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人:马晓轩

文:晓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马晓轩,今年35岁。

我和表妹住在同一小区,但是我们已经15年没有任何联系了,没有电话,没有微信,没有其他任何联系方式。

表妹只比我小4个月,小时候,我们无比亲密。我生活在农村,她生活在县城,每次姑姑带她回来,我们总是玩不够。

但是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发现每次姑姑带来的荔枝、芒果等我没见过的水果,表妹就在那里拼命的吃。

有次,我还听到姑姑对奶奶说:“以后少去我弟弟饭店(就是我爸妈在村里经营的夫妻店)那里,你去了就要干活,你就好好的在家呆着就行,有我呢,你怕什么,你就享福就行了。”

本来,我对姑姑的印象很好,虽然她从来没给我买过任何东西,过年从来没给过我压岁钱,但是她是家里唯一学习好的人,当年她复读了整整4年,终于考上了中专,毕业后包分配,当了老师。

姑姑是我们家唯一的文化人,我妈妈从小就让我好好学习,我知道学习的好,还从心里钦佩她。

那时候,我还小,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只是觉得怪怪的,没有深想,听过就算了。但是虽然不是有意记得,却一直没忘。

那年暑假,表妹一个人来我家住,我妈妈特意给她做了一桌饭菜,用心招待她。结果,晚上姑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居然说:

“顾客走了,剩下好多菜,我妗子让我们一起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为了方便,我们店里有两个座机,都是连着的,我妈妈在厨房听到电话响,也接起了电话,没想到无意中听到了。

我妈妈虽然有些生气,但是她不会和孩子生气,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我爸爸还总是给她炸上一大盘炸肉让她吃。

她让我寒心的第一件事情是,也是那年暑假,我们两个一起坐车从她家到我们家,中间需要换一次车,每次车的票价都是两块五毛钱,临走的时候,我姑姑给她10元钱,让她买车票。

结果她说:“我和姐姐一人买一半的车票吧。”

那次,当时我姑姑就说她不对了。

我什么都没说,我心想她怎么这么算计,每次她从我家坐车出去,我妈妈都是给她10元钱,让她买车票。

从那次,我对她从情感上疏远了,不像以前那样“装姐姐”什么都让着她,对她好了。

那时,我们两个都读初中。

但是关系也还是一直维系着,直到我上高三那年,我奶奶又找事情和我妈妈吵架,还让我爷爷打了我妈妈,我就和妈妈说:“这次你不要去给我奶奶赔情了!我和弟弟都大了,你不用再怕她了。”

从我记事起,我奶奶就一直骂,不是骂我妈妈,就是骂我爷爷,她的泼辣在村里早就出了名了,人人都知道她的外号叫做“天不怕”。

每次我奶奶和我爸爸吵架之后,都要我妈妈去赔情,要不然就她就继续骂,赌气,不说话。有次,我妈妈赔情没陪下来,还是我姥姥去了,我姥姥甚至去给我奶奶穿鞋,让她不要生气了,继续好好过日子。

我姥姥为了自己的面子,生怕我妈妈离婚了,一直要我妈妈忍,委曲求全。

但那次,有我给妈妈撑腰,我妈妈再也没去赔情,我奶奶和爷爷,以及姑姑一家,就再也没去过我们店里,每年过年都是我爸爸去给他们拜年,平时也是我爸爸去给他们送一些吃的用的,也给钱。

其实,我和爷爷感情很深,小时候跟着爷爷在果园,是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那时,只要我奶奶出门,我就盼着她永远不要再回来,就我和爷爷清净在一起生活多好啊!我实在听够了她骂人!她连我也骂!但是长大后,我开始恨爷爷,恨他的懦弱,恨他一辈子怕老婆,任由她胡作非为,更恨他打我妈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读大二那年,妈妈打电话说:

“你奶奶生病了,我和你爸爸把她送到了医院,都这样了,还置气呢,还等着我赔情呢,我这次是不赔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也在医院照顾她了,对得起良心。

不过你姑姑来了,看到我照顾她娘,又想起我的好了,说了一些好话。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你表妹小的时候,她奶奶嫌是女孩,不帮忙带孩子。你姑姑上班没办法,就带到你表妹学校,但是去过几次之后,校长就不愿意了。

