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战乱,增长1700万人口。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以来,阿富汗的有生力量,从2160万一路高歌逼近4000万,人口暴增80.2%。

要说要争没有人口消耗,显然不切实际。苏联就因二战元气大伤,损失上千万青年男性,但阿富汗却能逃过这个历史既定的规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表面上看,似乎阿富汗的战况越激烈,新生的人口数量就越多。

深陷战争泥潭、居民生活朝不保夕的阿富汗,为何还能逆风而上,创造破天荒的人口奇迹?

面对恐怖主义、贫困、饥荒以及疾病,是什么鼓励阿富汗人民不断生育呢?

鸦片种植,历史悠久

首先我们要明确,对于长期生活在战争阴影之下的阿富汗人民来说,战乱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最难以忍受的,其实是饥饿。

17世纪开始,阿富汗就遭到英国入侵,二战前也一直都是俄国与英国,反复争夺的殖民地。

饱受摧残的阿富汗人民,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太平日子寥寥无几,战乱反而造就了阿富汗人民坚韧顽强的性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列强征战、恐怖袭击等不稳定因素,已成为阿富汗百姓生活的家常便饭,但如何养活自己,一直困扰着阿富汗百姓。

全国80%都是山地荒漠,且全年降雨量不足200毫米,阿富汗能够养活4千万人口,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在可利用耕地只有12%的情况下,如果发展传统农业,种植耐旱的葡萄、棉花等作物,显然是不能支撑阿富汗人民的日常开销。

为解决养家糊口这一生死攸关的问题,阿富汗自19世纪,就在全国境内大肆种植鸦片。

与传统经济作物相比,鸦片的利润自然相当可观。进入20世纪后,鸦片种植也已经成为阿富汗的重要经济来源。

可以说,罪恶的鸦片种植和毒品贸易,撑起了阿富汗人民的一片天。

根据联合国禁毒署公开的数据显示,新鲜鸦片的价格为每公斤79美元以上,经过粗加工的干鸦片则在94美元以上。

按照联合国的单价,每亩鸦片地的收益能够达到5000美元以上。而在2020年,阿富汗的人均GDP仅有600美元。种植一亩鸦片,就能让全家上下一年衣食无忧。

放弃种植小麦、玉米,阿富汗人民“另辟蹊径”,将贫瘠的土地物尽其用。

尽管阿富汗人民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的教义禁止信徒从事毒品交易活动,但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墨守成规无异于自取灭亡。

阿富汗农民为了生计,必须以种植鸦片为生。

在毒品贸易最为昌盛的时期,阿富汗与东南亚“金三角”、南美洲“银三角”并称为世界三大毒品产地。

阿富汗的罂粟花种植面积,曾占据全球罂粟花面积的80%,为阿富汗贡献了一半的GDP总量。

作为一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鸦片种植对阿富汗人口的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提高了农民的收入水平,在单位面积上的农田上,取得了最佳的经济效益;其二便是刺激了农民对劳动力的需求,促使阿富汗人民更有动机生育。

而阿富汗又缺乏现代化的农业种植技术,无法快速提高农业生产率,只能通过不断投入人力,来不断扩大鸦片种植规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一个鸦片种植家庭中,农民需要数量足够多的家庭成员,完成鸦片的种植、收割以及加工。

另一方面,毕竟鸦片种植并不符合国际公约,会遭到国际社会打击。拥有足够多的人力,也能够一定程度上形成武装,保卫农民的土地和财产。

在一本万利的毒品贸易面前,不仅是阿富汗农民,就连其他行业的人员,也心甘情愿冒着被绞杀的风险,帮助毒枭们转运毒品。

在鸦片运输环节,只要阿富汗人成功将毒品运输至伊朗或者巴基斯坦,一次的回报便足以顶上阿富汗一年的人均GDP。

对于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的鸦片贸易,即便阿富汗政府有心拔除,可没了作为全国经济支柱的鸦片种植业,阿富汗靠什么来养活4千万人口呢?

于是,阿富汗人民为了赚钱,不得不拼命生育,劳动力越多,种植的鸦片越多,就此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但除了“自给自足”的鸦片种植之外,或许我们没想到,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美国,也为阿富汗的人口增长“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