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个啃老族,我该和爸爸一起养哥哥吗?

我姓白,叫小薇。我们家在南方小县城的农村里,家庭条件算不上特别好,但也勉勉强强还能过得去。

我爸爸和我妈妈属于再婚,当年我爸爸长得很帅,家里条件也还不错,所以尽管他前面死了一个老婆,还带着一个儿子,我妈妈也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我妈妈是头婚, 我爸爸是二婚,当年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听说我外公外婆是极力的反对,说什么都不同意,甚至指着我妈妈的鼻子骂她是不是想男人想昏头了,一个头婚姑娘嫁给二婚的汉子,说出去被人笑掉大牙。

我外公外婆家里也是农村的,农村里一点点小事都会被街头巷尾传得很离谱,更加别提这种婚姻事上的八卦了,光是用脚指头想一想,就不难想象出我妈妈的婚事在当年会被那些嘴碎的邻里邻居传的多么难听。所以也不能怪我外公外婆不同意,他们也确实是心疼女儿。

只是我妈妈一意孤行,当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任何建议了,她一心只想着要和我爸爸在一起,甚至她还充满少女幻想的认为,我爸爸能够对亡妻如此深情,说明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将来他们俩结了婚,我爸爸肯定也会对她很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我妈妈却是高估了她在我爸爸心里的地位。

一开始,两人还处在新婚的甜蜜之中的时候,一切都是风平浪静。那时候我哥哥——就是我爸爸前头那个死掉的老婆生下来的孩子,他年纪还小,根本不记得自己亲生妈妈长什么样子,又是那种有奶便是娘的性格,看我妈妈对他好,于是也就认可了我妈妈,整天要我妈妈抱他,当时没有我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相处的确实是愉快的。

然而好景不长,我出生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在我哥哥的耳朵边上嚼舌根,告诉他我妈妈是他后妈,还编瞎话说是我妈害死了他妈,还有好事者明晃晃地说,别看你后妈妈现在对你还挺好的,等她有了自己的小孩子,就会虐待你了,你呀,到底不是人家亲生的,你后妈妈不会对你好的。

我哥哥当时还很小,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的时候当然是不相信的,还会哭着跑回家要妈妈抱,说外面有人传瞎话。

但是次数一多,就算是再好的关系也会慢慢生出嫌隙来,我哥哥渐渐地就相信了外面的那些传言——他带着这种相信,去问了爸爸事情的原委,发现得到的答案竟然和外面传的差不多。那时候我哥哥大概也就十岁左右的年纪吧,从那以后,就彻彻底底开启了他的叛逆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本哥哥和我之间的关系是很好的,我小时候基本都是哥哥带着我玩,甚至哥哥一个男孩子,还会为了逗我开心,专门去给我买洋娃娃,陪我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在我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和哥哥一起度过的。但是自从哥哥得知了家里的真相之后,他看向我的眼神就渐渐变得冰冷起来,原先他喊我妈妈是喊妈妈,那段时间却直接变成了“杀人凶手”“小三”之类种种侮辱人的词汇,喊我也不再喊小名了,直接喊“杀人凶手的女儿”。

我那时候还太小,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只会哭。我一哭,妈妈也跟着抹眼泪,眼泪汪汪地给哥哥解释事情不是那样子的,说她是在哥哥的妈妈死掉之后才认识的爸爸。然而哥哥却根本不听,仍然是一口一个小三地喊妈妈。

从那件事情之后,妈妈心里就多多少少带了怨气,毕竟从妈妈的角度出发,她确实什么也没有做错,勤勤恳恳给这个家当牛做马,还生了孩子,对待哥哥也是一直视如己出,从一点点小豆丁的时候就养在自己身边,就是亲儿子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妈妈对爸爸也生出了一丝丝怨恨来,很不理解为什么当时哥哥来问的时候,爸爸不能够把戏演完,说一个善意的谎言,让哥哥以为自己是妈妈亲生的不就好了吗,后来的一切也都不会发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当妈妈这样质问爸爸的时候,爸爸却完全不能够体会到妈妈的痛苦,反而非常生气地反问妈妈说,哥哥本来就不是她生出来的孩子,为什么要骗人?让孩子记得自己的亲生母亲有什么不对的吗?还说了很多诸如自己对不起前妻,会尽一切力量弥补她留下的孩子,更加会让孩子永远记得她。

