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一干部竟霸占国军姨太太,陈毅下令调查,才知其身份不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即便身份不凡又如何?陈毅当场批了四个大字作为处理,震惊所有人。

顶风作案

大家都知道,我党一向以纪律严明而著称,从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更不许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

也正是靠着这种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严格纪律,共产党才一步步赢得民心,打下江山。

然而在1949年,却发生了南下干部霸占国军姨太太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那么,此事最终如何处置的?敢霸占国军姨太太的人,究竟有何不一般的身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9年上海解放之后,陈毅元帅就担任上海人民政府的市长,带领解放军正式接管和入驻上海。

在进上海之前,陈毅就特地强调纪律问题,他甚至明令干部入城以后,哪怕是在大街小巷上打地铺,也绝对不许进入民宅,打扰上海老百姓。

对于不许进民宅的规定,许多干部怎么想也想不通,但陈毅坚持说:

“一定要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哪怕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还是有干部竟敢顶风作案,不但入了上海老百姓的民宅,还霸占了国军姨太太!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天,来自公安部门的办案人员欧震,来到榆林区查处国民党军官毕晓辉留下的豪宅。

毕晓辉早在解放军攻入上海的时候,就抛下自己的一妻一妾逃之夭夭,来给欧震等人开门的,正是毕晓辉的小妾朱氏。

朱氏二十出头的年纪,青春貌美,皮肤细腻,一身旗袍勾勒出火辣曲线,吸引着欧震的目光。

虽然一直在例行公事地盘问搜查,但欧震的视线始终没有从朱氏的身上移开过。

哪怕是离开毕家以后,朱氏的窈窕倩影,也始终在欧震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一晚,他失眠了。

在思想斗争了一夜之后,欧震还是没能抗拒美色的诱惑,在第二天独自再一次来到毕家。

朱氏一看又是军管会的人来,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欧震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毕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吓唬道:

“你昨天没有老实交代啊,要不是我帮你说了些好话,恐怕你现在早就蹲局子了!”

当过军官姨太太的朱氏,自然还是有这点眼力劲的,当即明白了欧震的言下之意,掏出四块银元递给欧震,以表“感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重金诱惑,欧震没有犹豫,便将银元放入了口袋。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忽然将朱氏一把拉入自己怀中,色眯眯地说:“光是这点可还不够,小娘子,还该怎么报答我呢?”

朱氏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哪里敢反抗他,为了保命,她只能委曲求全道:“随便你,只要我能办到。”

就这样,作为公安干部的欧震,便跟国军姨太太朱氏有了一夜情。

但欧震并没有就此满足,情欲一发不可收拾的他,直接托人在僻静之处找了一间房子“金屋藏娇”。

不过得意忘形的他,很快还是暴露了,暴露的原因,正是因为姨太太给他的那四枚银圆,恰巧被公安部的同事们看见了。

要知道,上海解放过后,银圆就成了稀罕物,这欧震又不是上海本地人,哪里来的银圆呢?

时任榆林分局公安局局长的刘永祥,在听说此事之后,依靠敏锐的职业嗅觉,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严重怀疑这刘永祥存在贪污受贿的问题!

于是他立即把欧震找来,要求他老实交代,这些银圆究竟从何而来。

欧震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漏出马脚,当即遮遮掩掩地说是朋友送的。刘永祥便说,那把朋友的名字地址写下,我们专门派人去核实。

欧震当即心中警铃大作,他断不可能真的把姨太太给供出来,那样的话,他霸占女人的事情不就败露了吗?

于是他便闭口不言,打死不愿意说出究竟是谁给的四块银圆。

眼见欧震拒不配合,警方便只能从欧震的身边人着手,这一查就查到了帮欧震找房的那位同事。

身份不一般

原来,这欧震竟然谎称自己老家亲戚来投奔自己,家里住不下,就委托这位同事帮忙找个住处。

以此为突破口,警方很快找到欧震的那间小屋位置,将欧震霸占姨太太的罪行当场抓获。

由于欧震是顶风作案,所以他霸占姨太太的材料,很快便被交到了陈毅的手里,由陈毅亲自批示如何处置。

陈毅看完材料之后,眉头紧皱,长叹一口气,当即下令严查此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谁料这一查,才查出欧震的身份可不一般!

谁能想到,作为我党南下干部的欧震,竟然曾是国民党里的一名上等兵?

淮海战役时,眼见国民党大势已去,他便顺势而为,主动向解放军投降,成了解放军的俘虏,接受思想改造和教育。

但能干出霸占国军姨太太这档子事的人,腐化思想早已是根深蒂固,哪里适应得了解放军的清规戒律?

