憾内渡厦门。

民国六年(1917年)1月9日,刘永福去世于钦州,享年80岁。

因抗法援越和抗日保台的功绩受到人民尊敬。

2017年4月,视察广西期间,大大称赞刘永福是令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民族英雄。

参考文献:《清史稿》、《清实录》、《刘永福历史草》、《黑旗军在越南》、《中法战争史料集》、《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请缨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