从那次争吵开始,爸爸开始会带着哥哥去给他前妻扫墓了,每年他前妻的生日、忌日,每年哥哥的生日,每年的清明,后来甚至发展到中秋元宵乃至于春节的时候,爸爸都会带着哥哥去墓地里祭拜一下,说是让他前妻也看看孩子。

妈妈原本只知道爸爸很爱他前面那个老婆,但不知道爸爸一直到现在还是爱着他前面那个老婆。在看到事情慢慢发展成这样子之后,妈妈的心也就凉了,不再努力维持这个家的表象,也不再试图争取哥哥和爸爸的心。

妈妈那时候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快点长大,考个好大学,然后嫁个好老公,到时候妈妈就敢离婚了。”

在我们农村这边,家里孩子结婚的时候是会去请人探看对方家庭的,要是发现对方是单亲家庭里生出来的小孩子,基本这门亲事就没戏了。我知道,妈妈这是为了我将来的生活,所以才不敢离婚。

但是妈妈越是这样忍耐,我心里就越是心疼妈妈,曾经很多次和妈妈讲过说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考个远一点的大学,不在我们这边村子里找对象,让妈妈放心大胆的去过自己的人生,不要被我束缚住了。

但是妈妈从来都没有听进去过,我要是说得狠了,妈妈还会哭起来,说早知道有今天,当年就该听一听外公外婆的话,不要嫁进这个家里就好了,如今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连哭都没地方哭。

那段时间她常常说后悔,说她早就该想到,一个活着的人是不可能争得过一个死人的。

她越是这样满腹委屈,爸爸看着她的时候就越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好多次我都能看出来,爸爸其实是想跟她好好说说话,一起出去玩一玩的,甚至有可能爸爸是想和妈妈道个歉,缓和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妈妈从来没有给过爸爸机会,她已经彻底死了心,从那次之后就渐渐不再和爸爸多说话,对待爸爸和哥哥都是冷冷淡淡的态度,不是必要的话从来不说,也只做自己分内的事情,洗洗衣服做做饭之类的,额外的关心和亲昵,她是一星半点都不会再给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和哥哥也渐渐长大。在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哥哥已经大学毕业了有段时间了,但仍旧没有找到工作,每天就窝在家里打游戏,偏偏爸爸还宠他宠得要命,也不催他出门工作,甚至每个月还给哥哥定期打生活费,好叫他生活无忧。

哥哥长大之后对妈妈和我的戾气倒也没那么重了,那种侮辱性质的词汇也在没有出现过了,甚至有时候还能从他嘴里再次听到两句“妈”和我的小名。

大概是随着他渐渐长大,也明白了那些在街头巷尾传八卦的人的恶毒,也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不再认为妈妈是破坏了他家庭、害死了他亲妈的所谓杀人凶手了。

但是他的这份明白,对妈妈来说已经太迟了,造成的伤害已经太深,完全不是两句轻飘飘的妈就能够弥补得了的。

就在哥哥在家闲散地待了快一年的时候,爸爸单位忽然出了事,爸爸下岗了。

原本就是中年人了,五十来岁的年纪要想重新找份工作说实话还是挺困难的,没办法,只好在家待着。没了收入来源的爸爸几乎是一夜之间白了头,他愁得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勤勤恳恳工作了一辈子,说被开除就被开除了。

我还在念书,爸爸下了岗,哥哥没有工作,全家人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都压在了妈妈一个人的身上。

但是妈妈一个字都没有多抱怨,只是默默地上班,做家务,做饭。甚至还像从前那样,每个月都往哥哥的账户里打两千块钱生活费。

这笔钱一打,简直就像是个导火索似的,一下子点燃了我们这个家平静的表象。哥哥拿着这笔钱,几乎说得上是不知所措,站在爸妈的房间门口徘徊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敲敲门走了进去。

我在客厅里,不晓得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他们出来的时候三个人的眼眶都红透了,尤其是哥哥,一张脸都涨红了,乖乖巧巧的垂着脑袋站在妈妈身后,妈妈眼眶儿也红了点,却仍旧保持着长辈的样子。爸爸哭得也很凶,拉着妈妈的说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从那天之后,这个家好像就回到了我小时候的样子,重新变得夫妻和睦,父慈子孝起来,哥哥也出去找了工作,缓解了家庭的压力。

我仍旧不知道那天哥哥进去说了些什么,但我想,那已经不重要了。