所以为了早日逃脱改造教育,欧震便假装自己已经被改造成功,装出一副对党和国家忠心耿耿、对自己之前的罪行痛改前非的模样,便成功迷惑了解放军的视线,得到释放。

不过,重获自由身的欧震,却不甘心回乡务农,还是依旧想继续当官,于是他便报考了济南警官学校,毕业后就成功加入解放军三野,跟随解放军一路南下,解放上海,然后就在上海担任人民政府的公安干部。

因为是南下干部,有人建议陈毅不要对欧震进行公开处理,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破坏解放军干部在上海人民心目当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

然而陈毅却坚决严惩,他认为,对于欧震这样“知法犯法、顶风作案”的狂徒,只有公开处理,才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要知道,陈毅在解放上海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抗日胜利之后的景象,再度重演。

那年抗战胜利后,那些国民党官兵,就打着接管上海的名义,在城内抢夺居民财物,霸占女人,搞得城内一片乌烟瘴气,上海市民更是大失所望,就此对军队留下了心理阴影。

但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绝对不是国民党军阀军匪,这也是为什么,陈毅要严令入驻上海的解放军,无论如何都不许进入民宅。

可谁料,竟然还出了个欧震,不但公然闯入民宅,竟还强抢民女!

想到这里,陈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于是他果断在欧震霸占姨太太一案的判决书上,挥毫写下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同意枪毙!”

就这样,随着一声枪响,色字头上一把刀的欧震,便结束了他的性命,得知此讯,上海人民无不拍手称快,赞叹纪律严明的解放军,果然不一样!

很快,《解放日报》上也公开披露了欧震此案,并且附上这样一段评论:

“新中国军队中,绝不容许腐败堕落之人的存在,一旦有、绝不姑息!”

显然,枪毙了欧震,对与当时驻扎在上海的所有南下干部,都是一次重要的警示。

那么为什么唯独解放上海,对于军纪要求如此严格,甚至连民宅都进不得呢?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规定,其实也主要是因为上海跟以往我们解放过的其他城市不同,上海是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中国的中心地区,受国民党前朝余孽的影响根深蒂固,更是帝国主义在华利益最集中的地方,充满了腐朽的资本主义气息。

因此上海这座城市的命运,也时刻牵动着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的目光,在解放上海的过程中但凡哪里处理得不好,都很有可能引起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促使事态的升级。

那么要想取得上海的人心,也并非一件易事,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再谨慎。

正如中央所要求的那样:“既要打下上海,又不能打碎上海。”

解放上海赢得民心

陈毅曾形象地形容:“上海之战就好比是在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捉住老鼠,又不能把那些珍贵的瓷器打碎。”

所以解放军在解放上海的时候,也是罕见地打温柔仗,既要保证上海成功解放,又要尽量保全上海人民的财产,不至于被战火给炸得稀巴烂。

为此,解放军可谓是颇费“心机”,又是把敌军引到郊区,又是只用轻武器作战,一律禁止使用火炮和炸药地,才好不容易拿下一个完完整整的上海。

可以说,如此小心翼翼的仗,不仅是陈毅生平从未打过,哪怕是在整个战争史上都鲜少出现。

好在结果是好的,解放军拿下上海后,全市电灯照亮、交通照常、电话畅通、煤气自来水也供应不断,像是丝毫没有受到战火的影响,堪称战史上的一大奇迹。

但拿下上海,只是解放上海的第一步,正如毛主席所说:“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打的不仅是一个军事仗,也是一个出色的政治仗,不仅要消灭敌人、还要保全城市、争取人心。”

到了争取人心这一步,就该身为上海人民政府第一任市长的陈毅,来亲自把关。

陈毅为此还专门制定了《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严格要求入城解放军的纪律问题。

对于其中的其他九项规定,解放军和干部们都严格遵守,唯独对于“不进民宅”这一条,许多战士都想不通。

因为过去打仗,哪次不都是住在老百姓家里,帮着他们挑水捆稻草扫院子?难道上海不是咱们地盘吗?万一有战士生了病,进老百姓房里要点开水喝都不行?

然而陈毅依旧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许进!这是我们解放军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见面礼要是搞不好,是要被人赶出来的!”

甚至对于“不入民宅”这一条,陈毅还专门要求各级干部下保证书,保证无条件坚决执行,可见其决心。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来了,上海市民大清早一推开门,看到的是自己家门口成排的解放军战士,都全副武装地露宿街头,哪怕下雨天,也没有任何人进民宅,而是坚持睡在湿漉漉的街头。

甚至连解放军吃的饭菜,也都不是在菜市场买的,而是在几十公里外的郊区做好运来的。因为他们坚持不跟上海老百姓争吃的,生怕给上海人民添麻烦。

有的上海老百姓深受打动,便趁解放军蹲在路边吃饭的时候,主动好心地给解放军的碗里塞吃的,但解放军一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自然不肯,于是抱着碗就跑,那些送饭的大妈就跟在他们后面追,有的大妈一边追,一边还气到流眼泪,说:“我真没有见到你们这样的部队!”

这样纪律严明到生怕占老百姓一点便宜的军队,上海人民确实从未见过,实在是太稀奇了。

许多上海人都表示,自己都是从解放军睡马路认识共产党的。

作为老上海人的刘靖基,更是兴奋地说道:“几十年了,从北洋军阀到国民党,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的军队,真是出乎意料!”

就连国际媒体上,都纷纷刊登了解放军露宿十里洋场街头的照片,将解放军文明之师的形象名扬世界,宣告着过去那个国民党统治的腐朽时代,在中国已经彻底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