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9年5月的一天,加代大哥约了北京的三五好友吃饭,要聚一下,但是这个时候加代大哥想起谁来了呢?

他的一个好大哥,天津的,禹作敏,两个人的关系那是非常的好,加代在天津有什么事儿人家禹作敏都给帮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么的,加代把电话给禹作敏打过去了,那意思天津到北京那有多远啊,两个小时就到了啊,行的话过来咱一块喝点.

但是电话打过去打三遍都没有人接啊,加代还琢磨呢,说这老头儿干嘛呢。  过了没多长时间,电话给回过来了,加代一看禹作敏的号儿,说大禹哥,就听电话那头儿说,您好,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从我父亲那儿论呢,我应该管您叫叔啊,我是禹少正,禹作敏的儿子。加代一听,说少正啊,咱俩差了没有十岁啊,咱各论各叫,我管你叫少正,你管我叫代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禹哥呢?

代哥呀,这事儿呢,我不想通知你啊,我父亲说了,不要告诉外人,但是我父亲还总叨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