她就犯了难,张口说想要让你奶奶帮忙带,但是你奶奶也是重男轻女,她都不愿意看你了,更别说外孙女了。

我那时候,在家给人做衣服挣钱,想着带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看你姑姑为难,我就说,我帮着一起带你表妹,你奶奶看我都这么说了,没办法了,才同意。

你表妹来了之后,我母乳喂养你和你表妹两个人。

每次你们吵架,争东西,我就说你是姐姐,让你让着她。要不你们哭,你奶奶就开始骂。

当时,你姑姑可感激我了,不过从来没有一点物质表示,只是嘴上说多亏了我。等到你表妹能上幼儿园了,她接回去了,我帮她带孩子的事情,就绝口不提了。

这次,她来了,还说你表妹现在一个师专读专科了,说想去找你玩,等她要是去找你,你就面子上和她玩玩吧。”

我听后,说好。

已经读大二了,我早就有了自己的至交好友,早就认识到就算是亲兄弟姐妹,不是志同道合的话,也比不上真正的好朋友。

没想到表妹真的联系我了,说要去我学校玩。见面三分情,她来了之后,我对她还是有几分亲情在的。

另外吃惊的是,刚说没几句话,她就从包里拿出那种细细的香烟抽了起来,还说自己是从高三那年学会抽烟的,已经成习惯了。

又说她现在谈了一个男朋友,他不上学了,也没工作,在她的规划下,让她男朋友去她学校门口开了一个小吃店。她也不在学校住了,而是和他男朋友住在店里。

她还想让我到他男朋友的店里去尝尝。

我一听,真是颠覆三观。我虽然上的是一所二本院校,但是我们学校学风很好,我学了法学专业,大家不是准备考研,就是准备司法考试,还要考英语四六级,计算机证啥的,我们宿舍只有一个谈恋爱的,其余我们几个和高中时差不多,每天主要还是在上自习。

我劝她回到学校去住,不要再这样,还是好好上课,让她去图书馆看书,还说了很多鼓励、激励她的话,她当时答应着。

但是后来我妈妈说,她回去后和我姑姑说,说我对生活和未来的要求太高了,她做不到。

从此,我们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也听我妈说过关于她的一些事情:

她的公公在厂里不小心掉到硫酸池里去世了,获得了80万赔偿,我表妹一听,就高兴的不行了。

她从来不与自己的婆婆说话,嫌弃每次她婆婆去她们家,都不知道打电话,也不会按门铃,就在楼下大声喊她老公的名字。

家里的钱都是她拿着,她公公葬礼上,有50元钱对不上账了,她简直要把她老公逼疯了,她老公被她拿捏的服服帖帖的。

如今已经15年过去了。

我爷爷奶奶也去世了,他们去世之前,都是我妈妈尽心照顾的,我奶奶临去世那三四年,算是想明白了,知道还得指望我妈妈,她也不置气了,就像亲妈一样对我妈妈好了。

我爷爷奶奶去世之后,只有我爸爸偶尔和我姑姑一家有联系,去年,我妈妈得了乳腺癌做了大手术、住院2个月。姑姑他们一家没有一人问过,更别说到医院看望了。

我妈对此也是耿耿于怀,很伤心,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了,但她还是那句话,她自己对得起良心。她经过大病也更看透了,保养好自己的身体,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身上难受,谁也代替不了。

我为了孩子上学,来市里买了学区房,没想到居然和表妹住到了一个小区。那天,远远的,我看到了她,她应该也看见我了,但是我没有继续往前,扭头走了。

我真是不想和她再有任何联系了。

没想到今年正月十二深夜,凌晨两点左右,她突然来敲门了!

我迷迷糊糊起来,从猫眼中看到是她,神色很紧张,还“姐姐、姐姐”的大声叫着,我赶紧开门,主要是怕吵到邻居。

原来她孩子突然肚子疼的厉害,只有她自己在家,她父母去海南过年了,她因为去过很多次了,也正好感冒就没跟着去,她婆婆生病住院了,她老公去照顾了。

她居然还一直没有把驾照考出来,就拜托我带她孩子去医院。

原来,那天看到我之后,她就问了我爸爸,也知道我和她住在一个小区了,还问了我家的具体地址。我爸爸还是想让我们联系,很高兴的和她说了。

我立刻带她们去了,帮忙检查完,孩子是急性肠炎,我就要走了,她忙说:

“谢谢,姐姐!”

我看到她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虽然听到这声姐姐,我心里还是有一丝触动,但是我依旧不想和她再有任何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